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会议”是日本最大保守组织和国粹主义团体,提及安倍政府所作所为,就不能不提到“日本会议”发挥的巨大作用

起底日右翼团体:貌似温和 迷惑性强-青年力

资料图片:森友学园旗下进行右翼教育的冢本幼儿园。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因让下属幼儿园的儿童背诵《教育勅語》而被人所知的森友学园深陷“地价门”事件。专栏作家小田岛隆日前在推特上指出:“森友学园的一连串事件并不是典型的行贿受贿事件,而是国家和政府的最高层人士,为了实现特定的思想,在无报酬的情况下提供协助,这比起以金钱为交换而提供好处,在某种意义上更让人觉得毛发悚然。”

右翼学校森友学园“地价门”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导致安倍内阁支持率下跌。日本右翼团体组织严密,社会影响大,值得密切关注。

  右翼团体的思想主张

日本右翼思想被认为是在明治时代确立的,其核心就是江户时代末期的一部分国学家标榜的国粹主义和皇国史观,归结为一点就是“大和民族优秀论”。战前,众多右翼团体是日本对外侵略扩张的重要帮凶。战后数年间,由于盟军总司令部解散了约200个右翼团体,其领导人被驱逐公职,右翼运动受到致命打击。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将日本作为反共堡垒,1951年8月美国解除对军国主义分子驱逐公职的处分,当年9月日美签订安全保障条约。由于这些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以前军人和活动家为主、被解散的右翼团体相继复活,保守和右翼势力卷土重来。

据在日华人专家介绍,日语中常说的“右翼”,实际上是指具有右倾思想的人群中狂热、顽固、狭隘的这一部分,意识形态上归纳起来就是“保皇”(战前的天皇制)、排外、扩张,继承明治的扩张衣钵。战败后的日本,右翼又多了一项“使命”,就是翻案。

利用车辆在车站前、政府机关附近以及作为攻击对象的企业和集会场所周边使用大喇叭高声喊口号进行抗议,进行宣传活动或者播放震耳欲聋军歌的“街头宣传右翼”,被称为“典型右翼”。

实际上,在日文的语境中,“右翼”一词单指这种开着宣传车招摇过市的政治团体,不过,由于这些街头宣传右翼团体常被贴上排外主义、军国主义、暴力等负面标签,往往被认为是打着政治结社招牌的“暴力团”成员,加之很多团体由不清楚来历和没有正当职业的人主宰,普通日本人敬而远之,影响政治的能量不大。

其他右翼团体并非都像街头宣传右翼这样凶神恶煞,例如,宗教右翼、“日本会议”等组织迷惑性非常强,其成员一眼看过去都是绅士淑女的风格,真正深远地影响日本政治生活的,恰恰是这些貌似“温和”的右翼团体。

  宗教右翼抬头

如今,日本右翼活动的一大特征就是“宗教右翼”的抬头。日本遗族会、回报英灵会、军恩联盟等组织由于成员老龄化,组织力量和政治影响力急剧减退。近年来,在教科书问题、修改教育基本法、排外等活动中,宗教团体开始引人注目。

很多宗教组织本身就是右翼组织,由于日本有深厚的国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土壤,宗教组织也就往往有强烈的国粹主义色彩,不少宗教组织在战前就是侵华先锋,而外来的佛教和基督教等宗教也往往在日本这种国粹主义土壤中异化。

拥有保守和右派思想的新兴宗教团体直接或者间接成立政治团体,作为母体的宗教团体成为政治团体主要的资金来源。例如,神社本厅有相关团体“神道政治联盟”,通过“神道政治联盟国会议员恳谈会”,对一部分自民党议员发挥重大政治影响力。截至2016年8月,以自民党为中心,有298名议员参加神道政治联盟国会议员恳谈会,现任会长正是安倍晋三。安倍内阁多名成员也是“神道政治联盟国会议员恳谈会”成员。如今,神社本厅利用遍布全国的神社网络,在众多神社内开展征集支持修宪的活动,成为宗教组织积极干政的一个重要表现。

宗教团体运用丰富的资金实力和组织力量,支持各种运动,而且通过强大的动员力,在选举中还对国会议员和一部分行政首长产生影响。神社本厅、灵友会、“基督的幕屋”等向自民党内送入组织内的议员,参加作为自民党支持团体的“日本会议”等。而新兴宗教团体“幸福的科学”则自己建立了“幸福实现党”,主张重新武装、纠正“自虐史观”和对华强硬论。“幸福实现党”还在网上设立自己的专栏节目,发表各种美化侵略和为分裂中国的势力张目的言论。

很多政治家依靠宗教团体支持,例如石原慎太郎及其子石原伸晃分别依附于新兴宗教团体“灵友会”和“崇教真光”。石原慎太郎在选举时通过“灵友会”的支持,获得了大量的组织票。石原慎太郎除了给灵友会的定期刊物《明日21》投稿外,还参加灵友会举办的各种活动。

最大的右翼团体“日本会议” 

提及安倍政府的所作所为,不能不提到“日本会议”发挥的巨大作用。“日本会议”是日本最大的保守组织和国粹主义团体,1997年5月30日由“守卫日本国民会议”和“守卫日本之会”合并组成。“守卫日本国民会议”以保守文人为中心,但也与原军人合作。而“守卫日本之会”是以神社本厅、“生长之家”、“佛所护念会”、“念法真教”等宗教团体为中心,曹洞宗管长和日莲宗管长等也联名参加,是一个以宗教界为主的团体。

“日本会议”否定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支持俢宪、修改教育基本法、实现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反对夫妇不同姓法案、标榜“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科书”等。

“日本会议”基于其保守立场进行政策提言和院外活动,在全国47个都道府县都有下属组织,其中32%是宗教团体成员。名誉会长是原最高法院院长三好达,杏林大学名誉教授田久保忠卫担任会长,委员中有大学的名誉教授、经济界的大佬,以及像茶道里千家前家元(前掌门人)千宗室这样的文化名人。目前,“日本会议”会员超过3.8万。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议会中,有15个议会中“日本会议地方议员联盟”所属的议员超过了40%的席位。

不过,“日本会议”作为最大的保守团体,其自身活动依然有很多神秘的地方,常常打着不同的招牌开展活动。正如《日本会议的研究》一书的作者菅野完指出的那样,“日本会议”的特征是“拥有大量根据个别目标设立的别动团体,制定美丽日本宪法国民之会就是其中之一”。各团体通过开展各种活动、征集签名和举办学习会等,拥有巨大的动员能力。

“日本会议”通过国会议员恳谈会,给很多保守政治家施加影响。截至2015年9月,共有281名国会议员参加“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其中256人来自自民党。恳谈会主要领导人均为日本政府或自民党现任或前任高官,首相安倍晋三和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是其特别顾问。可以说,恳谈会覆盖了日本政权中枢。安倍内阁多数成员都是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成员,简直可以称为“日本会议内阁”。

2013年11月,“日本会议”制定修宪“三年构想”,明确提出“增强军事力量”,设立“紧急事态条款”。安倍内阁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实践了“日本会议”的主张。这也印证了菅野完的观点,“日本会议”历来对历任自民党总裁进行动员,不过只有到了安倍这里才终于“上达天听”。

  “行动保守”展示极端的一面

进入21世纪后,以反华、憎韩为主轴的市民运动型团体“行动保守”开始抬头,它与单纯宣扬理论的保守政治运动不同,也与开着街头宣传车的右翼不同,标榜的是言行结合的“行动的保守”。

“行动保守”的政治活动模式与一般的市民运动一样,开展征集签名活动和募捐活动,或者是打着标语牌,高呼口号进行游行,比如干扰北京奥运圣火传递、对在日朝鲜人学校展开抗议活动。

这一派的特征是利用互联网进行宣传活动,通过“2ch”网站和视频网站进行宣传,召集支持者。其代表就是“不允许在日(朝鲜人、韩国人)特权市民之会”,该会利用街头示威和互联网进行“排外主义”宣传活动。

“在特会”于2007年1月20日正式成立,前身是东亚细亚问题研究会,首任会长樱井诚,建立当初不过是个约20人的小团体,现在已经成为“行动保守”的主力,拥有最多的会员数和支部。截至2015年底,会员超过1.57万人,工作人员达到89人,2013年度预算达到约1196万日元。

“行动保守”举行类似市民活动的街头宣传,主要是高举作为日本国旗的“日之丸”和军旗的“旭日旗”游行。一部分团体会常发表种族歧视言论,对象主要是朝鲜民族,对于与中国和韩国关系密切的企业,“行动保守”会进行批判和抗议游行,有时会因妨碍公司工作导致被逮捕,同时对于被其视为“卖国团体”的媒体展开批判和抗议活动。

“行动保守”常对中国和韩国展开侮辱活动,将韩国国旗太极旗称为“蟑螂贴”,常进行撕碎和踩踏太极旗的街头表演。从2010年开始,“行动保守”还开始制造刑事事件,出现了极端化的倾向。

“在特会”首任会长樱井诚在游行中曾喊叫“将在日韩国人绑到大浦洞导弹上发射到韩国去”。2011年5月,在京都市内“在特会”的演讲会上,樱井诚指出:“杀死在日韩国人、朝鲜人和反日极左的时刻一定会到来。”但就是这样发表赤裸裸种族歧视言论的人物,2016年6月以“不允许在日特权市民之会前会长”名义参加东京都知事选举时,最终仍获得了11.4171万张选票,高居多名候选人中的第五位。

今年2月26日,樱井诚领衔建立了“日本第一党”,成立仪式就是以在房间内放置否认侵略罪行书籍而出名的阿帕酒店举行的。日本第一党可以说是首个公开以排外为纲领的政党。引人关注的是,它的宗旨却获得不少日本网民称赞,其未来影响力如何值得关注。(文/《瞭望》新闻周刊驻东京记者蓝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