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来,看到马克龙在最后的PK中获胜,得票65.5%,优势明显。在5月1日的《一周政经趋势解读》里,我再次谈到:

勒庞及时调整策略,或为自己在5月7日的第二轮选举中,拉来一些票,但爆出黑天鹅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马克龙封印胜局,将有利于欧元压制美元,对人民币是利好。当然,人民币的国际前途,不在于他人,而在于自己。若自己的资产价格是个堰塞湖,当然无法国际化。一开门,跑的会是谁,不难明白。

对于这次法国大选的结果,基本的观点都在4月24日的旧文中,没有改变。这里重发一次,这篇文章当时的打开率很低。当然,看过的谈友就不用再看了。

今天,法国给美元震撼一击,G3时代迎来关键5年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出来了。

中间派马克龙和极右翼勒庞分别以24%和21.8%的得票率,进入总统选举的终极PK。

法国的消息,给本来就已经弱势震荡的美元,以震撼一击。到这篇文章出来,美元指数暴跌1%左右,跌破99,欧元则暴涨1.5%。强势美元战略,将因此而遭遇重大挫折。

法国人在紧要关头,再次成为抵抗美元的英雄。美元、欧元人民币G3鼎立的时代前奏,或将迎来关键的5年。

1、基本可以提前定论了。

作为欧元与欧盟的双发动机之一,法国人的第一轮选择是理性的。昨天,也就是4月23日的《一周政经趋势解读》中我曾谈到,虽然上周的巴黎恐怖袭击,给这次法国大选带来了黑天鹅的迷雾,但是其可能非常小:

第一轮最大的可能是马克龙与勒庞分获一二名,最后再进入终极PK,马克龙最终获胜。

如果按照这个路径去走的话,那么,欧元将可能迎来短期的大涨。当然,这也将有助于欧元的长期反弹。

也是因为市场对马克龙可能最终问鼎依然保持着主导地位的预期,所以,上周末初选投票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在巴黎恐怖枪击阴影的笼罩下,欧元依然保持着较为平稳的波动。

事实也正是如此,马克龙领先勒庞2.2个百分点,而另外两位菲永得票率为19.9%,极左翼的梅朗雄得票率为19.3%,即使菲永与梅郎雄的支持者,分别支持马克龙与勒庞,马克龙也将能赢得勒庞,欧元的这只黑天鹅基本可以消失了。5月7日的第二轮总统选举,基本可以提前定论了。

2、马克龙传奇

马克龙在此次参选前,任职法国经济部长,这位1977出生的金融奇才,曾供职于罗斯查尔德银行,为该行赚取了90亿欧元的交易佣金。

特立独行是金融奇才的共同性格特征,马克龙也不例外。马克龙多才多艺,会弹琴、会跳舞,演出过电影,更可恶的是,他还长。得。很。帅。

但马克龙更为人所道的,还是他的婚姻。

妻子布丽吉特是他的高中老师,比他年长20岁,如今39的马克龙是一位有着7个孙子的年轻爷爷,当然都不是己出。

马克龙与布里吉特认识时,布里吉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是马克龙的高中老师。当时16岁的马克龙爱上比自己大20岁的老师。

即使在个人生活极为开放的法国,这种情形也不多见。

因此,马克龙的父母给马克龙转了一个学校,学校位于距巴黎140公里外的亚眠。不过,毕业后,马克龙同学又找到了老师。

2007年,马克龙与布里吉特举行婚礼,虑到妻子的年龄以及成群的儿女与孙子,马克龙说他不打算要孩子了。30岁结婚当爷爷,马克龙的爱情故事,对中国人来说,极其挑战想象力!

3、欧元的支持者

说了这么多马克龙的私生活,其实就是为了说一件事,那就是此人具有极强的行动能力,属于认准了就做的那种。

而这是欧债危机以来,法国政府最缺乏的能力。这种情形导致德国独立支撑欧元,欧元也因此而在过去一段时间风雨飘摇。

马克龙当选,很有可能让法国在国内经济改革上,以及推进欧元的进一步统一上,做出更多的决断。甚至未来在强势美元战略的关键当口,再次扛起对抗美的大旗,这一点,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里根时代,曾经上演过一次。当时的法国总统是密特朗,他可以说是,法国货币反美路线的第一人。

1981年5月11日前后,法国法郎对美元几天之内贬值50%,法国富人的钱疯狂的买美元。一时间,舆论认为,法国法郎将很快成为历史,密特朗最后破釜沉舟,将法郎的基准利率提升到20%,开始了货币大紧缩。法郎终于稳定了。

密特朗已经在1996年驾鹤西去。但是,马克龙依然获得了密特朗的总统府秘书长阿塔力的鼎力支持,阿塔力也是法国的著名经济学家。

马克龙实际被视作是密特朗反美元的传人,因此他有可能与德国多搞配合,一起把欧元的弱点补上。

这对欧元构成了长期的利好。

欧元在美元的权重中,占有50%以上的份额,因此欧元未来被看好的话,也就意味着美元未来可能会进一步走弱。

4、中国相对超脱

或许考虑到马克龙不好惹,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早就表达了对勒庞的支持。

他上周在推特上发文,认为巴黎恐怖袭击“很有可能会帮助”勒庞,因为她“对边境问题和法国最近事件的态度最坚决”。

不论是同为保守主义者的惺惺相惜,还是为了让美元获得对欧元更大的竞争优势,特朗普的表态都是很自然的。

而对中国而言,对法国大选的结果,会相对超脱一点。

马克龙赢了自然很好,未来欧元,将会进一步顶在人民币之前,对抗美元。这个趋势,从3月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国际储备货币份额上,也能看出,欧元过去几年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份额增加了10%左右。而马克龙本人,对中国可谓态度客观中立,它在贸易上会保守一些,强调中国要遵守世贸规则,但是在政治上又会更重视与中国的关系。

如果真的出了黑天鹅,极右赢了,欧元区可能会有分裂隐忧。这虽然会强化美元的霸权,但是,它也会给中国与欧洲国家,提供更多的单独打交道的机会,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词叫分而治之。

而从中美元首会晤来看,人民币在近期内可能并无积极国际化的野望,中美货币的角力已经有所缓和。实际上,人民币如果未来国际化的话,逐次挑战的次序中,美元应该是排在最后的,就如同打仗,先易后难,目前,5大SDR货币中,日元的份额倒数第二约为4%,1%份额的人民币自然要从枪挑日元开始。

当然,法国当选的结果,短期来看,这将对全球资本市场的稳定,构成支撑。

对当前正处于去杠杆的过程的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消息。这几天,一行三会干的事情就是缩货币、缩信用。一句话,钱的增长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

资本市场有点风声鹤唳的感觉,股市、债市都在跌。欧元走强,将有利于压制外部对中国境内的货币抽水,用术语说,就是少一点资本外流。里面水不外流了,恐慌自然就会少一点,决策就会理性很多。

5、G3时代的前奏

法国是欧元的核心之一,它的这次大选结果将决定未来5年欧元的政策走向,法国总统的任期是5年,这对全球政经格局具有极其重大的影响。

如果极右当选的话,欧元的分裂将很可能是一个长期的必然,如此一来,美元将重新恢复独大位置。其他任何一种货币挑战美元的难度都将加大。中美平等G2的兑现的时间,将更长了。

这个2017年最大的潜在黑天鹅,没有像英国脱欧美国大选那样飞出来,也给了世界一种期待,我们最终将在漫长无聊的资本市场波动中,度过这第二次时间大战以来,第一个全球经济兴衰、同步共振的危险周期。世界或将慢慢过渡到中美欧三极的G3时代。

当然,一切还有待5月7日的最终结局来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