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新房”最后变成“闹伴娘”,甚至变成猥亵伴娘的丑闻,这几年来时有曝光。肇事者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法律意识真的淡薄?有人说,这是“传统陋习”,真的都怪老祖宗吗?

“闹婚”丑剧不能一味责怪“传统陋习”

“闹婚”源自我国古代,这一点都不假。事实上,“闹婚”的出现在特定历史背景下有其“合理性”。众所周知,在历史上婚姻往往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对新人步入婚姻,往往对彼此还很陌生,甚至从未见过面。在这样的背景下,亲朋好友通过“闹婚”的形式,破除新人的紧张感,为的是创造和谐欢乐的氛围。

仔细分析,古代的“闹婚”与今天婚礼上频频出现的闹剧有所不同:

其一,“闹婚”的目的不是为了制造尴尬,而是为了创造和谐,更不是为了揩油。

其二,五千年文明史中,历朝历代都讲究文明礼数,讲究男女授受不亲,混乱尴尬近乎“人身袭击般”的猥亵并非标准配置。

其三,即便历史上出现过“闹婚”的丑剧,也往往为人所不齿,甚至肇事者会受到严惩。例如,秦代一起“闹婚”事件曾致新郎气绝身亡,肇事者被依据律令充当“鬼薪”,即没入官府当官奴。

足见,“闹婚”的丑剧,不能一味责怪“传统陋习”。事实上,现代婚姻,青年男女往往自由恋爱,根本就不存在陌生感,更不存在闹婚的理由。把闹婚的原因一股脑怪罪在“老祖宗”身上,无异于泼脏水。究其根本,闹婚者文明素养低、法律观念差是主要原因。

不要把风俗当成违法的借口

从近些年发生的一系列“闹婚”事件上看,肇事者往往揣着明白装糊涂,借着酒劲的作用、借着婚礼的喜庆,揩把油就想溜之大吉。许多类似事件,人们也往往觉得这是件丢人的事,既然婚礼是喜庆的场合,对当事人往往不再深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受害人打破门牙肚里咽。如果不是互联网频频曝光,许多闹婚事件最终都会不了了之。

目前,在一些地方,当伴娘就要“吃亏”、“被吃豆腐”,俨然成了一种潜规则,也沦为践踏女性尊严的陋俗。许多女性在给闺蜜当伴娘之前,也因此顾虑重重。现代文明的社会,岂容这样的陋习继续下去、无法无天?

法律之所以具有威严,就在于它是一把刚性的尺子,不会因时因事而动,更不会弹性处理。无论是在街头还是在喜庆的婚礼上,无论是针对陌生人还是针对朋友、或朋友的朋友,猥亵女性就是违法行为,侮辱他人就是要承担法律责任。无论任何人,都要明白法律的边界和刚性,切莫因为是在婚礼上而产生一念之差,害人害己,追悔莫及。

别再让伴娘“谈婚礼色变”

当前,西安警方已经介入,肇事者也已被控制。这一事件当中,有几点令人欣慰。首先,从舆情看,此事引发广泛公愤,说明舆论对“猥亵伴娘”丑态的接受度在逐步降低。其次,警方看到网络流传的视频主动介入,在网友提供线索的帮助下迅速控制肇事者,也在客观上做了一次很好的普法宣传。

只是,在舆论对于“猥亵伴娘”丑态的接受度逐步降低之时,有些人的法律意识和杜绝性骚扰意识也该得以提升。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之际,人们学法懂法的步伐也应逐步加快,别再让伴娘“谈婚礼色变”,也别再让喜庆的婚礼蒙上一层尴尬的灰色。

媒体:伴娘原谅了猥亵者,但法律不可轻纵

同日,《新京报》也发表题为《伴娘原谅了猥亵者,但法律不可轻纵》的评论,主张两男子理应被依法追究责任。

一旦触犯刑律,伴娘的谅解并不能改变事件性质,两男子理应被依法追究责任。

“猥亵伴娘”视频一出,引发网友齐声谴责,西安警方也表示请知情人快报警。日前,当地记者了解到,由于和两名男子认识,伴娘并不打算追究两名男子的责任。与网友的义愤填膺、媒体的口诛笔伐相比,当事伴娘的“宽宏大量”,令人有些意外。为什么“闹伴娘”等陋习在今天依旧有一定市场?从被猥亵伴娘的态度可见一斑。

在时下,闹婚参与者大多是新人一家的亲朋好友,碍于人际关系,即使伴娘遭受身心伤害,一般也低调处理。在这种暧昧语境的纵容下,闹婚一步步挑战底线,甚至演变成低俗的丑剧。

这次“猥亵伴娘”事件若不是在网上发酵,参与各方事后也会“相安无事”。然而,把所谓的“喜庆”建立在伤害女性的基础上,公然侵犯、践踏女性权益,这是对法治的漠视。

出于种种考虑,受害伴娘原谅了猥亵者,但违法属于公域范畴,并不因私人的谅解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无论《刑法》还是《治安管理处罚法》都有相关规定,因此,受害伴娘即便原谅了猥亵者,当地司法机关也应该依法处理,别纵容了某些人的耍流氓行为。一旦触犯刑律,伴娘的谅解虽然可以被酌情考虑,但是并不能改变事件性质,两男子理应被依法追究责任。

事实上,在防止低俗、恶俗闹婚问题上,作为“东道主”,新人一家理应起到关键作用,办喜事图热闹是人之常情,但主动防止事态失控,甚至滑向违法犯罪的边缘也是主人的责任所在。以本案为例,闹到这份儿上,新人一家的尴尬和后悔恐怕始料未及。

但说到底,闹伴娘在有些地方愈演愈烈,恐怕和法治不彰有莫大关系。遏制低俗闹婚现象,需要法律长出“牙齿”,防止破窗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