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恐袭为何接二连三?到底得罪了谁?对世界影响几何?-青年力

最近英国有点烦恼,在过去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英国已经遭受了三次恐袭:

第一次:

当地时间2017年3月22日下午14时许,一名男子驾驶汽车在英国议会大厦威斯敏斯特宫附近的威斯敏斯特桥上冲撞行人。驾车男子下车持刀攻击在议会大厦外执勤的警察,并企图闯入议会大厦。这次恐袭共造成5人死亡,40多人受伤。

第二次:

当地时间2017年5月22日22点35分(北京时间23日凌晨5点35分),英国曼彻斯特体育场发生爆炸,英国警方称曼彻斯特体育场爆炸系自杀式袭击,袭击者身亡。2017年5月23日,极端组织IS通过其“通讯社”Amaq对外声称,对曼彻斯特体育场爆炸案负责。爆炸造成22人死亡、59人受伤。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于23日宣布,英国将恐袭威胁级别提升为最高级--“危急”,这是十几年来的首次。

第三次:

当地时间2017年6月3日晚,英国伦敦的伦敦桥附近,一辆汽车冲撞行人。继伦敦桥汽车撞人事件之后,伦敦桥附近的巴罗市场以及沃克斯豪尔地区也相继报告伤人事件。伦敦警方表示,伦敦桥和巴罗市场事件为恐袭,但克斯豪尔地区事件与上述两事件无关。目前恐袭已经造成7人死亡,48人受伤,另有3名袭击者被击毙。

3个月内,3次恐袭,死亡三十多人,伤一百多人,这样的恐袭频次和严重程度在中东、北非就是家常便饭,媒体也就是简单报道一下有这个事就行了。但是,发生在英国这样的西方发达国家,性质就不一样了,全球关注。

那么,为何英国突然遭受如此频繁的恐袭?英国到底是造了啥孽,又得罪了谁呢?这对英国、欧盟的政治发展又有怎样的影响呢?

英国为何遭受频繁恐袭?英国遭受恐袭是早晚的事情,这一判断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早就分析过,原因有三:

一、IS在2011年到2014年逐渐发展壮大后,向外扩张是必然。

IS本来是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一个分支,其发展壮大完全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搞出来的。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2008年世界爆发金融危机,2010年爆发欧债危机。为了将危机转嫁出去,2011年美国发动了阿拉伯之春运动,在西方支持下,和平演变从北非开始向中东扩散,美欧为了加速推翻卡扎菲政权,于是大批自主中东恐怖组织到利比亚打内战,IS就是在这一时期得到快速发展,并在2012年之后在叙利亚内战和伊拉克内战中发展壮大。

IS发展壮大,向外扩张恐怖主义是必然的,因为只有恐怖主义才能让IS快速发展、成长和壮大。所以,无论用什么方式,IS在西方给喂大后向更广泛的范围内扩张是必然的。而且,由于有大量难民作为发展基础,IS的扩张会非常快,这也是为什么卡扎菲在临死的时候警告西方说如果西方插手,很快讲付出惨重代价。现在再看当时卡扎菲的言论,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西方除了干涉利比亚之外还干涉了叙利亚。

二、俄罗斯强势介入叙利亚内战,IS遭遇重创,必然向中东以外扩散。

IS之所以这么快扩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2015年9月俄罗斯强势介入叙利亚内战。在俄罗斯介入之前,IS在之前的5年时间里是在西方的支持下快速发展的,俄罗斯重拳出击重创IS,于是大量IS恐怖分子借助难民潮向外扩散,其中大量IS随着难民涌入欧盟国家。

三、欧盟接受大量难民必然掺杂大量极端主义者和IS,大量英国恐怖分子从中东回流。

从2015年开始,欧盟开始张开怀抱接纳难民,不接收难民成了政治不正确,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涌入欧盟国家,当然也包括英国。那么多IS和极端主义者隐藏在这些国家,恐袭不是早晚的事吗?更为重要的是,英国到中东参加所谓圣战的极端主义者数以千计,这些人在战场上历练完回到英国,他们不制造恐袭又怎么可能?

四、互联网的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快速传播加速IS向外扩散。

互联网时代是信息爆炸时代,极端主义者通过互联网社交媒体传播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思想,而欧盟国家根本没有自己的社交媒体,美国公司又怎么可能听欧盟国家的管理?何况美国自己也管不好。所以,这些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信息在欧盟国家快速传播,这也是爆发袭击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么,为何英国最近才遭受频频恐袭呢?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根本原因有三:

一、时间因素。

恐怖主义扩散有个过程,相对于德、法等西欧国来说,英国要保守得多,他们接收难民的数量和力度都要小得多,所以相对来说在英国的恐怖主义力量增长比德、法要慢,这是为何恐袭先在法国发生,后再德国发生,现在又在英国发生的根本原因。时间顺序和政府的政策、国家的安保力量直接相关。

二、英国脱欧。

英国脱欧使得自己与欧盟国家离心离德,这必然会影响到英国与欧盟的情报共享。法国、德国之前连遭恐袭,他们的安保系统必然对恐怖主义威胁加强了防范措施,但这些防范措施很大概率并未与正在脱欧的英国共享,英国自然也就无法从中得到有益的情报和信息。更何况,可能在欧盟政客心中,英国乱一乱对延缓脱欧有好处,他们也不愿意共享信息。所以,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英国脱欧对英国对恐袭的防范能力有较大影响。

三、英国提前选举。

英国为何提前选举?特蕾莎·梅是希望乘着保守党支持率遥遥领先工党的情况下赶紧进入到自己的首相任期(特蕾莎·梅是半路解体卡梅伦担任的首相,任期短给其政治生命带来不确定性),这样她就可以继续推动英国脱欧,于是决定提前大选。但是,就在特蕾莎·梅4月18日宣布提前大选后,5月22日和6月3日不到两周的时间里遭受两次恐袭。在英国加速推进脱欧的大背景下提前大选,必然加剧内部政治博弈,也会影响到英国各个部门支持不同党派工作人员处理相关问题的态度。那么,这就不能排除,英国的情报机构或安保部门在处理恐袭情报和相关事务时怠慢。一旦在这种事上思想有怠慢,那不出大篓子才怪。

事实上,英国可能的确存在怠慢反恐情报的事情。在5月22日恐袭发生后,《每日邮报》曾援引安全领域的消息人士报道,曼彻斯特恐袭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曾警告英国情报机构军情五处称,萨勒曼阿贝迪隶属“伊斯兰国”的北非分支,且正策划在英国发动恐袭。这事还直接惹恼了英国,于是英国方面以影响案件调查为由暂停了与美方分享相关情报,甚至连首相特蕾莎·梅都打算找美国总统特朗普“说道说道”。

特蕾莎·梅为啥要找特朗普“说道说道”?还不是因为这种信息会影响到英国大选的选情吗?事情也的确如此,在5月22日恐袭发生后,特蕾莎·梅所在的保守党支持率44%,而工党当时只有31%,相差13个百分点。5月22日恐袭发生后,两党支持率的差距很快被缩小到只有8个百分点,在6月3日恐袭前工党与保守党的支持率差距只有3个点了。如今,伦敦再遭恐袭,伦敦大选临近选情出现了逆转倾向。在这种情况下,特蕾莎·梅当然会对白宫恼怒,要找特朗普“说道说道”。

当然,英国今天的一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英国政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当时英国是作为盟友与美军共同行动的,所以英国是阿富汗的入侵国之一。2003年伊拉克战争,英国虽然没参与,但伊拉克战争是美国中东政策的延续,英国依然是美国的支持者。中东恐怖主义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最初基地组织就是美国和沙特在1980年代为了反前苏联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扶持起来的,后来成为恐怖分子核心成员的几个人还曾作为贵宾访问过白宫。苏联解体后,拉登开始反美,所以本身中东的恐怖主义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制造出来的。2001年和2003年发动两场战争使得中东成了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2011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推动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及利比亚战争,使得IS快速发展壮大。

在2012年至2015年,为了推翻反叙利亚政府,美国、英国、法国、土耳其等北约国家和沙特等海湾国家没少支持IS,伊拉克政府官员还曝光过英国直升机给IS投送军事装备和物资,而美国媒体也曝光过IS的军械和战地用品不少都有美国军用的字样。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英国现在的结果其实是过去一二十年时间甚至更长时间里逐渐埋下的苦果,现在只是刚刚爆发而已。

不过,这事对欧盟来说倒不一定是坏事,因为英国接连爆发恐袭使得之前支持率很高的保守党可能下台。如果保守党真的下台,执政的工党很可能会把脱欧进程给拖下来,这对欧盟来说当然是好事。

不过,对英国来说,接下来的安保压力会更大,因为接连的恐袭会刺激更多极端主义者走这条路。英国,正在为过去些年自己的错误埋单!当然,倒霉的还是英国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