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吧FB远征已经告一段落,中国的90后们利用网络表明了自己热爱和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台独的坚定立场,在互联网上掀起巨大的波澜,令无数国人叹为观止并骄傲动容。

然而这并不是国人第一次自发的大规模的反对台独运动。20年前的1996年,同样有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台独激情曾在这块大地上同样激荡过。

那一年,我们虽然早已开始了改革,但经历一系列动荡,整个国家依然贫穷,台湾人来大陆看到满目贫困,真心觉得我们吃不起茶叶蛋和方便面。

那一年,台湾地区首次举行大选,一名叫李登辉的台湾政客跃跃欲试,哦,不对,他的名字应该叫岩里政男。他提出了“两国论”,后面又发明了“七块论”,意为中国应该分裂成七块才足够普世。不过那时候这个看法并非那么荒诞可笑,因为就在那几年,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曾经有个叫南斯拉夫的国家也正在一块一块地被武装肢解着。

那一年,岩里政男野心很大底气很足,很多台独分子也充满期待。当时一隅之地的台湾GDP就达到了中国大陆的1/3,军费支出甚至还要多。台独们充满优越感的看待着对岸,觉得我们积贫落后,不值一提。

那一年,那个岛上几乎成为世界最密集的防空系统,优势的台湾空军也控制着海峡上空。在台湾军方的作战方案里,甚至还有提前出动飞机深入内地轰炸上海的作战计划。而我们空军里占大多数的还是50年代技术水平的歼6,可以想象,当这样飞机飞过海峡后,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那一年,某超级大国也和岩里政男眉来眼去,不但破天荒的邀请他访问,两支庞大的航母编队也开进台湾海峡来要挟示威。而当时我们海军最大吨位的舰艇在航母面前几乎是玩具般的脚色,用来帮助陆军渡海用的载具竟然只是全无武装的渔船。

那一年,岩里政男曾在大选前嚣张的宣称:一旦当选,就立刻宣布台湾独立。而当时我们手里能去压制台独的牌几乎没有,或许唯一能阻止他猖狂野心的也许只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和鱼死网破军事的行动。

那一年,我们的青年走上街头发出愤怒的吼声,我们的士兵激昂的写下了无数请战书,我们的飞行员则剃发并留下血书,因为也许下一次起飞的命令便是飞向对岸,就很难再有返航的机会。但这一切的悲壮在对手面前显得非常单薄,岩里正男镇静地吹嘘:有盟(gan)友(die)在,对面不敢动武的。

那一年,世界把那事叫作台海危机。然而,我们的激情和力量却没能阻止岩里政男当选台湾“总统”,巨大的屈辱感曾笼罩着那一代人。唯一收获的是,我们让台独和美国人认识到我们的决心和底线,让他认识到他们可能承受不起的巨大代价。那一年他上台后,没敢宣布台湾独立。

现在看来,那一年大概是台独最接近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一次。

我想我们应该感谢经历过这次台海危机那些50后60后70后乃至80后们。从1996年“台海危机”,到1999年“5.8”炸馆,再到2001年“4.1”撞机,我们一次次经历过屈辱,但没有绝望和自暴自弃,而是努力用双手开始了翻天覆地的时代进步。之后,这个国家就再没有给台独任何机会了。

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

这一年,我们GDP已经超过了10万亿美元,而台湾的仅为大陆规模的5%左右,也就相当于普通一省。去过台湾的朋友都有一番感慨:没什么值得我们羡慕的富庶,可为啥还有人以为我们吃不起茶叶蛋方便面?

这一年,我们的国防实力迅猛发展,我们的陆海空火箭战略支援军们也终于从屌丝走向了高富帅,成都黄田坝的黄皮歼20已经亭亭玉立出现在机场,青岛的辽宁舰也带着飞鲨挺进深海……哦,对了,那种可以媲美F22的五代机,是从1996年开始预研的,而那艘曾经名叫瓦良格的辽宁舰,也是1996年开始从遥远的黑海岸边引进的。

感谢对手,也许现在我们仍然没有足够的实力跟你在全球掰手腕,但是在家门口,我们已经有了维护自己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本钱和力量。

这一年,我们有太多太多的牌可以打了。我们青年不爽一个摇摆不定的态度就可以让JYP惊慌失措;我们一个帝吧网友的自发行动就令整个岛上媒体大呼小叫;我们的一家报纸求证一个新闻事实就可以让两个发达国家的大使馆连夜发声明澄清;甚至连台湾岛上的国民党人都在呼吁我们通过经济制裁手段打击他们在岛上政敌和对手……台湾还能独立么?台湾还敢独立么?恐怕这个贴在贴纸上梦已经离现实越来越远。

是的,我们的90后还年轻,这次在FB上,有成果,也有遗憾,得到赞扬,也受到过讥讽,但他们自信、热情、智慧、信仰和坚韧却是一脉相承下来。他们的表现令人动容,他们代表着我们的未来。

今天谈祖国统一台湾回归,也许还在受到各种内外因素的制约,也许短时间内还实现不了。但谁敢说,这个梦想不会在90后这一代人手里成为现实?

因为再过10年20年,正是90后们开始成为中国和世界脊梁骨干的时候。

因为他们说:我深深的爱着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