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断交风波不再仅仅是逊尼派国家内部的争斗,各大国或明或暗,或主动或被动地卷了进来。

江湖上又有一场腥风血雨正在酝酿之中。

如果说沙特终于抓住卡塔尔媒体小辫子来兴师问罪,那么反过来看,卡塔尔作为一个逊尼派伊斯兰国家,去跟什叶派老大伊朗眉来眼去,又何尝不是一种挑衅?

关于逊尼派和什叶派这几百年来的恩怨情仇,大家基本是一头雾水,网上虽然有解释但也是越说越复杂。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各种势力内部的盟主之争总是你死我活,再加上宗教因素,那更加好戏连场,停不下来。

基督教分裂后,信奉新教的荷兰人就被天主教老大西班牙视为异端,誓要拔掉这根眼中钉,肉中刺,宗教战争就一发而不可收拾。

今天基督教内部不大可能再有宗教战争,因为政治与宗教分离了。

但另一个一神教--伊斯兰教。内部却并非如此,沙特和伊朗不是不想打,而是不敢打。先把中东乱局放一边,说说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恩恩怨怨吧。

不共戴天

公元610年,先知穆罕默德在麦加(现沙特守护的圣地)向民众传播一种新的宗教思想,就是伊斯兰教(顺从真主)。

它既吸收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传统,又独创融合了另一套思想,并形成伊斯兰教法,凡是信教的人,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教法涉及到,直到政权内部。

632年,穆罕默德去世,他在阿拉伯世界建立了至高无上的威望,之后他的追随者用了不到一百年时间创建了一个横跨亚欧的大帝国,风头一时无俩。

但他的继承人问题一直是争夺焦点,穆斯林之间意见分成两派:

一派认为要选能立贤,一统江湖。

一派则坚持血统论,认为只有先知的子嗣才有合法继承权。

前一派的上层贵族势力推选穆罕默德身边的阿布.巴卡尔(ABU BAKR)为首位哈里发(政教统领)。

而后一派则不认同他的领袖地位,推出了穆罕默德的堂弟兼女婿阿里.本.阿比.塔力卜(TALLB)为继承人。

穆斯林分裂成两大主要教派——反对阿里,先知道路追随者的逊尼派(Sunni)与支持阿里的什叶派(Shia),直到今天。

656年,阿里继任成为第四任哈里发,但在660年被刺杀身亡。位于阿拉伯半岛的哈里发国,先后被来自大马士革的倭玛亚王朝和来自巴格达的阿巴斯王朝取代。

什叶派不承认它们的统治,力争将阿里的两个儿子哈桑和侯赛因推为哈里发,680年,倭玛亚王朝兵发卡尔巴拉(今伊拉克境内什叶派圣城)杀掉了侯赛因。

然而逊尼派并没有罢手,他们担心侯赛因后裔可能还会领导起义,令什叶派卷土重来,不如赶尽杀绝,一劳永逸。

什叶派虽然被追杀,但一直保存着实力与之周旋,680年卡尔巴拉之战后,什叶派宣布逊尼派为篡位者,只承认来自阿里后裔的伊玛目(imam做礼拜的长老)为穆斯林的宗教和政治领袖。

逊尼派虽然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但那些被统治的基督徒,犹太教徒,吐火教徒等不愿做阿拉伯人的二等公民,宁可加入什叶派来反抗逊尼派。

这些人的加入,令什叶派在宗教仪轨上与逊尼派区分开来。血海深仇加上教义和权力之争,使两派走上了不共戴天之路,

逊尼派政教合一政权长达九个世纪。

1501年,波斯建立了萨伏依王朝,奉什叶派为国教,在随后的两百多年时间内,一直坚持不懈地与逊尼派的奥斯曼帝国作战。

人越死越多,仇越结越深,今天的伊朗和土耳其边境线,大致上就是这一系列大大小小战争所确定下来的。

什叶派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目前为:伊朗,伊拉克,阿塞拜疆,巴林,黎巴嫩。而叙利亚是个另类,它是少数什叶派掌握了政权。

逊尼派的地盘则要大得多,从非洲到东南亚都有该派为主的国家。

从整个穆斯林群体来看,逊尼派占了85%左右。

派中有派

基本教义上来说两大派并没有很大分歧,尊奉唯一的真主及先知,每天做礼拜,有定期斋戒,年年到麦加朝觐等。

他们在教法观点上则并不一致,宗派不同,解读当然不同,本质上来说是话语权的争夺,沙特和伊朗都认为自己是伊斯兰最合法的权威。

两大派内部经过多年演变又形成了不同的派系。

逊尼派根据教法学派又分为:

哈乃斐

沙斐仪

马立克

罕百里

罕百里派在沙特又分成两派:瓦哈比派和萨拉菲派。

什叶派以阿里的后裔唯马首是瞻,但对继承世系有不同观点。什叶派认为历史上曾经出现过12位伊玛目。

像也门的栽德派从第五任伊玛目之后,就从什叶派中自创一派,一直统治到上世纪60年代。

南亚的伊斯玛仪派从第七任伊玛目开始又自创一派。

伊朗则代表着什叶派主流,它认为第12伊玛目于公元939年主动“隐藏”起来,等到世界末日时,才会现身人间。

根据这个说法,伊朗12伊玛目派就尊奉高级神职人士为宗教领袖--阿亚图拉(阿拉伯语神喻的意思)。像霍梅尼就是阿亚图拉,现在是哈梅内伊。

至于这些派是如何形成?本文不述,不然你肯定会看得脑仁疼。

逊尼派和什叶派也有过和平相处的岁月,可以一起做礼拜,可以通婚,但是双方的互相猜忌之心从未停止,矛盾加深时,就互指对方为叛教者或异教徒。

各小派之间也是争斗不断,逊尼派内经常互砍,沙特不喜欢埃及的穆兄会,伊拉克又去吞并科威特,现在沙特带头整卡塔尔。

什叶派相对团结一些,像叙利亚主政的什叶派属于阿拉维派,算是什叶派异类。但伊朗从政治上始终站在阿萨德一边。

从政治凝聚力上来看,逊尼派影响力不如什叶派。

今日之争

经济实力,人口基数,武器装备,兵源补充上来说,什叶派远不如逊尼派。

但从2003年开始,美国“帮助”伊朗除掉了死对头萨达姆,又打垮了伊朗另一个威胁阿富汗,现在搞卡塔尔,受益的还是伊朗人。

萨达姆倒台,除了给伊拉克人民带来十几年的动荡和死亡外,阿拉伯世界也少了一位敢跟伊朗打架的猛人,而沙特还允许美军使用军事基地来消灭萨达姆。

更可怕的是什叶派占多数的伊拉克,必然会通过“民主”程序出现一个什叶派政权。总理由什叶派出任,议会多数席位也被什叶派占据,外面还有伊朗的大力扶持。这就是阿拉伯人的“远见”。

反观沙特,从2011年颜色革命开始,逊尼派世俗政权一个接一个倒掉,连穆巴拉克都被穆兄会以民主方式取代。

惶恐不安的沙特王室与影响力剧增的伊朗,成了鲜明对比。伊朗最大的掣肘是伊核问题,结果在2015年基本解决掉,沙特的怒火可想而知。

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争斗焦点现在都集中到了叙利亚身上。

叙利亚内战本质上是政权之争,却引爆了教派冲突。叙利亚内战是逊尼派遏制什叶派在阿拉伯世界扩张的最后机会。

如果阿萨德稳定局面,叙利亚保持稳定和走向强大,那么伊拉克什叶派必然统治整个伊拉克,黎巴嫩真主党将控制该地区,然后巴林很可能变天。

所以叙利亚之战会如此酷烈和长久,逊尼派和什叶派都下了重注血本,以期令结果有利于本方。

反阿萨德三股武装:

自由军

伊斯兰阵线

努拉斯阵线(基地分支)

还有越打越大的ISIS,这几家全部反对什叶派统治。在美国眼中搞垮阿萨德是它中东战略的一部份,所以只要是反政府武装,皆可称自由战士。

阿萨德镇压很残酷,没人权,美国天天是这样造舆论。问题是其它几家上台后,无论谁,能比阿萨德更有人权?

看看这十几年伊拉克尸山血海,小布什,布莱尔应当被押上战争法庭。

停不下来的叙利亚

阿萨德总统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战争会持续如此之长,叛军越打越多,但他的外援也越来越多。

2011年,“人权斗士”上街要求阿萨德下台,美国迅速给予支持,动作大片的好莱坞剧本开始上演,各种角色陆续登场,中间穿插一些悲情戏。

一个稳定,富裕的叙利亚变成了一个战火纷飞大舞台,歹戏拖棚,不知何日才到最后一集。

叛军骨干是数万名叙利亚逊尼派,武器装备则由沙特等国大量供应,起初与阿萨德的阿拉维派政府军人数相当。

不久后,阿拉伯世界逊尼派从四面八方赶来助战,政府军节节败退,丢掉了一些省份。

伊朗则组织伊拉克什叶派和黎巴嫩真主党成员到叙利亚为阿萨德助战,德黑兰对阿富汗什叶派难民也进行了军事训练,让他们前往叙利亚作战。

这样,战局又开始扭转,呈现拉锯战局面。

攻防弃守之间,一些地区不断出现了权力真空,而填补这些真空的却是ISIS。

ISIS是在萨达姆倒台后,在伊拉克兴起,最初这些人组成为原逊尼派正规军的散兵,他们以原教旨主义为旗号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相互呼应。

许多穆斯林(逊尼派)蜂拥而至,来到无政府状态的伊拉克,加入这支基地组织分支的战斗,表面上打的是美英联军和当地军警,其实死的大多数是什叶派平民。

他们坐大后,越来越不听基地组织的话,2014年2月基地组织正式将其开除。

2014年6月这股势力占领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成了一个转折点,宣布成立了伊斯兰国,巴格达迪自任哈里发(昨天听英国媒体说他被炸死了)。

ISIS兴起的最好机会就是叙利亚内战,他们不但控制了伊拉克部份以逊尼派为主的省份,还占领了叙利亚东部地区。

ISIS影响力越大,加入者就越多。跟以前在偷偷摸摸在清真寺招募士兵不同,现在ISIS主要是在网络招募,连欧洲都有人主动投奔ISIS,东南亚,中国也有一些疯子前往助战。

那些鼓吹言论自由的国家装逼装不下去了,英国内阁已明确表态要加强互联网言论管控。

但欧洲,中国,东南亚都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叙利亚战事结束,这些疯子死光了倒好,如果不死,他们凭着护照是可以回国的。

按照法律,各原藉国家很难将其判刑,那么这些训练有素(杀人无数)的恐怖份子回到各国,会是什么局面?法律能解决一切吗?显然不能。

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国家,一直在公开支持叙利亚叛军,那么ISIS自然也得到了资金(尽管各国不承认)。

沙特说自己把叛军和ISIS区分对待,切断了对ISIS的资金援助,但以它的智商真的能区分开来?

伊朗则投入几十亿美元,以援助和贷款形式去为阿萨德政权输血,并负责训练来自黎巴嫩,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的什叶派青年,让他们成为阿萨德的兵源补充。

战火造成的难民有两个主要去处,一个是西欧,一个是土耳其,两国都不堪重负,欧洲是自找的,土耳其是伊斯兰的义务。

叙利亚内战结果很可能是国土被肢解。

一,阿萨德的什叶派政权控制地中海沿岸地区,及中部大城市霍姆斯,权力中心在大马士革,接受一个残缺的叙利亚。

二,ISIS将叙利亚东部各省与伊拉克连成一片,名义上成由叛军掌控(民主了,实质由美国掌控)。

三,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独立建国,或与伊拉克库尔德人合并建国。

其实这种结局,就是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三分天下。

从大国博弈来看:

对俄罗斯来说,这将使它大中东据点大大缩水,利益受损,不大可能接受。

对中国来说,如果战略利益能够在别的方面得到补偿,地区战火平息,能安全贸易,并非不能接受。

对美国来说,由于跟逊尼派的盟友关系,它可以多了一片控制区,如果能实现三分叙利亚,可以接受。

教派之争的背后,全是利益和权力,能让中东稳定,繁荣的最好办法是走世俗化道路,这才是一道光明大道。

美国却一而再而三的摧毁世俗政权,从全球来看,ISIS几乎每一次行动都能很巧妙配合到美国利益点,这早晚会报应到美国身上。

别人能不能世俗化,我们管不了,也没功夫管。但中国决不能任由宗教势力抬头,特别是要扎好篱笆,防止传教狗进来。

不管什么教什么派,在中国都必须牢记:

谁来传教,就让它抄一万遍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