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最大的麻烦是什么?

废除TPP?退出巴黎协定?还是推出遭强烈反对的禁穆令?

应该说都不是,这些政策有瑕疵,但基本还算总统职权范围。

他最大的麻烦,就是对司法调查的干预,尤其是他自己和属下与俄罗斯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被他突然炒掉的前FBI局长科米,刚刚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和盘托出他和特朗普四次亲密接触的口供,果然是情报头子,各种细节相当生动具体,让人大开眼界。

以下摘自科米作证的一些书面口供:

第一次亲密接触

1月27日傍晚6:30,星期五,总统我和共进午餐,就在白宫Green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

总统开始问我:是否想继续当FBI局长。我感到很奇怪,因为他之前至少两次告诉我,他希望我留下。我告诉他,我希望继续。

他说,很多人惦记着我的位置,基于在过去一年我惹下的麻烦,他能够理解,假如我决定离开……

我回答说,我喜欢现在的工作,也想干完10年的局长任期。然后,由于这番让我不安的对话,我说,我可能不像政客们那么信得过,但他可以相信我,我会对他讲实话……

过了一会,总统说:我需要忠诚,我期望忠诚。(I need loyalty,I expect loyalty.)随后是尴尬的沉默,我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或作任何表态。我们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对话然后继续……

晚餐快结束了时,总统又回到我工作这个主题,说他很高兴得知我选择留下来,等等。然后他说:我需要忠诚。(I need loyalty.)

我回答:你总是会从我这里得到诚实。(You will always get honesty from me.)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这就是我需要的,诚实的忠诚……(That's what I want,honest loyalty.)

当我晚餐后一会写这个会谈记录时,我知道我们理解的诚实的忠诚是不一样的,但我认为继续深究不是建设性的。这个“诚实的忠诚”结束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对话,我的解释也很清晰地显示什么才是他需要的……

点评:

1、特朗普果然有一套。以前种种许诺,你继续当官没问题。但一转眼,就开始忽悠:很多人惦记着你的位置呢……

2、铺垫这么多,其实就是逼科米表态,你忠于不忠于我。但科米也是老油条,岂肯轻易落套。

3、互不接话,场面很尴尬。这个很有现场感的细节,也注定了两人以后的种种不对付。

第二次亲密接触

2月14日,我来到椭圆形办公室,就反恐问题向总统做汇报。

汇报结束后,总统说他想和我单独谈谈。然后房门关上,就我们两个人。总统开始说:我想谈谈弗林。此前一天,弗林辞去了国家安全顾问职务。

总统说,弗林和俄国人通话,但没有做错任何事,但他还是让他离开了,是因为他误导了副总统……

他说:他是一个好人,一直都是。

他不断重复,弗林和俄国人打电话没做错,只是误导了副总统。然后他说:我希望你可以采取你的方式让事情过去,放弗林一马,他是一个好人,我希望你放这件事一马。

我只是回答:他是一个好人。但我没有说我会放一马。

点评:

1、主题是弗林,这位老兄因为私下跟俄罗斯大使接触,被认为触犯了美国法律,有叛国罪之嫌。反对党紧追不放,弗林最终不得不闪电辞职。

2、弗林替特朗普背了黑锅,但如果他继续被追查,却可能把特朗普拉下水。所以,特朗普不能不保。

3、于是特朗普找到科米,要求他放弗林一马。科米各种太极。这个问题,其实也构成了特朗普是否干预司法的指控。更多的政治争斗将因此发生。

第三次亲密接触

3月30日早晨,总统打电话到FBI找我。

他说,对他与俄罗斯关系的调查,就像一块“乌云”,损害了他代表国家的能力。他与俄罗斯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和俄罗斯妓女有任何接触,而且他在俄罗斯总假设所有行动都被录音录像的。

他询问,我们做什么能够“驱逐乌云”?

我回答:我们正尽可能地加快调查……他同意,然后又再次强调这些问题对他的伤害。

总统然后说,假如发现有一些“手下”做错了事,那就找出来,但他没有做错什么,希望我能找到方法让事情结束,不要调查他。

他最后再次强调,“乌云”妨碍了他为国家达成大单的能力。他希望我能找到方法不要调查他。

我告诉他,我们将好好并尽可能快的调查。

点评:

1、又是一阵车轱辘话,但核心意思也很明确,你科米别折腾了,不要把我弄进来。

2、但特朗普估计也挺无奈的,里面提到的嫖妓,就是今年1月有泄露情报说,他当年曾在俄罗斯酒店嫖妓。情报很绘声绘色,说他雇用了一群妓女到房间,在他面前表演“金淋浴”(排尿),玷污奥巴马夫妇曾睡过的床。但这间酒店,在俄罗斯情报单位(FSB)的控制之中,于是特朗普被俄罗斯拍了视频。

3、这则情报的结论也很清楚:玩了那么多俄罗斯燕子,特朗普肯定要投桃报李,所以也可以理解他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攻击普京,为什么任命了这么多名亲俄的官员。

4、连普京都替特朗普喊冤枉。说特朗普身边美女那么多,怎么能找俄罗斯社会责任感低下的女人呢,尽管她们毫无疑问仍是世界上最棒的。

第四次亲密接触

4月11日上午,总统打电话给我问,对于让他个人免于接受调查的要求,我做了些什么。

我回答:我将他的要求转交给了执行副总检察长,但我还没有收到回复。

他回答:“乌云”妨碍了他工作的能力。他说,也许他会叫他的人与执行副总检察长联系。我说正规做法就这样,白宫顾问应该和司法部领导联系、提出要求,这也是传统做法。

他说他会这么做,然后加了一句:因为我对你非常忠实,非常忠实,我们有件事你知道。

我没有回答或问他,他说的“那件事”是什么。

我只是说,处理这件事的办法,就是白宫顾问给执行副总检察长打电话。他说他会这么做的,然后电话就挂了。

点评:

1、特朗普车轱辘话真多。

2、特朗普也无奈,我一个大总统,现在做大单生意的能力都被耽搁了。

3、跟你FBI局长各种请求,竟然被生硬拒绝,炒掉你情理之中。

4、但一炒掉情报头子,更大的麻烦来了,这家伙似乎录了所有对话。

5、种种指控,特朗普确实有干预司法嫌疑,而且与俄罗斯不干不净。一场比纸牌屋更精彩的斗争大戏正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