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政坛,批评一个政治人士的最高境界,就是说他是外国特务。

譬如,在去年大选时,很多人批评希拉里是中国卧底(这个脑洞开得有点大);特朗普上台后,认为特朗普是俄罗斯的卧底(通俄门到现在还在发酵)。

但美国媒体从各种蛛丝马迹中,不久前又有了新发现……

譬如,上台几个多月了,特朗普与墨西哥总统吵架,摔澳大利亚总理电话,拒绝握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但在与中国问题上,却似乎总不兑现承诺,一度炮声隆隆现在和颜悦色,相反,他还在他的佛罗里达豪宅,招待了中国领导人。

要知道,特朗普在上台前,可是明确承诺,要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还要对中国制造征收45%的关税,甚至一度还说要摸摸“一个中国”原则这个老虎屁股……

现在全变了。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这到底闹得是哪出啊?

以至于纽约时报大名鼎鼎的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经过仔细观察之后,就下了一个结论:原来,特朗普,你是中国的卧底!(Trump is a Chinese agent)

请注意,这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奇文共欣赏,大家看看弗里德曼是怎么说的。

在纽约时报上,他文章开头第一句就是:

大家追逐的大新闻,是特朗普总统是否是俄罗斯的伙伴。错了,这些都是烟幕弹。特朗普其实是一名中国卧底。他明显在努力使中国再次变得伟大。

(The big story everyone is chasing is whether President Trump is a Russian stooge.Wrong.That’s all a smoke screen.Trump is actually a Chinese agent.He is clearly out to make China great again.)

指控很容易,关键看证据,弗里德曼先生举了一系列的例子:

案例一、特朗普曾信誓旦旦:一定要解决美国对华逆差。但上台后他做什么什么?一脚踢开了TPP。

TPP是什么?弗里德曼说:TPP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美国利益,将中国排除在外,这就像是我们的孩子,将塑造亚洲贸易未来。

试想一下,美国一个国家跟中国谈,和美国作为12个贸易集团的头,跟中国谈,差别是什么?那就是美国拥有了对付中国的杠杆。但特朗普一脚踢开了。

弗里德曼先生痛心疾首:“真是傻瓜!我甚至能听到,北京碰杯喝香槟的响声。”(What a chump!I can still hear the clinking of champagne glasses in Beijing.)

当然,弗里德曼的愤怒也可以理解。毕竟他是TPP的拥趸,特朗普这样不屑一顾,真伤了老先生的心。

案例二、特朗普在“让中国伟大”的运动推向俄新高度——他拒绝接受气候变化,他还想降低目前美国制造汽车的油耗要求。

这哪像一个美国总统!弗里德曼发飙了。

“蠢啊!总统先生。”

为什么这么说?他这样阐述:

好吧,那我们假设气候变化就是一场骗局,那总统先生,你相信数学吗?现在地球上有75亿人,到2030年,人口将增加到85亿人。

大多数都想像我们一样开车,像我们一样吃蛋白质,住我们那样的房子。结果会是什么?大家会吃光、烧光地球,毁灭渔业、河流和森林。

无论是否有气候变化,清洁能源都将成为下一个全球大产业。特朗普的计划呢?更多的煤炭和石油。喂!若无法统治下一个全球大产业,美国如何变伟大?

特朗普,你这个煤炭总统大老粗啊!

弗里德曼写这篇文章时,特朗普还没撕毁《巴黎协定》。当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纽约时报直接就说了,美国成了一个流氓国家。

当然,弗里德曼老先生当时也不忘黑一下中国。他说:“印度和中国的大城市已经不能呼吸了,我们等着其他几十亿人何时也这样……”

告诉你,弗里德曼,我们北京再不能呼吸,房价也比你们纽约华盛顿要贵!

案例三、就是在当前关键时刻,特朗普竟然还想削减外交援助,让人们更难移民到美国,中国却在敞开大门。

美国一直是移民国家啊,没有移民,还是美国吗?

弗里德曼说,今年,海外的留学生来美申请数量,下降了近40%;尤其是来自中国、印度和中东的学生。

大家不看好美国,都不愿意来美国了!中国则在敞开大门,广纳世界英才。

弗里德曼说,这为中国扩大世界影响力敞开了大门,也意味着全球最聪明的学生,将在中国进行创新,而不是在美国。

最后,他的结论就是:

请你告诉我,特朗普到底是不是中国的卧底?

简单总结一下:

特朗普你说过要对中国动粗,但现在却总是在送秋波。

特朗普你自废武功,突然废除了TPP,中国人在暗笑。

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拱手让领导权让给了中国。

还有,特朗普你在闭关锁国,大量人才正在流向中国。

特朗普瞧你干的这一系列事情,实际是在帮助中国复兴。

……

也难怪弗里德曼先生发急了:

特朗普,你真的不是中国的卧底吗?

但弗里德曼先生,你光顾骂得痛快,似乎搞错了一个前提:特朗普那么有钱,中国也不会搞录像,这个世界,谁能收买得了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