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兰大学中国留学生演讲,或是新一轮对华舆论战形式!-青年力

5月21日,中外华人圈炸了锅,原因是当天在美国马里兰大学举行的2017届学生毕业典礼上,一位来自云南昆明一中的中国留学生Yang Shuping(音)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谄媚”了美国而刻意贬低了中国。

作为一个外国留学生,受邀参加毕业典礼的演讲本是一件好事,这也让占豪想起了2016年在哈佛毕业典礼上演讲的来自中国湖南长沙的中国留学生何江。然而,杨某一番讲话之所以引起那么大的风波,根本原因在于两点:

一是她作为一名学生,没有在空气问题上实事求是,中国固然空气质量很差,但她所生活的昆明是中国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之一,而她所留学的地方恰恰又是美国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两者相比昆明的空气质量并不比马里兰州的空气质量差,而且昆明也不是出门就戴着口罩。

当然,中国空气质量最好的地方之一和美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地方之一差不太多,充分凸显出了两国在环境方面的差距,这一点我们要承认。但我们也应该承认,污染全世界工业化过程中发展的代价,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曾经雾霾都比中国更严重。一个大国,不可能既绕开工业化进程又实现发财致富,印度的污染比中国一点不差,但却没有完成基础工业化,所以虽然印度曾经远远领先中国,现在却被中国远远抛在了身后。

以美国为例,其雾霾严重程度曾甚于中国,而美国治理好花了四十多年,欧洲情况也差不多。至于中国,相信20到30年时间就能实现美国和欧洲40多年所达到的治理效果。我们应该承认现实,但更应实事求是;我们应该努力让我们的环境变好,但我们需要时间和努力的过程。

这些,应该是作为一个现代人所具备的基本素养。一个学业有成的留学生,竟然没有一点实事求是的精神,信口雌黄,当然会被人反驳,特别是那些措辞太过谄媚的言辞,更是让中国人感到非常不爽。

二是因为,她的系列信口雌黄的铺垫,主要是为了宣扬美国的民主、自由,并以此来映射中国的不自由、不民主。

其实,看到她的那番演讲,真的觉得很可笑。如果她是充当西方的吹鼓手,那是自己的良心坏了;如果她真的那么想,那只能说这么多年的书真的读到狗肚子里了,连是非、真实都不分了。

关于西方民主自由那一套,中国老百姓在过去几年已经见得太多了。暂不说美国发动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就说最近美国发动的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号称要给那些国家送民主自由,结果呢?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用为推翻了被称作独裁的卡扎菲政权,结果利比亚从人均GDP超过1.2万美元的非洲最富有国家如今变成了恐怖主义横行连基本安全都没有的国家,已经民不聊生。中东的叙利亚如何?内战打了五六年,死亡数十万人,几百万人成为难民。这就是美国给相关国家送去的所谓民主、自由。美国早就想把这些也复制给中国,目的是要打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在竞选美国总统时公开说要用互联网扳倒中国,前几年的网络乱象美国就是推手。

所以,杨某那番吹捧美式民主的嘴脸着实让人觉得好笑。

事实上,在当今世界,美国号称民主自由,但他们选出的总统却不愿意接纳他们制造的中东难民,这是对谁的民主?对谁的自由?退一万步说,哪怕美国是民主的、自由的,那么他们会给中国送真正的和他们一样的民主自由吗?不可能的!他们也根本做不到。因为,每个国家的历史人文不同。西方有西方的民主形式,美国、英国、法国,三个国家的所谓民主属于完全不同的民主模式,就形式而言俄罗斯也是西方民主模式,但西方却说普京是独裁。这种自相矛盾的东西,到现在还拿来忽悠人,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就是觉得很好笑,这种游戏犹如自己穿了件三十年前的衣服吹嘘自己时髦一样。

事实上,就民主形式而言,美国的民主既没有给世界带来发展的出路,也没有给美国自己带来进步的逻辑。就世界范围而言,美国政府的“美国优先”一点都不民主,中国的“一带一路”精神要比美国民主得多。就国家内部而言,中国每年有从乡镇一级到中央一级的两会,每年能够汇集大量从下到上的意见,每年中国都在改革中进步,进步中改革,中国经济在改革进程中蒸蒸日上。而美国呢?权力掌握在极少数的议员手中,民主共和两党互相攻讦,以互相揭短否定对方为己任,哪里有渠道和顾得上老百姓的诉求?所以,过去几十年中国社会日新月异,美国社会几乎没什么改变。中国通过民主再集中,最终通过改进进步;美国的民主就是4年允许投票一次。这里,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不想说美国的民主形式就绝对不好,因为过去美国的这种民主形式也帮助美国成了世界霸主,自然有其优点。但占豪想说的是,中国自己的民主形式至少适合当前中国的发展,至少比美国号称送去民主实际却送去战争的国家要好得多。

基于上述,占豪认为,一个美国人如果宣扬他们的制度优越还可以理解,但一个中国人在面对当今世界、当今中国、当今美国的实际情况,不明就里、不求甚解、傻不啦叽地去推崇、宣扬美国的所谓民主、自由,那一定非蠢即坏。因为,美国自己现在的发展证明,美国的制度不是最好的;中国的发展证明,中国的制度也不是最坏的;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等国证明,美国送去的所谓民主、自由不过是杀人的民主和战争的自由而已。中国,接受这样的自由和民主,更不允许任何人假托某种借口向中国推销这些“毒民主”和“毒自由”,这些民主自由之药要嗑你们自己嗑,少到我们这里贩卖。

作为一个中国人表完态,想进一步说说最近两年都很火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演讲。

如果大家还有记忆,2016年来自湖南长沙的中国留学生何江,曾经作为毕业代表第一次代表中国留学生站上哈佛毕业典礼演讲台。去年,那场差不多7分钟的演讲非常火,被广泛传播,占豪当时也转发了,并对他的演讲内容非常感动。

然而,今年来自云南杨某的演讲却着实恶心到了中国人,中国在美留学生几乎一片反对,中国社交媒体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对杨某进行了抨击,直到舆论发酵的第二天杨某道歉才看到一些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认为这是给杨某扣帽子云云。

关于这次事件为何杨某被骂成猪头,占豪在昨天文章《为什么那个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毕业演讲后被骂成猪头?丨微解读》中已经详细阐述,今天占豪将去年和今年两个中国留学生的演讲连起来看却不禁让人心中一紧。因为,如果将两个演讲连起来看,会发现2016年何江的演讲描述的是一个科技落后的中国,中国需要美国向中国传播科学,中国需要引进美国的科学;今年,杨某又描述了一个封闭、专政缺乏自由和民主的中国,意思是中国需要引进美国的所谓民主、自由。

占豪是中国第一代网民,20年的网龄从来没有看到过中国留学生演讲这么有系统两年内如此进行传播的。再考虑到杨某推销的是所谓的民主自由,以及马里兰大学对杨某的力挺,让人对这两年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名牌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在中国传播的目的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我们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2016年何江的演讲是为今年演讲内容传播做铺垫呢?为此,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好专门仔细看了几遍何江2016年的演讲。

何江在2016年演讲中,首先用自己的在读初中时被毒蜘蛛咬伤右手的经历作为演讲切入。根据何江后来说过去了15年,说明那是2001年,出生在1988年的何江那年13岁,考虑到农村5年制何江那一年应该读初二。

他在演讲说,他读初中的时候被一只有毒的蜘蛛咬了手,他妈妈没有带他去医院而是进行了火疗,他妈妈用布裹住他的手指很多层后沾上酒精烧了两分钟。为了搞清楚何江到底面临怎样的状况,占豪查阅了湖南蜘蛛的分布情况。在湖南乡村中常见的蜘蛛包括家隅蛛、大腹园蛛、温室希蛛、中华涡蛛、壁钱蛛,这些蜘蛛都基本五毒。事实上,中国的毒蜘蛛本身就很少,譬如海南捕鸟蛛和新疆的地穴狼蛛是毒性较大的蜘蛛,但湖南这不是这两种蜘蛛的栖息地,所以占豪认为湖南应该没有毒性特别大的蜘蛛,所以被蜘蛛咬伤大概也就是起个红包之类的,可能比马蜂叮一口要轻多了(当然,查阅的资料可能不全,如果有相关更全面的只是可以留言让占豪再多掌握点知识),这可能是何江妈妈没有带他看医生的最重要原因。记得占豪小时候被一群马蜂在脑袋上叮了几十口,当时的处理方式就是挤出来抹上清凉油,也没去医院,事后肿了两天就好了。当然,何江这里主要是在说明中国农村的落后,这一点在后面演讲也得到了证实。

他接着说,他在中国农村长大,在他出生的时候(1988年)村子里面没有汽车,没有电话,没有电,甚至也没有自来水。所以当然不能轻易的获得先进的现代医疗资源,他还强调说那个时候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医生可以来帮我处理蜘蛛咬伤的伤口。

何江出生的宁乡县隶属于长沙市,是湖南省会的下辖县。何江出生的村庄在百度上距离长沙市的直线距离约30多公里,开车路线差不多50公里。一个省会城市的县,1988年还没通电吗?占豪所在的农村比何江所在的农村偏僻多了,但大约1988年也通电了,当然电话是到1990年代初才有,村干部家和比较富的家有,汽车其实在1980年代初就可以见到了,当然不是说村村都有,但也不太难见到,不知距离长沙三五十公里的地方是否如此落后,的确不是很了解。但有一点何江至少是说得逻辑不顺的,农村除非特别缺水的地区,长久以来大多用的是地下水而非自来水,所以农村一般情况下应该是先通电、然后再通电话,最后才会通自来水。所以,所谓甚至也没有自来水这种说法有些脱离生活现实。

现在,宁乡县在全国百强县中排名三十多位,中部第三经济强县,人均GDP2016年8.7万,比一般城市都富。2001年,长沙人均GDP达到1.24万,其中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3153元。2001年宁乡县的人均收入3153元,经济绝对不差。而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的家乡当时农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才2100元,而当地的情况是自1980年代村村都有小诊所,乡镇有卫生院。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经济更发达的宁乡县找不到能处理被蜘蛛叮一口的医生。更何况,距离长沙也就50公里的路程而已。当然,在占豪看来,由于长沙的蜘蛛毒性不强,实际上也并不需要特别专业医生的处理。

上面说那么多,并非质疑什么,只是想说中国虽然落后,或许并非如何江说得那么落后,更别说现在的中国早已今非昔比。单纯看何江那篇演讲,坦率说真的很好,占豪在昨天还转发了那个视频。但是,如果将这两次演讲放在一起,连续两年都是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演讲,一个说中国科技落后需要帮助,然后接着就是中国专制、不自由需要美国民主、自由的“良药”,那这事就让人觉得不那么简单了。像何江的演讲,在他自己看来可能就是一个演讲,而且是一个不错的演讲,但在整个事件中或许就是某种舆论战的引子,而杨某的演讲才是打向中国舆论场的子弹,目的还是要通过宣扬所谓的美国民主自由来蛊惑中国年轻人的思想。

然而,估计让某些人吃惊的是,没想到中国舆论竟如此反应。当然,他们永远不会明白,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早已给中国上了十多年的民主、自由课,中国的台湾、香港在所谓的西式民主下搞成什么样了中国老百姓都看在眼里。事实摆在眼前,不是你吹嘘什么就是什么,也不是你忽悠什么就是什么,中国人有眼睛可以看,有心可以想,那些已经过了时代的“旧社会把戏”早已被中国新一代年轻人免疫。

洗了!歇了!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