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首页 > 青年视界 > 内页

“港独”“台独”肮瀣一气,凸显《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紧迫性!

文 I 兰斌强

今天(12日)上午,台湾时代力量在台“立法院”举办“台湾国会关注香港民主连线”成立茶会,刚窜到台湾的几个“港独”分子被邀到场为其站台,“港独”、“台独”两股分裂势力肮瀣一气已开始走向法律庇护的企图。对此,无论是中国中央政府还是香港特区政府都不可小觑,听之任之。

两股“毒瘤”的汇合更突显《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已迫在眉睫。

一、必须认清两股“毒瘤”汇合的本质

今天,到场的香港立法会三名议员是罗冠聪、陈志全、朱凯迪,以及“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占中”急先锋周永康。与以往不同的是,在这次活动中,无论是时代力量还是被邀参加的香港一行人,较少直接使用“港独”“台独”字眼,而是大谈“民主”,给外界造成的印象似乎与“独立”、分裂无关。然而只要看看些人一贯的行为、其所属的政党背景及在会上所讲话语的实质,就很容易看出,这是典型的“港独”“台独”两股势力的汇合。

未标题-2-恢复的

台湾时代力量,是一个收割了台湾“太阳花”成果后成立的政党,而“太阳花”运动名义上是反“服贸”,实质上就是“反中”,因此,无论是在该党党章和“基本政策主张”以及党主席黄国昌的“承诺”都明确提出了,“主张推动台湾的国家地位正常化”,是继“台联”党失去在台“立法会”席位之后,又一支成为台湾政坛第三大政党的“台独”党派。更值得注意的是,时代力量是台湾“天然独”在政治舞台上的绝对代表。因此,它与香港的这些议员和所谓的“民主”人士是想讨论“民主”?它成立的这个“连线”组织只是在“关注香港民主”?只有脑残才信。

再来看看这几位香港的“民主”人士。他们除了皆是违法“占中”的急先锋外,从他们长期以来的行为及其政党背景可以看出,这些人牙根就不是想搞什么真正的“民主”,而是要搞“香港自决”的“港独”。

出生在广东深圳的罗冠聪,6岁随父母到香港入籍,在大学期间因担任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秘书长,并带领学生参加“占中”,成为政治明星。2014年6月11日,他在香港中联办门前示威焚烧《一国两制白皮书》,反对《白皮书》“特首、法官须爱国爱港”的内容;2014年9月26日,他带领冲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煽动他人参与非法集会,“占中”正式上演;2015年4月29日,他和周永康到美国参加“新兴运动”领袖研习班培训,并与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邵建隆(Matt Salmon)会面;2015年5月6日,他与周永康,到加拿大参加加拿大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关于香港问题的听证会,他在听证会上呼吁加拿大联合其他国家向中国施压;2016年4月10日,他与黄之锋等人成立新政党“香港众志”,罗担任主席,黄为秘书长。“香港众志”以“民主自决”作为其最高纲领,公开提出,在“一国两制”期满之前举行公投,以决定香港“二次前途”后的主权与政体。当选香港立法会议员后,2016年10月12日,罗冠聪宣誓时提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字声调以表示疑问,并在誓词前后高呼“不会效忠于残杀人民的政权”、“民主自决”等字句。

陈志全,立法会议员,“人民力量”主席。“人民力量”亦属“自决派”,其政党口号是“人民力量 遍地开花”,目标为:“捍卫香港原有制度,实行真正港人治港。”陈原是电台主持人,同性恋者,其经营的“香港人网”因传播大量的色情资讯,被香港市民强烈声讨。自2011年开始,每年在香港回归日7月1日,陈都会组织反政府集会游行,游行中在街头摆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纸制红五星模型,丑化中央政府。“占中”期间,陈也是急先锋,并在最后清场时,坚持不退场。

朱凯迪,立法会议员,“土地正义联盟”执委,“土地正义联盟”由多个社运团体组成,同样属“自决派”,其政党口号是“民主自决 在地希望”,2016年6月27日提出了《民主自决运动路线图》,提出“实现具有国际认受和宪制效力的前途公投”。2016年10月12日,朱凯迪当选议员宣誓时夹带“香港自决”,并在宣誓后当场高喊“民主自决,暴政必亡”口号。2016年10月17日,因怀疑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国籍,朱特地跑到达伦敦向英国政府讨答案,但吃了闭门羹,于是便站在门外请愿,手上拿着一块牌子,写着“HOMEOFFICE GIVE HONGKONG AN ANSWER”(娘啊,给香港一个答案吧)。

以上就是今天赴台为时代力量站台的香港三位议员的基本情况,至于黄之锋和周永康的情况,上面已涉及,在此就不必赘述。

从以上所述内容,哪一点可以看出他们只是在真正地追求“民主”?企图将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搞港独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而这次他们到台湾“吸毒”并非第一次:“太阳花”标志性的人物林飞帆已多次运作邀请香港分裂“自决派”“港独”政治人物到台湾“吸毒”。2016年,香港“青年新政”成员游蕙祯及梁颂恒因宣誓时的辱华言论被剥夺立法会议席后,两人一同窜访台湾,与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会面;今年1月初,时代力量又邀请香港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姚松炎和朱凯廸,以及黄之锋到台湾交流“制毒”经验。再往前,2015年3月28日时代力量林飞帆就邀请过黃之锋参加了高雄“大港開唱”讨论活动,并让黄介绍“港独”情况。

再让我们看看这次到台湾,他们是怎样说的:

罗冠聪表示,“台湾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盟友”,台湾与香港的共同点,就是面对中国威权政府,因此两地应互相瞭解、协助。

陈志全说,香港主权移交20年,此时有连线平台可以讨论,让香港朋友认为自己不是孤立,香港与台湾密切关系也不能被否定。

朱凯迪说,连线对香港非常重要,香港是追赶的一方,在过程中,台湾就是香港最重要的夥伴。

周永康指出,中国一直对香港及台湾施行孤立政策,想断绝进步力量及进步力量的合流,今天连线成立只是第一步,未来会与更多盟友团结,若要打破孤立政策,没有不走起来的理由。

黄之锋说,面对「一国两制」与中国压迫需要有更多交流。

台湾时代力量主席黄国昌及台湾“立法院”秘书长林志嘉则在会上表示,在台湾成立“台湾国会关注香港民主连线”就是要突破中国政府压力,借台湾这个平台与香港议员有进一步交流,让香港年轻一辈的议员能分享台湾民主价值。

再清楚不过了,“台独”在“播毒”,“港独”在“吸毒”,最终达到分裂国家的目的。

二、《基本法》第23条立法刻不容缓

一国之内的一个特区议员竟然可以到处鼓吹独立,在世界上也许只有香港才会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而这种现象竟然发生在,被搞分裂、“港独”势力说成是“独裁”政权的中国,更是莫大的荒唐。有这样大度的“独裁”么?

笔者在写这篇文章时,查阅了不少资料,特别是香港相关的法律文件,试图从中找出“港独”议员及政治人物上述的一些行为是否存在违法。最后的结果很让人失望,因为,即使违法似乎也拿他们没办法。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以现在香港的法律环境和氛围,对待反对中央政府、甚至公然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行为,香港法官的判决几乎都不会作出重判。如许多被提告的“占中”违法分子,几乎都未得到重判。上述中的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等人的“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罪成,也只判了黄之锋80小时社会服务令、罗冠聪120小时社会服务令(议员席位不受任何影响)、周永康入狱三周,但缓刑一年;“占中”最大背后黑手黎智英至今依然逍遥法外,等等。相比之下,制止“占中”的七警察却被重判。

二是,按照《香港基本法》的23条之规定“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上述议员及人员的行为都触犯此条,完全可以追究法律责任。但遗憾的是,在此条前面有一个限制是“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而回归已20年了,这一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却至今未“立法”!也正是如此,香港才会不断发生让人不可思议的一些公然危害国家的行为而得不到惩治,甚至就是公开打出“港独”旗号,实施“港独”行为也拿他们没办法,以至发展到如今有恃无恐的地步。

昨天(11日),法广新闻报道,香港候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0日接受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采访时说,大部分港人,包括泛民主派人士,仍然坚持一国两制,只是希望更好保护两制之下的香港制度。她表示,“港独”未成思潮。

看到这条新闻,不得不让人担忧。如果即将上任的香港特首在面对香港当下政治形势极为恶劣、“港独”势力如此猖獗的情况下,依然是这样的乐观态度,《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可能性也许会继续成为泡影。今后香港的政局将会更复杂。

今年5月27日,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纪念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实施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近年来,香港社会有些人鼓吹香港有所谓‘固有权力’、‘自主权力’,甚至宣扬什么‘本土自决’、‘香港独立’,其要害是不承认国家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这一事实,否认中央对香港的管治权,其实质是企图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半独立的政治实体,把香港从国家中分裂出去。对此,我们绝对不能视若无睹。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切实履行基本法关于立法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性责任,坚决遏制任何危害国家统一的行为和活动,真正担负起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责任,维护特别行政区的长治久安。”

张德江的这段讲话,不仅是对“港独”的定性,也是对香港特区政府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港独”分子这次窜到台湾与“台独”汇合,让人们意识到:《基本法》第23条立法已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