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断交风波又多了个毛里塔尼亚,关于这个非洲国家人们不由会问:你妈贵姓?完全不熟呀!

就在沙特带着兄弟们玩得正嗨时,伊朗今天被人怼了,连续多处被袭击,手段有自杀式爆炸,枪击,挟持人质,已造成12死,40多伤。

最关键两个地方,显然经过精心挑选,要以此来刺激波斯人的神经:

一处是伊朗政治中心--议会大厦。

一处是伊朗人精神家园--霍梅尼陵墓。

德黑兰军警虽然已经控制住局面,但国内一片紧张,接下来伊朗打算如何应对?目前看伊朗官方还是很淡定说是小事一桩。

如果伊朗被激怒,中东传统四大势力可能会陷入一场混战,肯定会影响到全球能源价格及供应,然后大国卷入,中东重新洗牌。代价就是中东尸山血海,国无宁日。

伊朗(波斯),土耳其(突厥),以色列(犹太),沙特(阿拉伯),是中东四种力量的代表,其中有三个是美国盟友。

1979年之前,这四个全是美国盟友,伊朗变天后,被美国孤立,被阿拉伯人,以色列人围攻是很正常的事情。

伊朗跟美国,沙特,以色列矛盾顶点是核问题,2015年7月,在中国,俄罗斯,欧盟的大力斡旋下,美国与伊朗总算和平解决了伊核问题。

沙特表面上只能表示欢迎,但心里极度失衡,甚至恐惧,在沙特眼中它跟伊朗之间是一场零和博弈,是彼增我减,彼强我弱的逻辑。

伊朗目前在外交上处境相当有利,既跟俄国人保持着传统友谊,又跟美国关系和缓,另外,中国支持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并准备在即将举行的峰会上讨论此事。

如果伊朗顺利加入上合组织,那么它也是个有组织的人了。谁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伊朗激怒,中国,俄罗斯估计都要重新考虑考虑伊朗的组织问题了。

半岛电视台报道,ISIS已经认领了对伊朗的恐怖袭击,而且还可能是来自利比亚分支。

ISIS越来越像一个工具,或者说是道具,卡塔尔被阿拉伯兄弟封杀后,反而是波斯人伸出了友谊之手,给他送水送粮,发给领空使用许可证。伊朗被袭,传递了一个明确信号:谁同情卡塔尔,谁就得倒霉。

卡塔尔向来被认为是ISIS支持者,但ISIS这次怼伊朗,显然是卡塔尔跟ISIS关系有了重大改变。

后伊核时代:沙特VS伊朗

关于两国历史恩怨不再重述了,可以参考我的小文沙特走了,以色列来了!别忘了还有一位老伙计

2015年9月,各地穆斯林去沙特朝觐时,在离圣地麦加仅有三英里的米纳发生了群死群伤的踩踏事件。事后,沙特,伊朗各执一词,互相指责。

沙特说死了700多人,其中200名是伊朗人。

伊朗说死了2426人,其中伊朗人464名,更令人发指的是沙特官方没有给伤者提供及时求治和饮用水。

哈梅内伊认为沙特是蓄意谋杀,号召全球穆斯林重新考虑两座圣城的监护权和管理权。

圣城监护权是沙特命根子,否则政权就谈不上合法性,便以硬对硬,拒绝给伊朗人赔偿。

2016年1月2日,沙特接连以反恐罪名处决了47名国内什叶派,包括宗教领袖尼姆尔。

伊朗民众围攻并焚烧了沙特驻伊朗使领馆,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然后,巴林等国马上跟着与伊朗断交。

6月,伊朗宣布本国穆斯林将不参加朝圣。

沙特干脆宣布伊朗人不是穆斯林,是异教徒。

两国关系就差拔刀相向。

其实在2016年1月份,沙特暗爽过一次,当时伊朗海军俘虏了美国兵,沙特本以为这事会将美伊关系从缓和走向激化。

没想到美国怂了,马上用外交途径来跟伊朗谈判,伊朗也很上路,第二天就把美军给放了。沙特的感受可想而知。

在沙特和伊朗冲突之间,克制,理性的是伊朗,就是说伊朗忍沙特真的很久了。

以冲击大使馆事件来说,无论是哈梅内伊还是鲁哈尼总统都对本国的进份子进行了谴责,认为是耻辱。

在达沃斯论坛上,伊朗外长扎里夫也借着国际场合发声,说伊朗并未将沙特视为敌人。

伊朗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有一条红线,沙特无论怎么闹,前提是不能触碰伊朗核心利益--宗教和政治及能源。

这次ISIS对伊朗袭击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政治中心和精神家园。

伊朗估计很难忍,别忘了,伊朗国内的强硬派,保守派,原教旨势力要是疯起来,连自己都害怕。这得看鲁哈尼总统如何跟伊斯兰卫队协调了。

阿拉伯之春

2011年开始,突尼斯倒掉后,中东地区形成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伊朗和沙特分别作为什叶派和逊尼派的老大,都卷进了这场风暴之中。

照我们理解,其它国家政权更迭跟沙特内政无关,但在沙特眼中,它的内政范围是整个阿拉伯世界。

伊朗则认为凡是有什叶派的地区,它都有干涉和保护的义务。

沙特与伊朗正面交火是双方都无法承受的,所以代理人之战就变得格外重要。叙利亚内战的同时,也门也爆发了内战。

因为也门内战没有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卷入,所以关注度比较低,但沙特,伊朗两国在也门都是互不相让,大打出手。

沙特支持也门总统逊尼派的哈迪,伊朗就支持什叶派的胡塞武装,两国对另一方的军事支援都是持零容忍态度。

当胡塞武装气焰高涨的时候,2015年3月,沙特喊上一帮小兄弟发动“暴风行动”,要把也门境内胡塞武装打个满地找牙。

埃及,约旦,巴林,科威特,阿联酋,摩洛哥等纷纷响应,沙特盯着卡塔尔:群殴,你来不来?

卡塔尔于是也派兵相助,沙特是想把也门的部落式权力格局变成完整的政治行为体。

而伊朗则希望胡塞武装能顶住沙特进攻,为什叶派力量占住地盘。在整个阿拉伯之春进程中,也门成了沙特,伊朗角力的一个重要场所,最终以胡塞武装落败告一段落。

沙特有阿拉伯兄弟军事同盟,而伊朗则没有公开的军事同盟。伊朗在这一场运动中,打破了国界限制,以什叶派为纽带,将黎巴嫩真主党,胡塞武装,伊拉克什叶派武装,还有叙利亚阿萨德军事力量联成一条线。

伊朗在阿拉伯之春中加强了间接实力,为解决伊核问题赢得了谈判筹码。阿拉伯同盟则出现了裂痕,卡塔尔的主动出击,抢走了原本属于沙特的风头和话语权。

阿拉伯之春最大的受益方却是ISIS,趁着叙利亚内乱,及时插入逊尼派和什叶派对战的缝隙之间,ISIS迅速扩大了地盘。

对于ISIS,沙特,伊朗都公开宣称是自己的敌人,但两国又不可能联手去打击ISIS。

伊朗指出ISIS的背后是沙特在支持,因为ISIS属于瓦哈比派,而沙特是瓦哈比派第一国,沙特不是金主,谁是金主?

沙特对这一指控无法反驳,瓦哈派教义和王室血统,是沙特政权的两大支柱。

沙特只能绕过这个问题去指责是伊朗对叙利亚和伊拉克逊尼派的镇压,才导致了ISIS的兴起。

《纽约时报》当时有篇文章说:沙特是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幕后推手,整垮萨达姆是为了自己的意识形态在伊拉克推行。

但问题是这篇文章是伊朗外长扎里夫写的。这也能看出在特朗普签下千亿美元军火大单前,美国与沙特的关系坏到什么程度。

钱的问题

海湾国家经济支柱都是石油,天然气,如果他们抱团,一致对外,利益就会像潮水一般不停涌来,但团结对于阿拉伯人来说是个奢望。

同行是冤家,产油国之间矛盾重重,2015年全球油价滑落到50美元一桶,重创中东国家经济收入。

沙特2016年推出了“2030愿景”战略,想走产业多样化路线,减少对石油的过份依赖。沙特国王访问北京和东京时,中国和日本都表示支持沙特的计划,愿意与它合作。

同时为了应对油价下滑局面,沙特提议欧佩克组织和非该组织产油国一起开个会,大家把产油量降下来,把价格抬上去,这个会没有伊朗参会是搞不成的。

由于沙特跟伊朗的恶劣关系,放不下面子去请伊朗,于是由卡塔尔出面请,在2016年4月,大家终于齐聚多哈,谈谈如何把产量降下来。

伊朗一来就跟沙特叫板:抬油价我支持,但降产量你们降,我不降。

东道主卡塔尔见气氛不对,赶紧想劝伊朗冷静一下,从长计议。结果沙特火了,“孙贼,那老子也不降了,看谁亏得起,散会。”

中东这些国家很情绪化,经常丧失理智,像这次连续九个国家跟卡塔尔断交,这是大人干的事儿?

限油谈崩了,大家就不欢而散,沙特跟伊朗的矛盾愈来愈深。

伊朗不降,理由很充分,但沙特听不进去。伊朗自因伊核问题被美国制裁后,损失很大,现在好不容易服软让步,就是为了赶紧把钱赚回来,你让他保持制裁时的产量,那么取消制裁有什么意义?

所以伊朗趁着制裁解除赶紧跟中国签合同,跟欧洲签合同,跟日本签合同,他根本没考虑过降产量的问题。

奥巴马2015年与伊朗达成了解决伊核问题协议,美国当然清楚伊朗第一步就是谋求摆脱经济困境。在留下政治遗产和维护美沙关系之间,奥巴马选择了政治遗产。

对沙特来说,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它都觉得自己吃亏。如果美国不解除制裁,沙特甚至不用去叫伊朗开会,商量降产量。

现在搞得沙特面子里子全没了,沙特心中怨念有多深?可想而知。

特朗普上台后,一下子就卖给了沙特千亿美元军火,沙特底气一下子又足了。

一,军火大单是土豪炫富的最佳套路,兄弟们,大哥我不缺钱!别听外面传的鬼话。

二,先进的战机,导弹,火炮,坦克,挂在身上,在中东溜达特神气,就问你怕不怕?

三,美国老大哥还是挺我的。

谁来解决中东乱局?

伊朗手里不是没有王牌,把他惹急了,能把霍尔木兹海峡给封了,那波斯湾的油轮也别想出门了。

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手段至少有六种(比如击沉两艘超级油轮)。

各大国对中东局势优先要解决的问题看法各不相同:

美国:推倒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俄国:军事介入叙利亚,把美国逼到谈判桌上,政治解决。

中国:打雷啦,下雨啦,收衣服啦!(中国媒体齐喊:一带一路)

欧盟:难民赶紧回去。

日本:听大哥的。

印度:发生什么事了?

美国随着战略重心东移,对中东问题掌控能力明显下降,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议员戈登去年在国会作证时表示:中东变革不是美国塑造的,也不是美国所能控制的。

他前半句是谎言,后半句是真话。

沙特现在最头疼的是逊尼派内部也是矛盾不断,土耳其,卡塔尔希望搞总统(政治伊斯兰)制,而沙特,阿联酋,约旦,科威特却害怕这条路线。

沙特现在必须站出来敲打卡塔尔,首先得逼它的半岛电视台关闭或停业,让大家能一个声音说话。

伊朗内部也有分歧,伊斯兰革命卫队与鲁哈尼总统文官政府目前是处于政治平衡状态,一旦有突发事件,很难保证鲁哈尼能控制全局。

这次ISIS袭击伊朗敏感场所,肯定会使伊朗激进势力占据上风,中东局势有失控的可能,小不忍则乱大谋,我想伊朗人是懂这个道理的。

联合国越早出面介入越好,古特雷斯秘书长上任时,就曾放出豪言,说要直面中东问题,现在表现的机会来了,千万别怂。

中国,俄罗斯劝住伊朗,美国劝住沙特,事情还有转机。

然而当务之急是大家联合起来消灭ISIS,对不对?如果谁还在为了自家利益对ISIS明打暗助,那就是反人类的行为,人人得而诛之。

波斯湾不平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对中国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