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划片入学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实现“教育公平”,那么什么是教育公平?官方的解释是:消灭薄弱校,使得各校教育资源均等。再加上(相对)就近入学,从根本上消除择校问题。这样看来,择校的根本原因是教育资源不均衡,但是完全忽略了人的因素。

教育资源均等化不等于教育公平

众所周知,人与人有个体差异,目前的学校教学中承认个体差异,比如男女生体育课考核项目及评价标准不同,比如高等数学要区分文理科。学生的个体差异不仅仅是身高体重力量血压等,智力同样存在差异。

即使在号称自由平等的美国,“小布什智商90而克林顿180”也并非不可承认的禁忌话题,更不要说阿甘正传的卖点建立在他智力水平低下,否则没有人认为他的成功特别值得赞美。青少年不仅在IQ上有差异,具体到六种智力能力就更不均衡,还有智力发育的早晚问题。总之在某一阶段,学生的认知能力存在个体差异是不争的事实。

假如实现教育资源均等化,例如优秀教师校际交流等等,结果是全部学生罔顾个体差异接受完全一致的教育,其结果必然是部分学生因为思维超前或落后而在浪费时间,只有大致中等的学生上课有效率。

无论教育资源如何均等,都不可能消除人群中接近正态分布的智力差异,如果家长认为自己孩子天资较差又无力择校,期待通过均等化“沾光”——先不说一个人沾光必然造成别的孩子吃亏——结果只能是自己孩子跟不上班却找不到适合的学习环境平添痛苦,最终要么家长出钱课外补习,要么厌学退学半途而废。

师资力量虽然也类似地存在差异,但学生才是学习的主体,教师讲课的难易程度受班级学生整体情况影响。即使把顶尖特级教师安排到最薄弱的班级,也很难改变学生在同龄人中的能力水平,最终是顶尖教师泯然在众人的班级,而顶尖学生得不到最好的教育只能在课外花钱补习。

正如夫妻双方条件大致匹配的婚姻更长久,严重失衡的婚姻不稳定;如果说师资与学生的普遍匹配程度决定了学生能力的发挥程度,那么一个班级学生水平相差过大、相当大比例的学生在课堂上得不到应有的辅导,其结果是公立教育性价比太低。在现有教育资源下,真正提高教育效果的办法就是根据学生情况分班教学,尽量缩小班级内学生认知水平差异,使得课堂上的每一分钟都更大效率。

理想化的教育资源均等化,后果就是引发部分“吃不饱”或认为孩子天资优秀的家长倾尽所能择校,私立校获得的超额利润不是由成本决定,而是由家长的支付能力决定。只要允许私立校或者择校存在,就不可能实现教育资源均等化。

教育资源随机化不是均等化

事实上目前所采取的划片、摇号等分配方式,并没有实现教育资源均等化,而只是机会均等,虽然平均意义上每个学生能够获得的教育资源是一样的,但实际上可能出现“两只手分别在80度和0度的冰水中,平均40度很舒服”的结果,较真正的教育资源均等化更加不合理。教育资源随机化很大程度上就是罔顾学生的差异、爱好,随机排位,那些被教育资源随机化洗脑的喷子,想想作为理科生被电脑安排学文或者文科生被学理是怎样一种酸爽体验吧。

教育资源随机化是乱点鸳鸯,教育资源均等化是拉平,只有因材施教才是教育公平。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认为:公平不是将大家拉到一个水平,而是给资质各异的人才以公平竞争的舞台,使得每个人的才能都得到充分的发挥。

真正的公平,不是给每个人一样的箱子,也不是让他们达到相同的高度,而是有的人得到箱子,有的人得到电视,有的人得到收音机,各得其所。

至于那些认为应试教育挤占素质教育的文盲们,大概没有听说“腹有诗书气自华”或者“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样关于素质的论述吧。

在经济落后而知识匮乏的条件下,社会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追求素质。随着国家大力扶贫和提高国际竞争力,城市家庭小康富裕渐多,买得起纸巾和盆栽,随地吐痰、攀折花木减少。而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的“输血”,一部分是通过增加教育投资,培养当地有能力的年轻人接受高等教育回乡创业,带动共同富裕,从而逐渐提升社会的素质,这才是对整个地区的教育公平。

如果对贫困地区实施教育随机化或均等化,产生领军人物的概率更小且主要依赖家庭投入,贫困家庭失去“寒门出贵子”的期待,以读书无用论早早失学,又如何期待他们对社会回报以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