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事情正在发生,趋势已现端倪。

这个五月,有3件改变世界的大事正在进行中。

还真不夸大,有些大事,甚至影响到中国的国运和整个世界的格局。

第一件事,朝鲜半岛的战争还是和平。

可以说,朝鲜战争结束60年来,半岛从未像这个5月一样逼近战争。

美国还在秀肌肉,特朗普派出的“无敌舰队”——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已抵达朝鲜半岛海域;先期抵达的,还有比特朗普口中比“无敌舰队”更厉害的密歇根核潜艇。

美韩的大规模军事演习仍在进行中。特朗普还特意邀请100名参议员赶赴白宫,通报了他的朝鲜对策,意味深长;他还刚刚和菲律宾、新加坡、泰国领导人通电话,沟通如何应对朝鲜核问题。

那边厢,朝鲜进行了大规模的阅兵,还刚刚举行了最大规模的炮弹演习,并发誓对敌人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

战争还是和平,似乎就在一念之间。

一旦发生战争,毫无疑问,整个东北亚格局将彻底改变:

第一,按照估算,至少100万人难逃劫数;

第二,毫无疑问,大量难民会涌向中俄边境;

第三,可能的核污染,将让东北亚成为人间地狱;

第四,中美两个大国,也很难置身之外。

这个5月,考验的是理性的力量。

如果战争能够被遏制,如果美朝都表现出理性,那下一步和谈就可能进行。最新的变化,特朗普公开表示,如果能见到小金同志,他会感到“很荣幸”。

特朗普能公开软下来,也算难得。小金克制住还没核试验,也是一个信号。

美朝一旦和解,朝鲜一旦开放,整个半岛局势将为之一变。中美俄、朝韩日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将发生重大而深远的变化。

(二)

第二件事,“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举行。

重要性毋庸多言,三个最:

1、这是2017年中国最重要的一次主场外交;

2、这是中国迄今为止主办的最大型的一次国际会议;

3、“一带一路”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为世界提供的最重要公共产品。

按照王毅外长披露的,就在5月中旬,除联合国秘书长、世界银行行长、IMF总裁等国际组织首脑外,还有28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请注意,都是总统总理级别,不含副职)确认出席论坛,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等等。

甚至对“一带一路”颇多抵触的日本,这次也改弦更张,派出自民党内的第二号人物干事长二阶俊博来北京参会。随着特朗普上台,TPP被撕毁,中日关系也出现了新变数。

短短三年间,“一带一路”已成为中国外交的最重要名片,这也意味着中国正在成为国际规则的重要制定者,国际公共产品的重要贡献者,以及国际秩序的重要甚至是主要的领导者。

形势,真的是比人强。

从一个更宏大背景看,这也反映了一个国家选择的崛起道路。当年英国称霸世界,靠的是殖民体系;美国称霸世界,靠的是盟国体系;中国崛起,但不称霸,靠的是什么?

那就是越来越大的朋友圈。

这不由让人想起了“世界岛”的概念。

这个概念的创始人,是英国战略学家麦金德。他提出,欧亚大陆以及与之相连的非洲,实际是一个“世界岛”,“世界岛”被铁路网覆盖时,一个强大的大陆国家,将主宰这块广袤的土地。

麦金德的理论有很多漏洞,其中还有鼓吹霸权的不当之处。但“世界岛”则成为地缘政治学说中的一个重要概念,至少说明了“陆权世界”对世界格局的重要性,至少人类社会的绝大多数时间里,格局都是由“陆权世界”决定的。

高铁的出现,更让亚非欧大陆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世界岛”,这正说明互联互通的重要性。

“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域,其实就是“世界岛”范围,但“一带一路”,则具有比“世界岛”更宽泛的外延和内涵,这件大事做成了,亚非欧大陆的经济面貌和地缘政治将彻底改变,世界格局也将由此改写。

(三)

第三件事,特朗普的大减税政策。

特朗普果然是大手笔,他抛出的大减税政策,被称为“自里根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的税收改革”,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

第一,企业税将从目前的35%降至15%;

第二,对美国公司留存在海外的利润开征10%的惩罚性税收;

第三,将个人税从目前的7级简化为3级,大幅度提高起征点,并将最高税率由39.6%降为35%。

一句话,减税减税减税,大幅降低美国的税收,甚至在一些领域接近避税天堂的税率。

这些政策极富争议性。确实有不少美国人都认为,特朗普是在胡闹,这将导致美国税收锐减,最终难以为继;也有一些人批评,特朗普是不负责任的,正在主动挑起一场全球减税战。

但在特朗普看来,减税措施能够实现,将出现外商投资美国的热潮,美国经济将蓬勃发展。事实上,孙正义、郭台铭等外国财经大佬纷纷朝见特朗普,正是在积极布局。受此影响,道琼斯指数也连创新高,甚至一些中国公司都拟在美国投资设厂。

此前因为35%的企业税,大量美国企业将利润囤积在海外。按照穆迪公司的统计,包括苹果、微软、思科、谷歌和甲骨文等科技公司总计拥有约1.2万亿美元的海外资产。

随着特朗普大幅减税,这些美元将回流美国。苹果CEO库克就公开表示,只要美国降低税率,他将很迫切地把苹果的海外资金储备转回到美国。

由此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其他国家美元外流,这些国家将因资本外逃陷入经济危机,最后甚至可能演变成社会乃至政治危机。

由此,你或许就会理解尼克松时期的财长康纳利的这句名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

对中国来说,压力也始终存在,但从最乐观的角度看,没有压力,就么有动力,这更可能是对中国改革的一次历史性倒逼,是特朗普送给中国的最珍贵礼物。

美国减税,毫无疑问将会引领全球性减税的风潮,改变世界经济的走向。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既有减税的空间,更有减税的必要。这种无法回避的外在压力,如果运用得当,就如当年中国加入WTO一样,将促使中国经济脱胎换骨。

一切都是在未雨绸缪,一切都是在全球布局!

没有经济的强势,就没有国际博弈中的底气。

1000多年前,苏东坡在《晁错论》中曾警告:天下之患,最不可为者,名为治平无事,而其实有不测之忧。

1000多年后,领导人多次提起这句话。简单翻译就是:天下的祸患,最难以解决的,莫过于表面上平安无事,实际上却存在着难以预料的隐患。

中国面临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不积极进取,不主动作为,而是让周边生战生乱,而是押宝于特朗普减税必然失败,再好的机遇也可能丧失,那毫无疑问是历史性的遗憾了。

中国,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