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狗狗?

“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这么可爱!”电影《撒娇女人最好命》中的这句经典台词,曾因为太过于矫揉造作而被网友们群嘲。而现实生活中,自2010年以来,每年夏至前后,关于“玉林狗肉节”该不该吃狗肉的舆论纷争总会此起彼伏地上演。

狗狗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狗狗?-青年力

近日,新华社在刊发的一则报道中称“64%的被调查民众支持取缔玉林狗肉节”,再次将这一话题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我们暂且不论报道中提到的“2000名抽样调查对象”能否代表真实的民意,首先其所谓的“玉林狗肉节”从来不是一个官方性质的节日。

狗狗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狗狗?-青年力
人民日报对此作出的调查
狗狗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狗狗?-青年力
网友悬壶问茶发起了相同调查,结果却大相径庭

外交部曾明确表示,“在中国农历夏至节气食用荔枝和狗肉,是玉林市民间的一种饮食行为,属个人饮食偏好。不存在以食用狗肉为名的节庆活动。玉林市当地政府也从来没有支持、组织、举办过所谓的‘玉林狗肉节’。”

因此,很多爱狗人士反对的“狗肉节”就无从说起,如果硬要反对的话,也应该是反对“吃狗肉”这种行为才对。

美国人爱吃牛肉,那么我们是否应该抗议说,“你看辛苦的牛牛们帮助人类耕地,没有得到像狗狗们一样好吃好喝伺候着的待遇,到头来还要被宰杀了送上餐桌,真是太没有‘牛道’了!”

日本官方甚至宣称捕杀及食用濒危物种鲸鱼和海豚是合法行为,那么我们更应该反抗说,“好歹我们只是吃点驯养过且养殖的狗肉,日本人竟然在吃野生濒危的鲸鱼,真是太没有‘鱼道’了!”

据报道,韩国人一年能吃掉200万只狗,狗肉煲、铁板狗肉、炸蒸狗肉、罐子狗肉、玛瑙狗肉、口蘑烩全狗、清炖狗肉滋补汤……深谙狗肉滋补驱寒的功效的韩国人真是太会吃了。

中国人食用狗肉的习俗自古有之,考古工作者曾在陕西发现战国时期的“半鼎狗骨头汤”。此外,历史上爱吃狗肉的名人也很多,比如汉高祖刘邦因爱吃狗肉而结识樊哙,郑板桥因爱吃狗肉而赠画。与西方价值观中把狗作为一种情感寄托的生物不同,在中国传统的文化中,狗一直是作为一种反面形象出现的,比如“狼心狗肺”、“狗仗人势”、“落水狗”都不是什么好词。

因此,中国人食用狗肉的习俗,其实并不会让很多人在心理上产生什么不适。把狗作为“心头肉”也是近几十年来随着饲养宠物狗的流行而出现的一种现象。在末末看来,“该不该吃狗肉”这一争论,不涉及道德好坏,更无关法律问题,而是与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长久以来蕴藏在食物中的文化基因有关。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了,网络上汹涌澎湃地抵制“吃狗肉”的网络民意到底从何而来?是因为媒体的放大炒作,还是因为真有那么多不理性的网民存在?

就在最近,上海一动物保护组织为一直被溺死的狗举办“头七”祭祀,然而在狗狗的“遗像”前赫然放着一只大鸡腿!旁边却放着一块“所有生命都值得温柔以待”的展板。“伪善的人类啊,说好的所有的生命都值得温柔以待呢?快还我‘鸡权’!”我想这只可怜的鸡一定会在内心默默吐槽这群“以保护狗类”为名的人类。
狗狗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狗狗?-青年力当类似于这种用鸡祭祀狗、高速公路救流浪狗、给被宰杀的狗下跪等行为越来越像一种作秀性质的闹剧时,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社会情绪在无形中被对立与撕裂?

任何公共议题的讨论,其目的是为了促成问题向更加合理的方向发展,而不是采用“狗肉该不该吃”这种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的话题设定,来割裂“爱狗者”与“食狗族”之间情感,从而制造社会矛盾。

其实,无论吃狗肉与否,完全只是一个“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个人爱好问题,“爱狗者”无权用“怎么可以吃狗狗,狗狗这么可爱!”的道德高地去绑架“食狗族”吃狗肉的权利,同样“食狗族”也应当尊重“爱狗者”把狗作为精神伴侣的陪伴作用。

多一份尊重,多一份理解,海阔天空,世界和平。

原标题:请不要用“怎么可以吃狗狗,狗狗这么可爱!”来撕裂我们的社会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