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我所欲也;利,亦我所欲也;名利兼得,当然是极好的,不行的话,二者选其一,估计穷怕的会选择利,虚荣心膨胀的自然会选择名,而且想出名的,多半还打着这主意——出名了,一切都会有的。

不过,关于名和利,还有名利场,有多少人能够镇得住呢?

【Hold不住名利,不如淡泊名利】

我一直被穷神附体。说起来百技在身有点吹,但是横跨几界还是有根有据,写得了代码,下得了厨房,码得了文字,译得了漫画,几年下来估计也写了快200万字,别的不好说,没有功劳,苦劳是有的。然而这穷神附体的状况,一直都在延续。

后来我就想明白了,无论是名还是利,它只属于一类特定的人,如果你经过了很多的努力,仍然没出名也没发财,一定是你不具备出名发财的能力,甚至没有这样的运气。换言之,即使名和利,降临到你身上,你也hold不住。

所以嘛,不是我淡泊名利,而是我明白自己几斤几两,既然无才无德无势力,当然就hold不住大名,也聚不拢大利。好在这个时代,对我这样的劳动者,也给了几分尊重,现在的日子也过的下去。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参不透这一关?最终为名所累,为利所害?不妨看看现实中的一些例子。

很多人都买彩票,都指望一夜暴富。不是有一句话,叫做“何以解忧,唯有暴富”,真的暴富了,有几人hold住?——据美国社会学家长期跟踪和调查,在全世界范围内,买了彩票中上大奖的,几乎没有几个有好下场。最好的结局,不过是打回原形,就像做了黄粱一梦。大多数的情形,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遭遇各种灾难:各种巨大损失,各种突如其来的意外、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吸毒或者染上不良恶习、有的还沦为阶下囚,小命不保的也大有人在。

《朱子治家格言》:“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说的就是一个人,如果能力、才华、力量,如果达不到一定的层次,名气也好,财富也好,反而会成为累赘,甚至惹来杀身之祸。

其实何止是彩票中奖,这是我所知道的一个真实的案例。(具体地方就不说了,大家也不要问)。某城郊结合部的农村拆迁不顺,于是拆迁团伙和搞地下赌博的合作,在那一片拆迁区大搞六合彩,开始的时候把中奖率搞得很高,于是全民参赌,过了一段时间,很多人都迷上了。后来中奖率慢慢降低,很多人还不顾一切地玩,放贷的趁机放贷配合,而且前面一个月利息全免(鼓励他们借钱翻本),等过了免息期,立刻利滚利就上来。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很多人不得不快速签了拆迁合同,就是为了快速还上那些高利贷债务。——这实际上比暴力拆迁还毒辣,却很少见诸报导。我后来打听过那些拆迁户的日子,多数也只是过得一般般。

可见,大家想象中一夜暴富的“拆二代”,未必真的都有那么风光。倒是我经常坐滴滴,有一些拿钱不多不少的拆迁户,买了房子,然后买了车子,踏踏实实跑车挣钱,日子倒过得还不错。(参见上一次写的《出租车访谈录(二)》)。

【互联网出名,有几人hold住?】

最近我的几个读者群,不约而同地来了很多拉票的,以往的拉票,我倒并不怎么在意,最多是让拉票的发个红包,但是最近这个投票,评选的是2016年“zheng能量”的作者,而且此次组织评选的机构,来头还很大。我认识的很多圈子里的作者都参与了。

这种拉票的行为,其实和台湾选举,美国选举,有某种异曲同工之妙。比的是谁活动能力强,谁的人脉广,谁的影响力大,甚至比谁投入的时间金钱多。

我们“zheng能量”圈子里,一向不都是批判美式民主吗?怎么临到自己头上,就这么不淡定,纷纷要冲上前去?我忽然明白了,其实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名利之争。很多人都在做“投机分子”,都指望在这个领域里出名获利。

其实出名获利,也并不是没有机会,微信公众号这个内容生态系统,其实不仅包容,而且还相当公正。只要写好文章,给读者以收获,并且推广运作好公众号,名利自然也会有,和房地产炒作自然没法比,但是过点小日子还是不错的。毕竟,在中国当作家,是一个穷酸行当,能够养活自己的作家,已经是很大成功。

这次如此广泛的拉票,让我觉得很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投票在微信圈里里广泛流行,以至于从幼儿园到大学,从娱乐人物到科学界,似乎各种评选,都沾染上了这种风气。随之而来的,并不是公平和透明的投票,而是各种地下疯狂的投票产业链,甚至有很多水军以此谋生。

只是“zheng能量”圈子也玩这个,我只能苦笑几声。心想,就算炒作出名,你hold住这名气吗?不能持续输出优质作品,就算评奖上了又如何?转念又想,也许有的人,就要捞着这些东西,当做前进的资本呢?我自己在体系之外,有的东西自然可以不在乎,但是有的人必须在乎啊。人家也许也有自己的无奈呢,还是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包容吧。

变成网红,你hold住吗?

【weibo的坑】

说到互联网的出名,又忍不住想说起weib来,其实前两天我的文章里面已经说了,很多名人现在正在遭遇互联网的“剿杀”,一方面固然和现在的风向有关,另一方面,何尝不是这些“名人”、“大V”道行太浅,根本镇不住炒作出来的名声。

“李k-fu”,炒作得很牛逼吧。其实以他做企业的成功率来看,他配不上卖任何鸡汤。他担任中华区总裁的那些美国公司,比如谷歌,业绩也就那样一般般,最后还不是卷铺盖了。至于他搞的“cuang新工场”,这些年我知道的互联网投资成功的大案子里,几乎没有出自那里的。——倒是各种负面的舆论案件中,总脱不了他李某人的影子。

“任z-qiang”,成天鼓吹房价上涨,算是地产界的大嘴巴。其实以我在北京的经历,他旗下的房地产公司,在北京连毛都算不上。真正的大鳄,低调得从来不在媒体上出现。北京最大的地产项目世纪城,最大的购物中心,金源购物中心,后面的老板,什么时候在媒体上出面嚷嚷了? 任某人自以为是房地产大鳄,其实以他在房地产行业的地位,半点配不上他的名声。

......

聚光灯下,也是照妖镜。

一个人出名了,就会被暴露在阳光底下,一个人是否优秀卓越,是否承受得起光环和荣誉,时间可以证明一切。这些年,我所知道的微博名人,基本上全栽了,几乎找不出例外。为什么出名以后还会栽?道理很简单,他的水平,他的层次,他的能力,根本配不上万众知名的地位。

巴菲特说过:“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互联网也是这样,泡沫时代,会捧红一代代的名人,而退潮之后,很多名人会原形毕露,打回原形,甚至丑陋到你不想多看一眼。作家界的投机分子,张爱玲曾经说过:“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很多人以此为原则,不管自己是否有能力,是否有才华,是否配得上出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出名了再说。

互联网时代,所有的节奏都是十倍速。出名快,倒起来也快,何况按照灰色心理学的理论,人们喜欢围观名人的八卦,更乐意看到名人原形毕露倒霉的样子。——比如某宝宝脑袋上帽子发绿的那桩烂事,幸灾乐祸围观的吃瓜群众,绝对不在少数。

【作秀的企业家,死得快】

最后想说说企业家。不多说,简单提几个大家知道的。

在这个充满竞争的世界里,能够做成企业家,无论如何是非常能干的人。我知道自己没有做企业家的才干,因此对于白手起家的企业家,总是多了几分尊敬。

做企业家是非常辛苦的,专心致志都唯恐时间不够。因此,我一直在观察那些善于作秀,到处发表演说散布心灵鸡汤的企业家,在多数情况下,我渐渐就发现,一个人在镜头面前出现越多,企业就会慢慢走下坡路。甚至自己的人生,都会走下坡路。

V科老总,王shi,也算是一顽主,能放手企业管理,自己去爬山作秀,还能够跑到美国去读哈佛,六十几了,再玩一把老房子着火,折腾下来,名气倒是大了,然后公司后院着火,被人偷袭,现在渐渐从公众视野里消失。

还有A-li的那位作秀之王。天天全球作秀,结交权贵,往来皆富豪明星,出入聚光灯辉映。不知不觉,微信支付已经占据中国线下支付大半壁江山。不知道他蓦然回首,会不会幡然醒悟:做企业,产品和服务才是王道。否则早晚被人挖了墙角,占了先机。

.....

【结语】

清华大学的四个字校训,“厚德载物”。这句话很好理解,你首先得有高度有厚度,才能够承载更多的东西,自然也包括名和利。

追逐名利是人的本能,也是人奋斗的最大动力来源,这并不应该否定。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会根据一个人在行业内的知名度,判断他的水平高低。于是在互联网时代,炒作和泡沫制造名人,成了一桩打通到金融级别的产业链。

无论何时,出名的时候,请记得正确评估自己的实力,是否能够配得上名声。否则,不管你名气多大,只不过是人家拿来摆弄的棋子。——这个世界,出名的多数是小丑,真正的大鳄,永远都是在水下静悄悄地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