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通俄案”就像核弹爆炸一样在华盛顿引发巨大震荡,成为美国政治中的头等大事。

与“水门事件”相比,这件事更应让人回忆起的是一桩尘封多年的苏联高官“通美案”——很多人相信正是因为这位苏联高官“通美”而加速了苏联垮台。如今,“通敌”这种事竟也在美国上演,即便还未最后定论,也足以让美国人惊出一身冷汗,并且绝对算得上是美国的奇耻大辱。

如何判定和处理“通俄案”,成为摆在美国政治家们面前的一道巨大难题。未来,“通俄案”不仅会持续挑动人们的好奇心,还将对特朗普政府的执政能力构成极大考验,更可能成为影响美国政治甚至美国国运的标志性事件。

1、“通俄案”愈演愈烈

人们对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之间关系不正常的怀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早在2016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对俄罗斯不同寻常的暧昧态度,就引起广泛关注。人们发现,特朗普对谁都可以随口损上几句,唯独对俄罗斯和普京从未恶语相加。

2016年12月,特朗普如愿当选总统没多久,媒体便披露出俄罗斯通过干涉总统选举而暗助特朗普胜选,一时间舆论哗然。

2017年1月,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和国家安全局等情报部门发布报告,宣称有确切证据表明普京亲自指挥了此次“干选”活动,并明确指出“俄有意帮助特朗普赢得选举”,从而将特朗普与俄罗斯的不正常关系问题摆上台面。

同一时期特朗普提名蒂勒森为国务卿,因后者与俄瓜葛太深而备受争议。当特朗普决意任命弗林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奥巴马总统更是语重心长地警告“此人绝不可用”。果然,弗林上任不到一月,就因未如实报告与俄的私下互动而被迫辞职,“通俄门”正式爆发。

此后,在民主党人和自由媒体合力围剿下,司法部长塞申斯和特朗普其他侧近人士私下与俄互动的更多情况公布于众,人们越来越感觉到特朗普摊上事儿了。

3月20日,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在国会作证时透露,FBI正就“通俄”事件展开调查,标志着“通俄门”升级为“通俄案”。

5月9日,特朗普突然宣布解雇科米,并私下对俄罗斯人说“终于解除了巨大压力”。

媒体还接着放大招,陆续爆出一系列涉嫌干涉司法的猛料——特朗普曾私下要求科米对其个人表示效忠但被拒,特朗普要求联邦调查局中止对弗林调查等。

事态愈发胶着起来。

当前,司法部和国会已组建专案组,要对“通俄案”一查到底。

2、犹记当年“通美案”

“通俄”绝不是小事。即便是同一般的外国政府发展不正当联系,已是触犯了政治大忌和法律红线,更遑论美俄(及此前的美苏)还是斗了几十年的宿敌。

因而,弄清特朗普团队究竟有没有与俄共谋,以及“通俄”的性质、范围、程度与实际结果,就显得异常重要。

对此,现阶段仍难下定论,但将其与一桩尘封多年的苏联高官“通美”事件做比较,或许有助于我们拓展在此方面的理解。

这位高官就是当时主管全苏联意识形态工作的雅科夫列夫。

据前苏联国防部长德米特里·亚佐夫等人回忆,有可靠情报显示,当时位高权重、俨然是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左右手”的雅科夫列夫,早在1960年代赴美进修期间就已被美国情治部门策反,成为“第五纵队的思想家”。当苏联情报部门向戈尔巴乔夫汇报此事时,戈尔巴乔夫并未予以重视甚至还有意袒护。

正是雅科夫列夫帮助戈尔巴乔夫力推的“新思维”、“公开性”运动,使苏联舆论导向出现偏差继而出现社会混乱,最终导致苏联解体,被一些人视作美国对苏和平演变的成功案例。

3、历史总有相似

与当年这桩苏联高官“通美案”相比,眼下这桩“通俄案”中有几个事实值得强调:

一是弗林也算得上是位高权重。弗林曾短暂担任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职是总统在国家对外和安全事务中最重要的参谋助手,对国家决策影响极大,一旦用人不慎将后患无穷。

二是弗林也很可能被俄收买。前任司法部长耶茨5月在参院作证时称,弗林“很可能受到俄罗斯勒索”;能在公开官方场合这么讲,必定握有充分证据。此前媒体就爆出2015年几家和俄罗斯有联系的公司(甚至包括一家与俄情报机构有关的公司)曾向弗林支付逾6.5万美元,还爆出弗林曾收取土耳其政府53万美元——看起来弗林拿外国政府的好处已是家常便饭。

三是都得到领导人袒护。据媒体报道,特朗普曾罔顾法律的严肃性和事态的严重性,向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私下求情说,“弗林是个好人,你就放过他吧”。当年戈尔巴乔夫袒护雅科夫列夫,引来后人对戈尔巴乔夫的诸多怀疑,如今特朗普也这么做,难免令人浮想联翩。

4、真相扑朔迷离

弗林“通俄”显然并不是问题的全部。除弗林外,还有其他多位特朗普侧近人士与俄罗斯往来频繁,特朗普本人同俄罗斯的关系更是扑朔迷离,这就使事情异常复杂。由于事关重大,有关部门的表态都相当谨慎。但从特朗普对俄一直“嘴下留情”,到手下这么多人与俄私下互动,甚至到弗林事发仍百般袒护,已经很难说特朗普本人与“通俄”事件没有半点干系。

或许特朗普只是像欧洲某些民粹主义者那样本能地以俄罗斯和普京为尊,或许特朗普只是希望绕开国内反俄势力阻挠与俄罗斯密谋一些战略突破,或许是身边人办公事的过程中偷偷拿了俄罗斯的好处但特朗普本人并不知情,也不排除是国内政治斗争和反特媒体的选择性报道夸大了事态的严重性。

但是,如果考虑到上述苏联高官“通美案”的惨痛教训,考虑到冷战结束以来20多年俄罗斯人的内心感受,考虑到俄罗斯情报部门的行事风格和谋略本领,考虑到美俄关系这几年的剑拔弩张和俄罗斯的不利处境,人们完全有理由从更宽广的视角,去思考当前这桩“通俄案”的来龙去脉与前因后果——或许真相足以让美国惊出一身冷汗。

5、“通俄案”是个大难题

感觉归感觉,法律是法律。

要查弗林个人“通俄案”或许相对容易,若要从法律层面确认特朗普团队及特朗普本人是否主动与俄共谋可就难了。

美俄之间尽管敌对,但毕竟还有外交关系。

特朗普团队在竞选前后与俄罗斯政府的交往互动,哪些属于正常范围,哪些超出正常范围,其实是很难断定的事。

聪明人之间办事往往心照不宣、不留痕迹,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暗中相助到底事先知不知情,也很难断定。

俄罗斯“网络干选”到底是否决定性地改变了大选结果,也是没有答案的哲学论题。

特别是,特朗普本是个自由随性的生意人,从商期间同俄罗斯的经济往来以及其他不为人知的互动是否违反了当时的法律,是否影响到其从政后的政治立场,以及这种影响是否同国家利益相冲突,同样是很难断定的事。

判定已不易,处理更棘手。尽管这是必须依法处理的事,但更重要的还是政治。试想:如果案件越查越深,并且大张旗鼓地不断抖出惊人猛料,向外界发出特朗普政府与外国政府共谋甚至受人胁迫的暗示,这虽然遂了民主党人的愿,但无疑是报了党派的仇却丢了国家的丑,国家颜面扫地是任何一个讲政治的美国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将整个特朗普团队的“通俄案”最终缩小为弗林个人的“通俄案”,将全部责任推给弗林一人来担,看起来好像可以大事化小,但恐怕无法解释为何特朗普本人及其团队都对俄如此亲善,既难消除公众怀疑,民主党也不会善罢甘休。

如果最终证据不足或根本查无实据,一切都被归为捕风捉影或反应过度,或者干脆自认“吃了哑巴亏”,则既无法向全国民众交代,更会让国际社会看了笑话。

总之,如何判定和处理通俄案,已经成为摆在美国政治家们面前的一道天大难题。

6、“拖字决”的后果

拖而不决更不是办法。“通俄”案取证并非轻而易举,推理时必须慎之又慎,因此有人估计到最终结案很可能历时数年。

在这种有意无意的“拖字诀”之下,人们的关注度会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步消逝呢?答案显然是不会,因为这件事太大了。而且,这种“拖字诀”不仅不会解决问题,还会对美国政治带来越发严重的负面影响:

首先是全民的沮丧。人们每次看到特朗普在媒体上出现,都会想到自己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居然有可能是在外国政府帮助下当选的,甚至还同外国政府有着说不清的关系,民主党人肯定会越想越生气,即便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也会心里堵得慌。

其次是政府的“空转”。特朗普团队本来就是个小圈子,各部门干部远未配齐,今天这个被查,明天那个被查,怎能安心治国理政?而且特朗普对外政策尤其是对俄政策中的很多举措,难免被人带着有色眼镜加以严苛审视,对政府施政空间构成极大约束。

最后是政治的内耗。长期以来,民主、共和两党之间磕磕绊绊乃是常事,但多是政见不合,很少有在政治忠诚方面的相互攻击。如今“通俄案”使两党势如水火,两党合作已是难上加难。国内不睦,诸事不成,即便是美国国家治理的四梁八柱再稳固,长期这么折腾下去也必将伤及国本。甚至可以说,“通俄案”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可能成为影响美国国运的分水岭式事件。

中国显然不能以吃瓜群众的心态看待这桩“通俄案”。无论是从美国内政之乱的外溢效应角度,从美俄密谋中可能包含的涉华内容,从当前大国博弈新动向新特征的角度,还是从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通俄案”都有很多值得我们持续跟踪、深度研究和认真总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