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被称为“跟着兵哥学撩妹”的韩剧《太阳的后裔》席卷整个中国,演员宋仲基一身迷彩迷乱了无数少女心。作为一名从初中时代就开始追韩剧的纯爷们,我依然被撩的不要不要的。

从来不会有“太阳的后裔”,因为……-青年力

不过,话说回来,真的会有“太阳的后裔”吗?

农耕文明使得中华民族对月亮有格外的偏爱,依据月亮圆缺编算的历法,指引了几千年的刀耕火种、休养生息;以月为主题背景的元宵节、七夕、中秋节形成了独特的民俗习惯;诗词中咏月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关于月亮的成语传说更是数不胜数。毫无疑问,月亮是灿烂中华文化的宠儿。

在战争中,古人同样重视月光下的夜战,《孙子兵法》中就有“夜战多火鼓”的论述。夜战更是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经常利用夜幕作掩护,摆脱强敌的跟踪,或乘敌人疲劳、不备、分散等有利时机,以偷袭、奔袭等手段,择其一部予以歼灭;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游击战中,常利用微弱的月光开展破袭战,摧毁敌据点,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解放战争时期,人民解放军更是利用夜晚月色,在 600余公里的正面上,全面突破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

那年长津湖,月光撒在冰封的湖面,晶莹透亮。此时,6.5万联军被志愿军包围在了长津湖附近狭小的区域,他们焦躁的期待白天时炮火能够轰炸出一条突围的通道,因为当夜晚来临,他们将崩溃绝望。

志愿军已潜伏许久,雪还在下,秋装在零下40度的温度里显得尤外单薄,他们冻得发僵,和着雪啃了一把炒面维持着仅存的体力。他们在等待,等待月亮升起。

一分一秒,月光把积雪印的格外发亮,照在他们脸上。终于,冲锋号在空阔的雪地里响起,他们一寸寸挪动,冲锋,在月光下,冲锋。他们唯有心中必胜的信念和手中从日本人手里夺来的武器,而他们面对的是高度武装的机械化部队。

雪还在下,联军的炮火把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震碎,月色中,冰雪在燃烧,大地在燃烧,被炸碎的河水红了,洁白的冰雪也红了,唯有月亮依然高悬,皎洁如初。他们依旧像“原木”一样移动,一排排的移动,在月光下,呼啸着,一排排的倒下……

美军士兵约翰曾回忆起那个夜晚:“那天晚上,我被这个原木在移动的场面惊呆了,我被那些不畏死亡的灵魂震撼了,太可怕了。我当时就知道,这是一场没有胜利希望的战争。我们的炮火根本阻止不了他们。”

长津湖飘雪的月夜,眼泪也会被冻住,然而这只是那场战争中一个普通的夜晚。

《太阳的后裔》第二集中曾提到男主人公柳时镇的部队代号是“707”,即韩国著名的第707特殊任务大队。该大队绰号“白虎”,隶属韩国陆军特殊战(即特种作战)司令部。

白虎?707前身正是那场战争中韩军王牌中的王牌“白虎团”,“韩国第一师”首都师第一团。这个团曾在"三八线"以北的襄阳阵地坚守战中,死守阵地,成为韩国最北的据点,被韩国总统李承晚亲授"虎头旗",荣获韩国"国军主力"的美名。

不过,在另一个夜晚,同一轮明月下,白虎团团部不幸被围剿全歼,军旗至今躺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旁边还有一面在那场战斗中顺手斩获的美军“555榴炮营”营旗。

我们尊重强大的对手,但他们曾经错误的选择了敌人。

无数个夜晚,我也曾想象,月光下,雪在下,一排排的我们,挪动着,呼啸着,冲锋着,等待生命之花,在月光下绽放……

梦回那年,且敲起梆子跟先烈高唱:“趁夜晚出奇兵突破防线, 猛穿插巧迂回分割围歼。 入敌后把它的退路截断, 定叫它首尾难顾无法增援。 痛歼敌人在今晚……

从来不会有太阳的后裔,因为一切敌人会被消灭在黎明之前。

从来不会有“太阳的后裔”,因为……-青年力

最近夜训没睡好,不说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