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法国大选还是韩国大选,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马克龙成了法国总统,以德国为首的欧盟主要国家心里踏实了,法国不会步英国后尘了。韩国总统选举也没有悬念,之前一直领先的文在寅成了下届韩国总统。法国谁当总统对中国影响不大,但对近期局势紧张的半岛来说,谁当选总统对东北亚局势则影响很大,因此我们不分析马克龙当选,分析文在寅的当选。

为什么当选的是文在寅?

这次韩国大选是提前开始的,本来大选要到今年年底才开始,但由于朴槿惠在处理中美外交关系方面出了问题导致内部政治矛盾激化,最终引爆“闺蜜干政门”从而被弹劾下台入狱,总统选举不得不提前进行。之所以文在寅能够当选,在占豪看来根本原因有三:

一、韩国民众对韩国执政党失去信任,文在寅是最大在野党的最有实力候选人。

关于韩国总统选举谁会当选,我们之前分析过很多次,文在寅可能性是最大的。之所以文在寅可能性最大,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在经历朴槿惠“闺蜜干政门”事件后,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现改名为自由韩国党)已经失去了韩国民众的信任。试想,执政党连党的名称都直接修改了,可见其党派自己都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更何况,该党还出现了分裂,实力已经被大大削弱。文在寅则是在野党曾经的党魁,是最大热门,当然就有更大的当选概率。一直以来民调都显示他处于领先地位。

二、朴槿惠在中美关系和半岛安全问题上拐弯过猛翻车,韩国已经掉进阴沟,要拉出来需要一个非亲美的总统。

朴槿惠执政半路翻车被弹劾并最终入狱,根本原因不是她有“闺蜜干政门”,因为这事在发酵前其实已经被发现两年时间了,只是当时韩国内部政治矛盾没有激化,朴槿惠还有广泛的民意基础,所以才没有发酵。想想看,在2015年4季度朴槿惠还有超过5成的民意支持率,“闺蜜门”根本不足以击倒朴槿惠。但是,当朴槿惠决定部署“萨德”,这让韩国内部政治势力彻底激化,并最终将这种激化力量打到了朴槿惠身上。

朴槿惠倒了,韩国的国家安全因朝核问题和得罪中国而变得更不安全,经济因为得罪中国而遭受未来长期的重大损失,可以说韩国的安全和发展预期都受到了重创。在这种情况下,韩国的国家利益决定了韩国更加需要一个在中美之间能维持战略平衡的总统,而非一边倒。文在寅在竞选时一直反对“萨德”直接部署,再加上他在中韩因“萨德”闹得不可开交之时访问了中国,所以一定程度上给自己加了分。

三、文在寅有卢武铉的影子。

现在的韩国政坛,执政党整体是亲美的,由于“萨德”部署给韩国带来的麻烦,韩国国内反美情绪有所增加。文在寅与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是密友,曾担任卢武铉的幕僚长,有“卢武铉之影”之称。卢武铉时期,韩国政治上相对较为独立,更加倾向与朝鲜进行和解。很显然,韩国民众更加希望文在寅是第二个卢武铉。

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对半岛影响几何?

文在寅成功当选,对于近期波云诡秘的半岛局势是好是坏?有怎样的影响呢?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无疑有利于半岛局势改善,有利于中韩关系改善,有利于朝韩关系缓和。之所以这么判断,根本原因有四:

一、文在寅不支持部署“萨德”。

半岛局势突然恶化到这个地步,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朝鲜2016年1月的核试验及朴槿惠立刻答应美国部署“萨德”。由于文在寅不支持“萨德”的部署,这至少在态度上对半岛局势、对中韩关系、对朝韩关系都有良性影响。

二、文在寅半岛政策不急于求成。

朴槿惠在任时,她与中国发展关系是带着一个不切实际幻想的,那就是想让中国帮忙统一朝鲜并有多次公开表述。这种急于求成很容易激化半岛矛盾,特别是会刺激朝鲜加速拥核。文在寅则不同,他相对要温和现实得多,他更加主张对朝鲜缓和局势,并没有急于统一朝鲜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三、文在寅更倾向于对朝阳光政策和缓和南北关系。

与朴槿惠一直与朝鲜相对较为敌对不同,文在寅更加倾向于对朝实施阳光政策,缓和南北关系。我们知道,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就是主张阳光政策,主张韩国自己主导外交,主张缓和南北关系。如果文在寅能够继承卢武铉的政治主张,会对半岛局势产生较大的影响。

四、文在寅更加重视与中国的关系。

与其他候选人相比,文在寅更加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在韩国确定部署“萨德”后,正在竞选的文在寅就带着队伍访华,与中国沟通。这样一种态度,至少让中国愿意和其进行对话。那么,他上任后,一定会重视对华关系,这对中韩和半岛局势的影响都是正面的。

不过,虽然文在寅当选对中韩关系、半岛局势、朝韩关系都有利,但并不意味着他对半岛局势能起什么决定性作用。他到底起多大作用,关键取决于他能否在“萨德”问题上拿出更加妥当、让中国满意的解决方案,能否在中美之间找到真正的战略平衡,能否真的实施对朝阳光政策。如果这些都能做到,那将会对半岛局势产生非常大的作用。然而,这些课题都太难了,仅仅“萨德”一项,文在寅又怎么能让已经部署了的“萨德”拆了搬回美国?所以,文在寅到底做到什么程度,也还取决于中美的妥协程度和朝鲜的态度变化。

文在寅能成为第二个杜特尔特吗?

有战友问,反对“萨德”的文在寅能否成为第二个杜特尔特?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这种可能性非常小,原因有三:

一、美国对两国政治军事影响力不同。

美国早已从菲律宾撤军,但美国在韩国有三四万驻军;美国在菲律宾的政治影响力相对较弱,美国在韩国政界深耕细作;菲律宾虽然军力很弱,但军事指挥权独立;韩国的军事指挥权至今在美国手中。这样一对比大家就应该清楚了,菲律宾的政治外交独立性要比韩国强得多的,所以杜特尔特对美国的态度韩国总统不可能做到。

二、两国国家安全方面对美国依赖程度不同。

菲律宾在国家安全方面对美国几乎没什么依赖,但韩国不同,朝鲜随时威胁着韩国,这让韩国不得不在国家安全上严重依赖美国。这两者的不同,决定了两国元首的对美态度也绝对不可能一样。

三、文化与人物性格上完全不同。

杜特尔特狡黠不按套路出牌,而且敢于出狠手,路子比较野。文在寅则不同,一看就文质彬彬,他很难像杜特尔特那样不按套路出牌。而且,就文化方面而言,韩国人也无法接受杜特尔特的出格言行。

综上所述,文在寅不太可能成为第二个杜特尔特。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文在寅到底能在”萨德“问题上、半岛局势上做出多大的改变,取决于他能在韩国取得怎样的支持。占豪的看法是,半岛局势关键取决于中美的妥协程度,关键在于中美的协作程度,文在寅在这个过程中只要能起到促进这一进程并配合韩国各方反对”萨德“部署,就可能对局势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如果他能在中美妥协过程中找到将”萨德“挤出去的出路,则中韩关系会逆转。反之,中韩关系彻底改善则一时半会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