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一天比一天冷,我将波斯毛毯披卷在身上,蜷缩在壁炉前的沙发上,偶尔伸出手给大波波娃回一条信息。

“华生,下周去纽西兰旅行,如何?”福尔摩斯开着窗,站得笔直,侧着身向我说道。

“我冷……”

“澳大利亚呢?”

“我冷。”

“要不然去印度?”

“我冷。”

“旅行建议是你提出来的。”福尔摩斯过来一把扯掉我身上的毛毯。

“我,我,决定去中东。请把窗户关上,谢谢。”我趁机将毛毯捡了起来。

“你真的这么想?”福尔摩斯合上窗门。

“是刚才大波波娃在手机上留言的。”我无奈说道。

“那里不适合女人,但我不反对你带她去。”

“欧洲的评论家已经预言沙特和伊朗将会有冲突爆发。”我有点担心道。

“习先生来了以后,一段时间内还是安全的。”

“中国人在劝架?”

“华生,中国人并不愿意外界对访问的意义解读,仅停留在斡旋层面。”

“所以加入了埃及这一站?”

“你很机智,如果仅仅访问沙特和伊朗,那么全世界会认为中国人只是为了斡旋。”

“含蓄是一种智慧。”

“华生,外交是一门极其复杂的学科,中国人甚至避开了谈论以色列。”

“习先生将话题更多停留在经济方面。”

“伊朗取关了沙特,而沙特则拉黑了伊朗。这令对话很难进行。”福尔摩斯笑了笑。

“所以中国人将他们拉到了一个群里,至少,他们不会相互误判。”

“而美国人正千方百计想知道聊天纪录。”

“他们担心中国人插手中东事务? ”

“中国人要确保他们对石油的获取,和投资利益,美国人欢迎与否,这并不重要。”

“中国人会最终选边站吗?福尔摩斯,我是说如果开战的话。”

“沙特的石油,需要经过霍尔木兹海峡,不断来到亚洲,而伊朗人如果封锁海峡,后果是灾难性的,中国人没有理由在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之间选边站。”

“他们跟美国人,俄国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显然,暴跌的油价,令俄国人难以承受,战争会令油价飚升。”

“再来一次中东大战,俄国人会很乐意看到。”

“那日本人该哭了。”福尔摩斯冷冷说道。

“安倍首相应当感谢中国人的和平努力。”

“别忘了,中国是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他们对中东和平愿望是真诚的。”

“日本人,韩国人捞到了便宜。”

“北京除了自身利益,还要考虑莫斯科。华生,这需要东京付出代价。”

“好复杂的利益纠葛,只有华盛顿是高尚的,他们仅仅要民主和人权。”

“亲爱的华生,所以美国佬培育了ISIS。”福尔摩斯点燃了烟斗。

“习先生,提到了反对恐怖主义和尊重各国根据国情选择道路,他居然没有提醒伊朗人要重视人权和民主。”

“人权不是打人的棍子,否则,沙特早被……”福尔摩斯喷了口烟。

“福尔摩斯,访问能令沙特和伊朗重新互粉吗?”

“逊尼派与什叶派,阿拉伯人与波斯人,教派,种族,千年的矛盾,你指望中国人去化解?"

“可是看起来整个中东都对中国人充满了敬意。”

“华生,不要忘了,这是几代中国领导人智慧所带来的。阿拉伯人感激中国人对巴勒斯坦的支持,而波斯则感谢中国人在他们最困难时伸出了援手。”

“更多国家则感谢美国人带来了民主。”我反驳道。

“亲爱的华生,巡航导弹和无人机载来了民主。”

“民主总是曲折的,阵痛只是过程。”

“人民要的是富裕,安宁的生活,而不是杀戮和逃亡。”

“不,福尔摩斯,人民要的不是面包,不是房子,而是民主。”

“柏拉图说的?”

“一位中国公知老婆说的。 ”

哈德森夫人敲开了起居室的大门,将晚餐送到了桌边。我一跃而起,冲向晚餐。

福尔摩斯将我挡开,尖声道,“谢谢,哈德森太太,请帮华生先生来一份美式民主大餐。”

哈德森太太苦笑着摇摇头,关门离开。

我静静的看着他吃完晚餐,“生气了?”福尔摩斯擦了擦嘴道。"还有烤肉和草莓馅饼。"

“我饿。"

“民主大餐正在路上。"

“我觉得习先生的讲话很有道理。”说完我赶紧伸手去拿草莓馅饼。

“华生, 如果我现在伸手将你的馅饼抢过来,你觉得我是哪国人?”

我没有回答福尔摩斯,因为我的嘴里塞满了草莓馅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