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300年前,它是世界的霸主;100年前,它是中国屈辱的祸首。

但世道轮回!现在的英国,荣光都已散去,几乎到了历史上最落魄的时候。

殖民地几乎都已失去,与欧洲大陆也成了陌路;更糟糕的是,本土还在裂变,悲剧不断上演。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遭顶头风”。

最近三个月,一个月一起严重恐怖袭击事件。雾霾已经消散,但整个英伦,笼罩在一篇恐怖气氛中。

最新一起——6月3日,伦敦桥袭击,恐怖分子驾驶面包车高速冲向人群,三名男子跳下汽车,拿着大砍刀,见人就砍,如同当年中国昆明的砍人事件。多人被捅死,三恐怖分子最终被击毙。

突如其来的恐袭,让夜晚的伦敦成为地狱。警察在很多地方疏散民众,要求所有人立刻撤离,现场警方不停地高喊:“KEEP MOVING!(不要停!)”

上个月一起——4月22日,曼彻斯特体育场发生恐怖袭击,当时正在举行一场音乐会,可怜很多人瞬间成了亡魂,共22人死亡,包括不少儿童。

事发后,英国曾将恐袭威胁级别提升为最高级的“危急”,这是十几年来的首次,但也没能阻止伦敦最近的这次恐袭。

再之前一起——3月22日,一名凶手驾车冲向英国议会大厦,多名无辜路人遭遇碾压丧生。正在议会内开会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被塞入一辆捷豹轿车,火速离开。议会关闭,所有议员和记者被立刻转移到安全场所。

凶手随后被击毙,事件共造成多人死亡,20多人受伤。

一个月至少一起严重恐怖袭击。

这种近乎常态化的恐怖袭击——很多似乎是独狼式的进攻,而且就使用简单的汽车和砍刀,让昔日还算安静的英国,可以说已没有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3月22日这一天,正是布鲁塞尔机场和地铁站恐怖袭击一周年。那次惨烈的袭击,共造成32人丧生,300多人受伤。

英国,则成为近来受恐袭冲击最严重的欧洲国家,甚至比某些中东国家更加危险。

很多因因为脱欧而心存观望的各国企业家,或许更会与伦敦“轻轻地告别”。

(二)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英国的问题,其实是欧洲国家共同面对的难题。

巴黎、布鲁塞尔、伦敦、马德里,等等,这些欧洲名城,在过去几年,都无一例外遭遇过惨烈的恐怖袭击。

在欧洲国家中,英国和法国曾是昔日的殖民地霸主,但现在却成了恐怖袭击的难兄难弟。

去年,法国遭遇恐怖袭击后,牛弹琴(bullpiano)在一篇分析文章曾说,这暴露出这个国家的几点治国软肋,这些弱点,同样适用于英国。

第一,过于强调人道主义的治国政策。

第二,过于纵容多元文化的民族和移民政策。

第三,在操作层面上过于疏松的安全控制。

第四,英法在国际上的非大国非弱国地位,也是恐怖分子选择目标时的一个考虑。

第五,恐怖袭击有突发性,但英国情报搜集享誉世界,恐袭频发,也说明了反恐情报工作的重大失误,007不务正业啊!

一位在欧洲工作的朋友就说,这五点中,前两点,在欧洲属于政治正确,所以没有人愿意挑明,一般人也不敢提出反对和收紧的建议。目前是典型的人善被人欺的状况。“把人道治国当做软弱可欺”,应该是欧洲领导人最应该向这个世界说的一句话。

也正是这个原因,反对移民、主张封锁边境的极右翼,现在正在崛起,这又造成一个新的恶性循环:排外加剧对立,导致一些族群更充满仇恨,更容易募集人员发动恐袭,而恐怖袭击又导致更加的排外……

除了防不胜防的极端思想传播,背后还有深刻的民生问题。去年巴黎的恐怖袭击,就已经暴露出,法国表面的繁华掩盖了一系列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和种族问题。

在巴黎周边,有一个首都贫民带;在伦敦郊区,也有很多低洼族群——这些无所事事的贫困青年,不少来自北非,他们生活在贫民窟,与主流社会脱离,也没什么工作,自然这里就成了暴力的高发区,恐怖主义传播的温床。

这也是为什么在法国、在比利时、在英国,会有那么多年轻人加入伊斯兰国;他们随后又回流到欧洲,在欧洲掀起血雨腥风。

互联网的传播,更让极端思想快速传播,将一些对现实不满者洗脑成为恐怖分子,内生性的独狼式作案,更让英国防不胜防。

这其实也正是当年卡扎菲的警告,如果自己丢掉政权,恐怖集团未来将在中东崛起,并必将攻击欧洲。

欧洲人不以为然,对利比亚照打不误,卡扎菲最终惨死,但预言却一言成谶。

(三)

可怜的英国,肯定还有新的恐怖袭击发生。

最新恐怖事件发生后,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也进行了深刻反思。她说,过去73天来的3起恐袭事件,虽然不是同一个组织所为,但它们都在一个重要的方面相互关联:

它们和伊斯兰极端主义的邪恶的意识形态紧紧相关,这个意识形态宣传仇恨,播种分裂,强调宗派主义。

恐怖分子开始向其他恐怖分子“学习”,复制他们成功的恐袭过程,恐怖主义繁衍更多的恐怖主义,这是目前的新趋势。

在反恐方面,英国在过去的几年有很多进步,但实话实说,我们国家对极端主义仍然有太高的容忍度。够了,够了!

认识太晚了!这次袭击发生在英国大选前5天,也传递出恐怖分子嚣张的气焰。

英国流年不利啊。

第一,因为要脱离欧盟,英国正在与德法等国进行艰难的谈判,如果最后不欢而散“硬脱欧”,英国经济将蒙受重创,伦敦金融城的影响将一落千丈。

第二,更可怕的是,公投开启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因为苏格兰已经公开提出,要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苏格兰一独立,北爱尔兰很可能同样效仿,如同当年苏联解体一样,偌大的英国,将只剩下英格兰的一个地方。

这个昔日拥有全球最广阔土地的日不落帝国,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一层层蜕皮,最终回到英伦三岛,而三岛,很可能也是梦想了。

英国《金融时报》就哀叹,应该不出十年,现在已经不大的英国,将彻底分崩离析。

第三、恐怖袭击接踵又来。

那个叱咤风云的日不落帝国,早已成为历史的背影。300年一个轮回,你看他起高楼、你看他宴宾客、你看他楼塌了。

每一次恐怖袭击之后,必定是一次猛烈的报复。但治标不治本的打击,本身复杂的宗教格局,往往又催生出更多的仇恨,新的恐怖袭击在酝酿中,而且,很多袭击都是内生性的。

在极端思想攻击下,西方文明似乎格外得孱弱。所以,特朗普才从来不谈民主自由,而是宣称要保卫文明。

对英国人来说,世界已经不用他们操心,他们也操不起心,他们更关心的,是当下的安全。他们希望从中国挣更多钱,尽管有时,他们仍不忘对其他国家反恐风言风语。

这种风言风语,有时更被现实打脸,成了典型的自作自受。

他们的教训,我们的警钟。世道轮回,这个世界,已经迎来了新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