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世纪下半叶以来,青年发展成为世界各国极其关心的一个重要议题,也成为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青年发展已经成为衡量当代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

在一种具体的时空背景下,青年发展与社会发展之间充满了复杂的互构关系。社会发展的状况为置身其中的青年发展提供基本的前提性条件。青年的生存与发展首先取决于社会为他们所可能提供的满足物质需要和文化需要的资源、实现个人潜能与价值的条件、进入社会结构的途径以及参与社会事务的机会等。

从1949年到1978年这30年,第一个三分之一世纪里,中国社会发展处在现代化的尝试性阶段。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协调性、社会机制在各个层面上运行的有序性、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规范化进程等方面都还不同程度地存在问题。受社会结构特征及其导致的社会发展水平所制约,这一时期的青年发展呈现出相应的特征:不论是在入学教育、劳动就业、成才发展等方面,几乎没有自主性和选择权可言;在生活方式上,缺乏、不可能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特征;在思想方面,社会所形成的强大舆论氛围及其监督机制,有力地灌输和强化着社会要求一切成员具有的高度一致的观念,只能强调集体利益,而不能提及个人利益,既便是合理的个人利益;在社会参与方面,没有充分的机会和多样化的渠道向青年提供。

1978年开始实施的改革开放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国策,为中国社会带来了一个全方位展开的开放时代、变革时代、建设时代,从此中国社会加快了迈向现代化的步伐。现代化进程为青年发展带来了生存条件的不断改善和发展机遇的日益增多。而由于青年自身具有的优势与特点,使他们在中国社会迎来重大发展机遇的时代背景下,同样有机会扮演一种十分特殊而又重要的角色。

对于改革开放以来青年发展状况的研究具有多重价值:其学术研究价值表现在,可以进一步认识在中国特定时空坐标中青年发展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及其规律的具体表现形式,青年发展所具有的自身能动性的具体表现形式,青年发展状况对于社会发展状况的反映功能或预示特征的具体表现形式。其政策参考价值表现在,青年发展进程中所出现的各种现象和所面临的各种问题,往往预示了青年的基本需要和不断上升的高级需要的满足所应具备的环境和条件的状况,而这种应有的理想环境和条件就必然成为国家在制定社会政策尤其是青年政策时应充分重视的依据。

这一研究的价值在一定意义上更基于它研究的特征:其一,具有较大的时间跨度。从改革开放伊始的1978年到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后,其间中国社会发展进程出现了一些重要的标志性事件,如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决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也经历了一些重要的发展阶段,如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期,进入到强调社会建设的时期等。在这样大跨度的时间范围内,与社会发展进程相应的是,青年的发展状况也呈现出一些重要特征。30多年,这是另一个三分之一世纪的时间跨度,呈现出足够的空间可以使研究者描述出中国青年发展的轨迹与趋势。其二,具有丰富的研究内容。把青年发展置于时代风云和社会变迁的坐标中,主要从青年本体的生存与发展的重要领域来多方位地透视青年发展的状况、特征和问题。这些领域包括:青年人口;青年生理心理及其健康;青年教育;青年就业;青年恋爱婚姻家庭;青年消费;青年社会心理;青年文化;青年社会参与;青少年违法犯罪;青年与互联网。这些领域的划分具有学理依据,便于进行实证研究,从而能够长时段、系统性地积累相关资料数据。如此便可以使研究成果多维度、立体化地反映出中国青年发展的样态与特征。

与改革开放之前的历史阶段相比较,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结构和发展水平呈现出不同的特质,而从由这些特质所决定的青年发展态势或轨迹表现出了以下一些极其明显的特点:不论在职业领域还是在生活领域,青年正在从几乎没有个体自主性朝着自主程度越来越高的方向发展,从模式较为单一朝着形式越来越多样的方向发展,从集体化取向朝着个体化取向越来越鲜明的方向发展。

正如任何社会的发展进程及其不同阶段都会伴随着一定的新现象和新问题的出现,青年的发展进程及其不同阶段也会呈现出不少的新现象和新问题,最明显的有,青年社会经济地位的分化,青年价值观及其取向的多样化,青年亚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新异化,青年社会参与方式的能动化等。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国青年的发展状况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反映了中国社会的发展状况,甚至从一定层面上预示了中国社会的发展态势。因此,这不仅体现了社会发展与青年发展的互构关系,而且体现了社会研究与青年研究的互构关系。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青年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中国当前所处的社会发展阶段以及青年呈现的发展状况,为中国青年研究学者建构、完善和检验各个层面的学科理论,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和丰富的场域。以学理为基础的应用研究,用学科视野来透视现实问题,精确地、学科地、历史地、动态地揭示中国青年发展的真实样态、轨迹特征和可能趋势,成为这个时代青年研究的一个基本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