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赢”!他已给出了未来政策的所有线索-青年力

是他,果然是他。

在黑马狂飙的时代,韩国大选结果没有出人意料。青瓦台迎来了它的新主人,就是叨姐曾经在“朴槿惠全剧终,这个男人能打破青瓦台魔咒吗”里介绍过的“政治复读生”——文在寅。

美国《时代》杂志5月15日亚洲版的封面提前向文在寅表示了祝贺,称之为“谈判者”。封面上,文在寅紧闭双唇、正视前方、身着正装、全黑背景,整个人透出股坚毅镇定的劲儿。

韩国经历朴槿惠闺蜜干政门这么一大折腾,又遇到半岛局势剑拔弩张,迫切需要一位坚毅镇定的领导人。文在寅将如何作为,能否不负众望,大多人心里其实并没有底。

曾为中国船员辩护

中国人首先关心的自然是文在寅的对华政策。朴槿惠当政时,中韩关系大起大落。大家都知道了,因为“萨德”的事,两国闹得有多僵。文在寅在竞选期间,曾表达对部署“萨德”的消极态度,这让中国人天然地对他产生好感。

实际上,这位青瓦台新主人和中国的瓜葛,可考的最早一次,发生在1996年。

那一年,发生了一起震惊中韩的大案。

在韩国远洋渔船“佩斯卡玛号”上,6名中国朝鲜族船员不堪韩国籍船长的肆意辱骂、毒打,一怒之下杀死了包括7名韩国船员在内的11名不同国籍船员。后来,这些中国船员被送上釜山的审判庭,一审全部被判处死刑。

这起案件在当时的中国社会也引起高度关注。当案情细节被披露后,很多人同情中国船员的不幸遭遇,对“全部处死”的判决结果感到于法于情都不能接受。

一些有正义感的韩国人,包括律师,为这6名中国船员提供了珍贵的帮助。经过艰难的上诉,终审终于得以改判——1人死刑,其余是无期徒刑,这对于一审判决来说,已经是相当不易的结果。文在寅,不错,就是今天的韩国总统,当年在二审中就曾为这些中国船员提供辩护。

当然,文在寅大概更多是出于职业精神,或者内心的正义感,去接了这个案子,但不管怎么样,中国人是念旧情的。谁帮过我们,我们都不会忘记。而从实际意义来说,文在寅对“萨德”的态度更值得关注。

文在寅曾一直主张,是否在韩部署“萨德”应由下一届政府决定,且“萨德”问题须获得国会批准。

“萨德”正式部署之后,文在寅又称,“我并不认为可以轻易取消韩美之间已经达成的(‘萨德’部署)协议”。

他还说过,“如果交由下届政府,要经过包含国会批准等在内的公开讨论过程,还可能拥有说服中国和俄罗斯的机会”。

文在寅也曾告诉媒体,如果朝鲜继续发展核力量,这有可能促使韩国执意部署“萨德”。

就在几天前,文在寅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他再次完整阐述了自己的“萨德”态度。他表示,在解决朝鲜问题上,美韩两国具有共同利益,希望“萨德”部署交由下届政府处理,韩国应成为处理朝核问题的直接方。文在寅认为,现在部署“萨德”的最大问题在于缺乏民主程序,没有经过环境评估和公众听证会的轻率部署,容易导致韩国国内的分裂和对外关系的恶化。

敲黑板!

文在寅的“萨德”立场核心就两点:第一,是否部署应交给下届政府决定;第二,是否部署要走民主程序。至于下届政府走完程序之后,结果该什么样就什么样。文在寅打的算盘是,有了韩国民意的尚方宝剑,对内对外都好交代。

刚才说了这位韩国新总统的“好”,叨姐想提醒一句,中国切不可自作多情。无论文在寅持什么样的外交政策,他都是韩国总统,为韩国国家利益服务。不要幻想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亲华”,“亲华”其实是一个陷阱。中国在这方面不是没有过教训,一些被认为“亲华”或者“知华”的外国领导人,却搞出一些“坑华”的政策选择。

文在寅毫不掩饰自己历来主张“韩国优先”,这一点也不奇怪,谁会做国际政治领域的活雷锋,把本国利益抛到一边,为别国利益舍身取义呢?

我们倒希望韩国总统秉承“韩国优先”,而不是“美国优先”。比如“萨德”对韩国国家利益弊大于利,也伤害中国利益,但符合美国战略利益。中韩友好显然符合两国根本利益,一个清醒的有魄力的政治家,当然能分清大是大非,并做出明智的决策。

对美说“不”,对朝促“谈”

大选期间,韩国国内的倒文派实在没什么可批评的了,就在文在寅的名字上做文章,他们说“文在寅,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本身就是个问题”。韩文里,“文在”和“问题”同音,这也是醉了。

文在寅是不是问题,叨姐不知道,但谁都清楚,他将面临一个问题重重的韩国。由于“萨德”入韩和朝鲜挑衅,韩国正处于多事之秋。有人用“Korea Passing”形容韩国的外交处境,说的是多方协商朝鲜半岛问题时,韩国却沦为局外人。

文在寅对此称,没有什么比让别国为自己国家做决定更危险的了。在最近发表的谈话文集《大韩民国问答》中,他写道,“我也有亲美倾向,但现在韩国对于美国的要求,应该懂得协商,并学会说不”。这一说法,经过《纽约时报》报道后引起韩国朝野广泛争议。

是个政治家,都会玩两手平衡术。文在寅这厢举着对美国说“不”的大旗,并进一步明确,韩国不想坐在一旁听美国和中国讨论如何解决朝核问题,朝鲜半岛当事国必须主动介入。他同时又说,当韩国更加充分参与其中时,美国和韩国之间的同盟关系只会进一步加强,比如卢武铉时期的美韩关系就比最近十年要密切。

对卢武铉的遗产,文在寅给予了绝对的维护和继承。当批评人士说,通过“阳光政策”给朝鲜的45亿美元援助实际上加速了朝鲜的武器计划,他迅即给予了反驳。文在寅指出,2005年9月达成的“联合声明”,包括用和平方式实现半岛无核化,甚至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这些都是“阳光政策”比过去10年强硬政策更有效的证据。

文在寅据此认为六方会谈仍然有效,并提出“韩国作用论”,主要内容就是说服中国重启六方会谈,说服美国改善朝美关系,同时说服并引导朝鲜回到对话桌前。

不得不说,很多韩国民众对朴槿惠的对外政策感到失望,他们期待韩国能在涉韩事务上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和自主权,因此对“韩国优先”和“韩国作用”举双手欢迎。

个人的使命VS青瓦台的宿命

每位韩国总统都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如何对待金正恩和朝鲜。

1976年8月18日,板门店共同警备区发生了一场由一棵杨树引发的血案。

事发时,一支美韩小分队正准备修剪共同警备区内一棵影响观察视线的杨树,这是他们之前做过多次的事情。这一天本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变故来得猝不及防。数十名朝鲜人民军士兵就是不让美军动树,他们甚至用铁锹、刀子、棍棒和斧头群殴这支剪树小分队,两名美军士兵被斧头砍死。

文在“赢”!他已给出了未来政策的所有线索-青年力▲当时的监控录像,戴白色头盔者是美军。

美国人怒了,驻韩美军司令斯蒂威尔下令砍掉那棵惹祸的杨树,还放话说,如果朝鲜再次阻拦,坚决武力还击。他同时要求韩国派出特种部队负责警戒,正在特种部队服役的文在寅就在其中。文在寅今天再谈起那次经历,仍然心有余悸,“如果朝鲜试图干涉,很可能引发战争”。

文在“赢”!他已给出了未来政策的所有线索-青年力▲美军砍掉杨树的时候,朝鲜人民军士兵站在远处默默看着,避免半岛重燃战火。

现在的朝鲜半岛,南北冲突一触即发,文在寅以韩国总统的身份再次站到了“前线”。

文在寅对朝的柔软态度,颇为韩国国内保守势力诟病。文在寅祖籍朝鲜,1950年12月,他的父母与数千名难民一起乘坐联合国的供应船逃离北方。他说,“我母亲是她家里唯一逃到南方的,她现在已经90岁了,最后一个心愿就是想见见生活在北方的妹妹。”

文在“赢”!他已给出了未来政策的所有线索-青年力▲2012年,文在寅和妻子正搀扶着老母亲。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是文在寅的政治导师。从始至终,无论坊间对卢武铉的评价是正面还是负面,文在寅都从没想过与卢武铉划清界限,相反他明确表明将继续推行卢武铉的政策路线,他对卢武铉的追随与忠诚,超越生死,始终如一。

2007年10月2日,卢武铉徒步跨过朝韩军事分界线,前往平壤与金正日进行南北首脑会谈,文在寅正是这一次历史性创举的背后推手之一。

因为文在寅的这番经历,朝鲜乐见他的胜选。朝鲜《劳动新闻》5月8日称,“韩国终结保守派统治、放弃对抗的时刻终于到来。”并且说,“作为同一种族,我们应该团结力量开辟独立统一的新时代。”

文在寅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说:“大约五千年来,韩国和朝鲜都是拥有相同语言和文化的同一民族,最终我们应该统一”。所以文在寅相信,在南北经历70年分裂后,将它们拉近,是他的命运。

文在寅认为,李明博时期和朴槿惠时期的对朝强硬政策已经被证明是无济于事的,“是时候调整对朝鲜的政策了”。不过,他否认了上台后将首先与金正恩会面的消息,表示愿意在与美日充分沟通后再前往朝鲜。

他想用自己的方式处理南北问题,而不是用武力说话。为解决朝核问题,他提出了对朝三步走战略:第一步,阻止朝鲜进行新的核试验,第二步,防止朝鲜核能力的进一步提升,第三步,促使朝鲜完全弃核。他还顺便夸了夸特总统,“我认为特朗普总统会同意我的方法……他本人比他在人们印象中要靠谱得多。”

今天,文在寅就要入主青瓦台,让我们祝贺他。韩国的政治闹剧,我们都有些审美疲劳了。但愿文在寅能开辟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