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老同学,今天,我作为一个在海外的人最想说的就是,我感谢你们,并向你们鞠躬,向你们致敬!也许各位会感到茫然不解,这是为什么?不为什么!

想想我们刚毕业的情景,看看现在国家的繁荣,你们每个工作在国内的,无论是在机关、学校、工厂还是私企,都为我们国家的建设添了砖加了瓦,都有资格接受我这个游离于局外的海外同学的鞠躬敬意!

这几年,每次回国从机场到市内的高速公路上,我都会想起1982年10月6日出国留学那天,我们乘坐大巴从北京市内去首都机场的情景。那真是,飞土扬尘,牛车、马车、自行车、人力车都挤在一条路上。

几个小时后,到达东京成田机场,从机场乘坐出租车到市内,走的是只有在电影里看过的现代化高速公路。

这仅仅半天不到的时间,反差是巨大的,造成的心理冲击也是巨大的。当时的这种反差,往往令人沮丧,甚至令人感到绝望。

硕士期间第一次参观日立建机公司,看了他们生产的高度系统集成化高度自动化的巨大的隧道挖掘机—盾构机。英吉利海峡隧道就是因为使用这种机械而提前开通。至今仍记得当时的感受是非常地沮丧。因为觉得我这辈子大概都看不到咱们国家能造出这种先进的机器。

还有,去东芝位于黑矶的工厂,参观他们生产的医疗机械—CT扫描机,也是同样的感受。要知道,当时CT只有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有,而且操作这种机械的医师需要来日本培训,他们就住在我们同一个宿舍里。

今天,我们的高速公路公里数世界第一;我们的盾构机从进口到出口;我们的医疗机械,不但CT,就是MRI也能生产,等等,等等!三十四年过去,换了人间!

国家的巨变,有我老同学们的汗水和贡献。难道我这个局外袖手旁观的人,不应该说句感谢,不应该鞠躬致意吗?

还有啊,老同学们大概意识不到,我们国家躲过了多少生死劫难,才有了今天!

这些年看遍了苏联和东欧在饮下所谓的“民.主.自.由”的毒酒后的惨死过程:国家崩溃,战乱四起,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东欧的理学博士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扫地,原苏联的顶级科学家给加拿大二流大学的二流教授打工......看到这些,心里都惊出冷汗来!微信号:chn007cn

进入21世纪以后,西方鼓吹和煽动的“民.主.自.由”把一个个好端端的富庶国家给忽悠瘸了,忽悠死了。

突尼斯,这个我曾经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去过的北非小国,百姓安居乐业,富足,开放,平和。北非的动乱从这里开始。

于是,这股祸水流到哪里,哪里就战火四起,民不聊生,国家经济几乎倒退到刀耕火种的原始时代。

北非巨富利比亚如是,埃及如实,叙利亚如是,乌克兰也如是。

国破家亡,叙利亚的老百姓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乡

我一次次庆幸,我们国家拒绝忽悠,才能有这样翻天覆地的发展!

这一个个倒下去的国家所陷入的悲惨境况,就是我们的最好抗毒血清。它增强了我们的免疫力,使我们不会再受到西方鼓吹的“民.主.自.由”病毒的感染。

这样我们的发展才能持续,我们的民族复兴伟大理想才能实现!

还是那句话,人的一生不足三万六千天,一生能经历我们国家这样巨大的变化,足矣!

对给予这个巨变添砖加瓦的老同学们献上一份敬意,也是理所应当的。

让我再次说一句,谢谢你们,我的老同学们!

----姜兆慧2017年6月4日晨,写于广岛

“位卑未敢忘忧国”,让我们共同传播正能量,凝聚爱国心,一起来粉粹敌对势力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