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也遭受恐袭了!

2017年6月7日,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议会大厦和已故最高领袖霍梅尼陵遭遇袭击,已造成12人死亡、42人受伤。两场袭击相隔仅半小时,两处地点相距约20公里。根据情报部门的说法,武装人员还试图发起第三起袭击,但被安全部门及时挫败。事发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宣称制造了袭击事件。这也是该极端组织首次宣称对伊朗境内目标发动袭击。

虽然中东地区恐袭遍地,但一直以来伊朗都是比较安全的,这一方面是因为伊朗的国家稳定、治安管理好,另一方面是因为其国民信仰伊斯兰教什叶派的人口较多,占到信仰伊斯兰教人口的91%。然而,突然就出现两起恐袭并造成重大伤亡。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伊朗遭受恐袭表明两点:

一、针对伊朗的绞杀开始了,德黑兰想独善其身已不可能。

从特朗普访问沙特时及之后美国国务卿和白宫发言人不断强调伊朗支持恐怖主义可以看出,美国已经做好了充分敌视伊朗的的一切准备,并且准备好了展开对伊朗的进一步制裁和推翻奥巴马政府的伊核协议。与此同时,从特朗普在沙特访问时的表态可以看出,美国可以支持海湾国家反恐,但不会替他们打仗,那意思就是反伊朗你们得自己打,美国顶多提供支持。

这个格局一旦成立,并且沙特有这样的意图,那么就像伊朗支持胡塞武装搞也门、支持沙特什叶派领袖反沙特政府一样,沙特也必然支持伊朗国内反政府势力,甚至某些恐怖主义背后就可能有海湾国家的影子,就像沙特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一样(其实,他们半斤八两)。对沙特来说,伊朗越发内忧外患越好,伊朗能支持胡塞武装向沙特发射导弹,沙特就能支持一些力量给伊朗制造混乱,不过是你一刀我一刀的关系而已。

在中东局势、伊核问题及对西方态度方面,伊朗其实一直想展现一幅温和的态度,所以温和派鲁哈尼在当了一任总统后连任了,强硬派前总统内贾德早早竞选出局。然而,从现在局势上看,伊朗恐怕已经身不由己了,IS和逊尼派国家都会找上门来。

二、IS在积极向伊朗渗透,伊朗的安保防线已被突破。

从伊朗议会和宗教领袖陵墓这两个具有国家和宗教标志性地点被袭击可以看出,IS早已开始积极向伊朗渗透,而这两个地方在短时间内接连被袭击则说明,伊朗的安保防线已经被突破。所以,接下来伊朗必然勉励更大的恐怖主义威胁。

一方面伊朗必然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和也门胡塞武装,哪怕再低调他也会这么做,因为这是其地缘政治利益;另一方面,美国及沙特为首的中东海湾国家必然对伊朗进行敌视,这个趋势也不可避免,因为沙特认为伊朗是其最大威胁。这也就意味着,双方矛盾实际上现阶段是不可调和的。再加上,美国力挺沙特和海湾国家的支持,这必然会让沙特信心爆棚。那么,伊朗和沙特之间的较量恐怕不可避免。这种较量,必然在多个战线展开,至于到底能否引发全面战争现在不能确定,但至少从现在态势看,距离战争越来越近了。

很显然,伊朗的挑战很大!想沉下心来发展经济?越来越困难了!

最近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消息,中国明确表态支持伊朗加入上合组织。虽然,根据最新的消息是塔吉克斯坦反对,这可能给伊朗加入上合带来一点麻烦,但俄罗斯和中国都支持,那么距离伊朗加入上合组织也就不远了。

上海合作组织是经济合作组织,但从现在情况看成员国之间反恐合作越来越深入,已经不仅仅只包括经济了。事实上,由于上合组织有中国和俄罗斯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及军事强国的存在,其政治和军事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对伊朗来说,加入上合组织有两大重要意义:一是经济上,可以提升对成员国的能源出口,特别是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些对伊朗都是刺激,另外还有其它的贸易投资合作等。二是在政治上和安全上,有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支撑这个凭条,成员国一定会获得政治和军事上的好处,那么要想对伊朗动武成本就会更高。直白点说,如果伊朗加入了上合组织,美国想直接对伊朗动武的成本和风险都会大幅增加。

当然,按照特朗普的意思,他就是想做战争生意发战争财,并没有直接入侵伊朗的意思。这么一来,伊朗一旦加入上合,美国直接展开对伊朗军事行动的可能性会更低,这也意味着伊朗身上加了一个保险。美国直接对伊朗展开入侵的可能性降低了,中东局势导致世界失控的概率就非常低了。

在这种情况下,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美国和俄罗斯展开战争交易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因为,既然大的系统性风险小了,对大国来说战争的规模就是可控的。也就是说,如果沙特及盟国与伊朗及盟国爆发战争,对战争局势美俄能有掌控力,即战争只局限于中东而非向更大范围扩展。而且,这对两国也不会产生什么系统性风险。有了这样的基础,那么如果沙特及盟友与伊朗及盟友爆发军事冲突,则双方军事装备需求必然大增,美俄都可以卖军火;国际油价必然会高升,美俄又都能共同获利。美俄之前可以交易的东西太少,这导致了美国利益集团及民间都反对特朗普与普京达成什么交易。然而,当战争和原油利益摆在面前时,美国的利益集团和舆论的态度可能就会发生改变。到那时,特朗普就可能和普京“大大方方”地交易了。

根据美俄的计划,特朗普和普京将在德国G20峰会上会面。应该说,这次会面大概率局限在适度换个关系方面,但有了这样的开始彼此就可以继续酝酿,那双方的战争交易就可能达成。

其实,对美俄来说,他们只要展示态度支持沙特和伊朗,在中东争取彼此的地缘利益,就具备了爆发地区军事冲突的基础条件了。而只要沙特迈出与伊朗阵营对抗的第一步,那么接下来双方的敌对级别可能会越来越高,并最终兵戎相见。

沙特向卡塔尔及伊朗施压、伊朗遭受恐袭、伊朗有望加入上合,这三点中前两点是伊朗内忧外患局面可能进一步恶化,而伊朗加入上合则是拿到了一个大国护身符。这3个条件加在一起,如果再遇到美国废掉伊核协议,那么伊朗与沙特的冲突或两个阵营的冲突就可能随时到来!

中国,要做好相关评估和准备,既然挡不住那就只能顺应了。卖武器、斡旋,同时用装备、商品换石油,准备为相关国家提供基建产品等都应该是中国该做的。

美俄的交易,中国作为大国,左右都得分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