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次的背叛和出卖,最亲密之人就在身边,她却不正眼一看-青年力

两个月前她是总统,两个月后她是蠹虫。

她被戴上手铐,押上法庭。荣光已成为过去,等待她的,只有羞辱和牢笼。

看了5月23日朴槿惠受审的视频和照片,还是非常感慨。法庭上的一些细节,更透露出丰富的信息。

细节一:

无数次的背叛和出卖,最亲密之人就在身边,她却不正眼一看-青年力朴槿惠戴手铐出庭,虽然仍旧是盘发,但发髻散乱,目光呆滞,神情憔悴,衣服上还标着自己的囚号:503。

细节二:

无数次的背叛和出卖,最亲密之人就在身边,她却不正眼一看-青年力同庭受审的,还有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两人并坐一排。这也是亲信门丑闻爆发以来,两位老朋友首次见面,但两人形同陌路,没有任何眼神交流。

细节三:

在法庭上,副裁判长询问:“朴槿惠被告人,你的职业是什么?”

朴槿惠面无表情回答:“无业。”

手铐,囚号,这可能是朴槿惠以前万万没想到的。这位冰公主,以前心中装的都是国家大事,为国奉献。

但最终,她将自己奉献到了牢笼。旁边的崔顺实,曾和她情同姐妹,现在却不正眼一看,也可知她心中的怨恨和波澜。

我的一位同事说,这不是闺蜜,这是口蜜腹剑,两人相拥着走向地狱之火。

但朴槿惠还在苦苦挣扎。

在法庭上,面对从三星等大企业处收受59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6亿元)贿赂等共18项罪名,朴槿惠一概否认,认为自己无罪。

但总统任上被弹劾下台,很快被拘捕审查,现在又被戴拷押上法庭,朴槿惠无论如何辩解,已不可能自证清白。

按照韩国的相关法,受贿额度超过1亿韩币(约合人民币60万元),即按照“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的规定,就要面临10年以上,甚至是无期徒刑的处罚。如果朴槿惠592亿韩元贿赂被认定,她很可能面临终身监禁。

朴槿惠熟读《三国演义》,她特别欣赏赵云的勇猛、忠诚和坚毅。她从没有机会认真恋爱,但却公开表示,如果要找爱人,应该是赵云式的。

无数次的背叛和出卖,最亲密之人就在身边,她却不正眼一看-青年力但赵云能大战长坂坡,从乱军之中全身而退,一战成名;朴槿惠却注定与丑闻相伴,她没有家庭,也将被这个国家彻底抛弃。

想当初当选总统,万民拥戴,何等风光;现如今法庭受审,人人鄙夷,何其仓皇。

她一生献给国家,却没能战胜自己。这样的人,又何止一个朴槿惠。

(二)

按理说,朴槿惠真不应该到这一步的。

她早年丧母,后又丧父,仅有的弟弟妹妹,还都对与她反目,她也没有家庭,没有子女,完全是一个“嫁给国家的女人”。

那么多钱财,她要来何用?

最不应该贪财的人,往往贪了最多的财。这就是人心叵测。无数次的背叛和出卖,最亲密之人就在身边,她却不正眼一看-青年力

她的一生,遭遇过无数次的背叛和出卖,但她又背叛了韩国的国民。她的密友利用她圈钱,她也乐于满足她们的条件。在“世越”号发生海难,数百名家长哭喊着自己的孩子,她的国民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不知所踪。

她确实也很可怜。但也有朋友说,可怜她,谁可怜“世越”号沉船上的那些亡魂。

一位网友说:从她身上,没有看到女总统的辉煌,只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孤独和悲哀。

朴槿惠的悲剧,应该有她个性上的缺陷。她自传的书名就是《绝望锻炼了我》。当时看到这个书名,就觉得一股哀怨之气铺面而来。

疏离孤独,长期重压,造成了她性格方面的两极化:极端信任和极端不信任、极端憎恨背叛与极度担心背叛——这是长期研究韩国政治的学者的普遍共识。

一些人认为,韩国总统都没好下场,是青瓦台风水不好。

青瓦台长大的朴槿惠,后来风光回到青瓦台,最后又被驱赶出青瓦台,现在沦为阶下囚。真所谓:你看他起高楼,你看他宴宾客,你看他楼塌了。

这不是青瓦台风水不好,而是被闺蜜坑惨了,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人心坏了。

最后几点看法吧:

第一,这场对朴槿惠的世纪审判,暴露出的,是韩国官商勾结的现实。总统被闺蜜操纵,官员向财阀索贿,财阀又通过贿赂谋求利益,一幕幕官商勾结的丑闻,比电视上的韩剧更加精彩。

第二,朴槿惠的遭遇,更说明韩国法治的进步。她被戴上手铐押上审判台,没有是总统而享受特殊照顾。同时被囚禁的,还有韩国最大财阀三星掌门人李在镕。刑不上大夫,至少在韩国已不可能。

第三,伸手必被捉,莫以为没有报应。这一点不多说了,引用北岛的两句诗吧: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第四,朴槿惠可怜的最终归宿。在韩国,几乎没有一个总统得到善终。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被刺杀,其后的全斗焕和卢泰愚成为阶下囚,金泳三、金大中、李明博则都因为家人贪污,反复鞠躬道歉,身败名裂。退休后不堪腐败调查的卢武铉,2009年纵身跳崖,以最激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毁誉参半的一生。

朴槿惠的结果会是什么?

她会平静地接受刑罚和羞辱,还是会刚烈地告别人生?

一切都很难说,但回想人生的跌宕起伏,她肯定会感慨万千:作为一个女人,为什么一定要趟政治这摊浑水。

唉,她确实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还是希望她能安享晚年。

在风光之时,朴槿惠曾告诫某记者说,人生在世,只求心安理得就好了。

不知戴手铐站在法庭上的她,是否还能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