(一)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更遇顶头风。

过去两年,伦敦已经听到了太多悲剧。3月22日,悲剧又一次发生在伦敦人身边。

这是一次类似“伦敦陷落”的攻击。凶手驾车冲向英国议会大厦,无辜的路人瞬间遭遇碾压。

正在议会内开会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被塞入一辆捷豹轿车,火速离开。议会关闭,所有议会和记者被立刻转移到安全场所。

凶手随后被击毙,事件共造成多人死亡,20多人受伤。

伤亡还算不太惨重,但影响相当惊人。这毕竟是英国的首都,而且直接冲着英国政权中心而去。要知道,当时英国首相要接受国会问询,英国的头头脑脑都在议会大厦内。

而且,3月22日这一天,正是布鲁塞尔机场和地铁站恐怖袭击一周年。那次惨烈的袭击,共造成32人丧生,300多人受伤。

昔日还算安静的欧洲,如今已没有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巴黎、布鲁塞尔、伦敦、马德里,等等,这些欧洲名城,在过去几年,都无一例外遭遇过惨烈的恐怖袭击。

对伦敦来说,现在正是退欧的节骨眼上,恐怖袭击又来了,而且直接瞄准的是英国权力核心的议会大楼。

布鲁塞尔恐袭,瞄准的不过是机场;巴黎恐袭,也是足球场和人多场所。而伦敦,挑战的则直接是权力中心。

伦敦,不再安全。本来因为脱欧而心存观望的各国企业家,或许更会与伦敦“轻轻的告别”。

(二)

伦敦的问题,其实是欧洲国家共同面对的难题。

去年,法国遭遇恐怖袭击后,牛弹琴(bullpiano)在一篇分析文章曾说,这暴露出这个国家的几点治国软肋,这些,同样适用于英国。

第一,过于强调人道主义的治国政策。

第二,过于纵容多元文化的民族和移民政策。

第三,在操作层面上过于疏松的安全控制。

第四,英国在国际上的非大国非弱国地位,也是恐怖分子选择目标时的一个考虑。

第五,恐怖袭击有突发性,但英国情报搜集享誉世界,也是007诞生的地方,但现在恐怖袭击频发,007干什么去了?

一位在欧洲工作的朋友就说,这五点中,前两点,在欧洲属于政治正确,所以没有人愿意挑明,一般人也不敢提出反对和收紧的建议。目前是典型的人善被人欺的状况。“把人道治国当做软弱可欺”,应该是欧洲领导人最应该向这个世界说的一句话。

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反对移民、主张封锁边境的极右翼,现在正在崛起,这又造成一个新的恶性循环:排外加剧对立,导致一些族群更充满仇恨,更容易募集人员发动恐袭,而恐怖袭击又导致更加的排外……

除了防不胜防的极端思想传播,背后还有深刻的民生问题。去年巴黎的恐怖袭击,就已经暴露出,法国表面的繁华掩盖了一系列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和种族问题。

在巴黎周边,有一个首都贫民带;在伦敦郊区,也有很多低洼族群——这些无所事事的贫困青年,不少来自北非,他们生活在贫民窟,与主流社会脱离,也没什么工作,自然这里就成了暴力的高发区,恐怖主义传播的温床。

这也是为什么在法国、在比利时、在英国,会有那么多年轻人加入伊斯兰国。

(三)

可怜的英国,现在正处于最困难的时候。

因为要脱离欧盟,英国正在与德法等国进行艰难的谈判,如果最后不欢而散“硬脱欧”,英国经济将蒙受重创,伦敦金融城的影响将一落千丈。

更可怕的是,公投开启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因为苏格兰已经公开提出,我们将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

苏格兰很不满,我们希望留在欧盟,现在你们英国要脱欧,那你们脱好了,我们也再次公投,脱离英国,留在欧盟。

2014年苏格兰的独立公投,当时的英国首相卡梅伦最终声泪俱下,苏格兰功亏一篑,独立公投没获得通过;但玩大的卡梅伦信心满满,举行脱欧公投,但结果玩砸了,脱欧顺利通过,失算的卡梅伦鞠躬下台。

如果再举行独立公投,以现在英国的形势和苏格兰高涨的热情,独立将毫无悬念。

苏格兰一独立,北爱尔兰很可能同样效仿,如同当年苏联解体一样,偌大的英国,将只剩下英格兰的一个地方。

这个昔日拥有全球最广阔土地的日不落帝国,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一层层蜕皮,最终回到英伦三岛,而三岛,很可能也是梦想了。微信号:chn007cn

尽管特雷莎·梅立刻否决了苏格兰的第二次公投,理由是现在和欧盟谈判很关键,内讧对大家都不好。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加剧的是苏格兰的离心倾向。

公投迟早会举行。英国《金融时报》就哀叹,应该不出十年,现在已经不大的英国,将彻底分崩离析。

这或许也印证了中国的那句老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脱欧还没正式开始,恐怖袭击随即又来,对英国来说,这是一个血色的春天。

那个叱咤风云的日不落帝国,早已成为历史的背影。300年一个轮回,你看他起高楼、你看他宴宾客、你看他楼塌了。

对英国人来说,世界已经不用他们操心,他们也操不起心,他们更关心的,是当下的安全,以及能不能从中国多赚点钱。

世道轮回,这个世界,已经迎来了新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