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是一个交易“预期”的市场。那些可以影响预期的机构或者个人,就是这个市场中的超级玩家。他们创造和利用各种各样的工具,向人们灌输市场走向这样或那样的预期。很显然,在这个游戏中,获利的机会,属于预期的操控者。而游戏的目的,就是要使更多的“韭菜”玩家,陷入超级玩家们设计的预期陷阱,并在韭菜们最兴奋的时候,手起刀落。

信用评级机构,在这样的一个预期市场中担任类似裁判员的角色。然而,这样的一个裁判员,却也是游戏的直接参与者。

电影《大空头》中有这样一段情节,彼时美国的房贷违约率已然开始上升,而相对应的房地产抵押贷款证券市场却依旧牛气冲天。已经对此类证券进行了做空操作的对冲基金经理Mark Baum,愤怒地闯进标普(一家顶级评级机构)的办公室,质问其工作人员:为何在房贷违约率这么高的情况下,以房贷为标的的金融衍生产品,还享受着3A的最高信用评级?这位标普的工作人员被Mark纠缠不过,索性道出自己的苦衷:您看,穆迪(另一家顶级评级机构)可就在我们隔壁。如果我们不给这些金融产品高评级,他们马上就去隔壁了。这些金融产品的评级依旧会很高……与其这样,还是我们自己赚这笔评估费吧!

穆迪这样的调级,我们继续不Care-青年力

《大空头》剧照(图/豆瓣)

原来,裁判员也是市场的一部分。还是乙方!

虽然主权信用评级不存在评估费的问题,位于华尔街的穆迪和标普,不管从主观上,还是客观上,仍然存在偏颇的可能。还记得欧债危机吗?三大评级机构与华尔街的超级玩家们配合默契,逐一做空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等一系列欧盟国家,引发一轮又一轮的恐慌。而更滑稽的是,2010年上半年,深处欧债危机之中的西班牙主权信用的评级还是3A,而蓬勃发展的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只是A而已。

这次穆迪调低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主要提出两个理由。一个是说中国的增长展望堪忧;二是说中国政府的负债率可能会略有升高。说实话,这两个理由实在都有些牵强、无力。

中国第一季度的宏观经济数据可以用“亮眼”来形容。不仅GDP的增长率(6.9%)超过了普遍预期,经济结构转型的成果也越来越明显。与之相较,美国今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长率只有可怜的0.7%,是预期的一半,创三年来新低。并且,对之前经济增长起到支撑作用的耐用品销售下滑,房地产新开工量环比跌6.8%,非农就业人数增长也大幅缩小。不知穆迪的研究员为何对这些实打实的数据视而不见?又是如何判断出中国的“潜在”增长可能会疲软的呢?

穆迪还着重强调了中国政府债务可能会上升的问题,指出:2018年,中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可能达到40%,2020年达到45%。暂且不论这个预测到底站不站的住脚,即使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我国公共负债率真的达到穆迪估计的水平,又怎么了?能成为降级的理由吗?从绝对水平上来讲,即使按照较严格的欧盟《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对财政状况健康标准的规定,45%的公共负债率都远远低于60%的健康线。更何况中国现在的政府负债率是36.7%,且与上年相比,并未出现明显的上升趋势。

穆迪这个45%的预测从何而来?从横向比较来看,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2013年美国联邦政府负债率达到104.5%,IMF预计2018年会达到105.8%,2013年加拿大和德国的中央政府负债率分别是89.1%和78.1%。而这些国家的主权评级可都是3A!就连2012年财政负债率就达到了237.3%的日本,穆迪的主权信用评级都有Aa3!

讲真,这样混乱的评级我们不稀罕。哦,还忘了说了,咱们36.7%的公共负债率可是中央政府加上地方政府的所有债务,而刚才提到的这些国家的负债率可是只考虑了中央政府的。更不用说中国各级政府持有的资产规模,远非这些国家可及,这表明我国政府具有比这些国家政府强得多的偿债能力。当然,这些事情穆迪自然也是忘了说了。

这次降级,不但原因“莫须有”得很,这个时间点的选择,也是十分莫名其妙,或者说是,“妙不可言”。如前文所述,中国经济运行良好,经济结构升级明显,科技和创新能力持续加强,投资、消费、外贸增长稳健,国际影响力提升,房地产市场泡沫得到一定控制。金融监管加强,虽使市场短期承压,但降低了中长期爆发系统风险的可能,并且促进了资金进一步向实体经济流动,加强中国的“生产性努力”。所有这些变化,都对中国国家主权信用有正面作用。

倒是美国,资本市场泡沫丛生。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美国实体经济增长几乎是停滞的,倒是股票市场屡创历史新高。四月以来,美股不顾一季度难看的经济数据,继续疯狂上涨。同时,进入5月以来,10年期与2年期美债收益率的息差持续缩小。5月23日,10年期美债的收益率只有2.29%,而2年期美债的收益率是1.31%,两者之差不足1%。这证明市场对美国的长期经济发展并不看好。

同时,5月17号,受特朗普泄密事件影响,标普500指数单日下跌1.82%。 根据美林银行分析师Benjamin Bowler的研报指出,这是不到一年时间里美股第三次出现如此大的单日跌幅,从1928年算起也仅是第18次。这种短期的快速大幅波动,证明市场是高度紧张的。

穆迪这样的调级,我们继续不Care-青年力

特朗普泄密事件对全球资本市场造成的影响(图/央视新闻)

然而,受贪婪的驱使,随后美股又迅速反弹。如Bowler所说,美股抛售本应被视为风险事件,现在却似乎都被看作是超额收益出现的机会。他表示对这种现象不能理解,认为这可能是一种“逢低买入”的条件反射行为。我却认为,这种不可抑制的贪婪驱动,这种超出理性范围的癫狂,不正是金融市场崩盘前的一贯表现吗?

穆迪在这个时间调整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是在转移注意力?还是为华尔街的超级玩家在离场前尽可能多地收集“韭菜”接盘?我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调低信用评级对弱国而言,就是华尔街吹响掠夺之战的号角。然而中国,已不是刀俎上的鱼肉。评级,你可以随便调低;进攻,恐怕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