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首页 > 青年视界 > 内页

感觉你浑身都是嘴,你到底是怎样的双面安倍

近来,安倍桑挺纠结。原本,经常在东海、南海问题上指指点点,背地里找一切机会和场合暗施冷箭,突然180度的大转弯,对中国好话连篇。莫非,我们遇到了一个假安倍?关键是,原来的和现在的,哪一个是假安倍?

之前日本媒体曾披露,安倍桑晚上经常睡不着觉,只能靠几杯小酒,把自己“灌醉”。所以,有人怀疑,安倍桑是不是酒劲没过,拿错了讲话稿?

大反转

安倍桑讲了什么呢?在东京都举行的这场国际会议上,他谈到了中国推进的“一带一路”构想,并表示如果条件成熟将进行合作。日本的分析人士们瞬间不淡定了,经过在脑回路里快速搜索,他们发现这应该是安倍桑首次在正式场合对“一带一路”表明合作态度。

中国网民倒是对此意见很一致

这么反常的表态看似出人意料,其实也有逻辑可循。历史上,日本人就曾经因为搞不清状况吃过大亏!

国际局势波谲云诡,一点细小的征兆,可能意味着地区甚至世界格局的巨变。尽管如此,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对山雨欲来有所察觉。1969年美国总统尼克松上台后,一直希望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联系,通过多种渠道向北京递送口信,最终在1971年促成基辛格访华。

中美的这一轮秘密接触,实际上已经意味着国际形势即将发生重大变局。而且,据当时担任《朝日新闻》驻北京支局长的秋冈家荣回忆,周恩来将这个大势告诉来访的日本客人。然而,当时日本当局对变化之中的国际局势毫无察觉,继续坚持敌视中国政策。

最后的结果是,尼克松1972年2月访华,中美揭开历史新的一页。而为美国马首是瞻的日本却毫无察觉,惨遭 “越顶外交”之辱。那年9月,田中角荣访华,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

安倍桑当然不想遭受第二次“越顶外交”之辱,在美国决定派遣代表团出席中国“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后,日本也派出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率团来京,并带上安倍的亲笔信。随后,安倍桑就参加中国主导亚投行表达了积极意向,所以这次安倍对“一带一路”示好也是有来由的。

简单说,安倍桑这个举动有两个目的:第一,与美国步调一致,避免日本在亚太地区国际秩序中“掉队”;第二,表现出力图改善中日关系的姿态,希望能借7月在德国召开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之机,实现中日首脑会谈,并为此进行探路布局。

当然,能实现中国领导人访日,则是安倍桑的最大目标,这无疑会是其执政的光彩一笔。日本方面还抛出了自己的路线图。

据日媒披露,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谷内正太郎5月底与访日的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会谈,告知了日方实现明年中日首脑互访的理想流程是:首先,安倍为出席预计明年上半年在华召开的日中韩三国首脑会谈而出访中国,然后明年下半年日本再接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国事访问。

如能实现,这将是继2008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后,中国国家主席再次访日。

日本方面的设想确实蛮好,作为一名爱好和平的中国人,刀哥也支持中日关系打破目前的僵局。但是,要想实现这一切,首先要看是否有合适的基础和良好的氛围——日本要在包括历史问题在内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做出反思和改变。

双面人

刀哥还记得去年3月,中国外长王毅在两会期间的记者会上对当前中日关系有一段精彩的评价。

当时有一位《日本每日新闻》的记者向王毅部长提问,如何看待中日关系现状,在日本有“正在好转”和“情况没有改善”的不同看法。

王毅说,由于日方在历史等问题上的错误做法,这些年中日关系确实伤得不轻。尽管在双方有识之士努力下,两国关系出现了改善迹象,但是前景仍然不容乐观。最主要的原因是,日本政府和领导人,一方面不断地声称要改善中日关系,一方面又不断到处给中国找麻烦。这实际上是一种典型的“双面人”做法。

“两面人”这个词实在是贴切。如今对“一带一路”示好的是安倍桑,曾经把“一带一路”视作与西方二战后国际秩序相对抗、抱着警惕心理说风凉话的也是安倍桑;多次表态积极寻求中日关系改善的是安倍桑,把南海议题、东海议题塞入G7组织峰会和各种多边双边场合的也是安倍桑。

至于到底哪一个是安倍桑的真实一面,甚至连日本国内网民和媒体都有点蒙圈了!

在“今日日本”网站上,网民Kaerimashita称:“不确定日本能从这个项目中得到什么好处,安倍是在努力修补与中国的桥梁?”《读卖新闻》则认为,日本政府一直认为“一带一路”同中国实施经济霸权相关,并加以警惕。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在东京都的那场演讲中,安倍不忘强调他钟爱的TPP。在日本,TPP被视为可以帮日本主导制定亚太地区经贸规则、扩大地区经济影响力的“神器”。安倍称,“非常遗憾,这条路只走了一半,但我绝对不会为此放弃”。

显然,安倍桑心里很苦,一边向“一带一路”示好,一边还不甘心看着TPP夭折。

其实这种“两面性”在很多日本人身上都有。当然,客观说,人都有两面性,只不过日本人的两面性由于反差太强烈,而给人特别深的印象。日本人可以说是“知耻之民”,但“知耻之民”也有不知耻的一面。

日本现代诗歌之父荻原朔太郎(1866-1942)曾这样谈到自己的民族:

日本人——是从最朴素的原始性衣食住行中孕育出最高度的文化感性的民族。作为最具现实性的实用主义者,同时又是最喜好风雅趣味的民族。庸人与诗人、本色人与文化人、实用主义者与唯美主义者、和平主义者与尚武国民的民族。一切都充满了二律背反的不可思议的民族!

找病根

进入21世纪,由于社交媒体的崛起,全球政治出现“大众迎合主义”趋势。不少中日关系学者认为,安倍政权(包括之前日本不少政客)具有“大众迎合主义”倾向,已经成为日本发展对华关系的障碍。

总体而言,2001年后的日本政治状况,可被称为“大众迎合主义”的政治。说到日本“大众迎合主义”,刀哥不得不提到两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人。

第一个就是恶名昭彰的右翼政客、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此人不但堂而皇之参拜靖国神社,所谓“钓鱼岛私有化”也是他发起的。

就是这样一个右翼政客,曾于2003年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获得惊人的308万张支持票,在都知事竞选史上创下70.21%的最高得票率纪录。而在都知事选举前的众院选举中,东京都所有25个选区的当选议员,得到的选票总和也没达到230万张。

第二个就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这位在担任首相期间,也曾多次参拜靖国神社。但其执政时间比前后几任首相都长,在任期间一直保持了较高水平的国民支持率。他总能在民众支持率不佳之际有效煽动“小泉旋风”,将国民支持率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平,成为公认的最擅长玩弄政治的高手。

连日本一些学者都忍不住指出,“日本政治人物,只要通过电视来获得民众的狂热支持,就可以无须理会发言内容或正确与否,而对所有的批评声音免疫。但政治领导者往往缺乏冷静诱导舆论走向平衡的大局观和历史观,让人感觉他们知识体系和教养的欠缺。”

石原也好,小泉也罢,从其政治手法进行分类,都堪称现代日本的“大众迎合主义政治家”。而安倍桑,则是后浪推前浪,一下子把前任拍在了沙滩上。

随着日本步入新保守主义时代,在战争责任认识、战后赔偿和道歉、修订和平宪法等许多重大问题上,政府当局和右翼的观点越来越接近。这其实就是安倍迎合了一些日本新民族主义势力的一个政治诉求,就是“凭什么在日本不能这样?”

政治家迎合大众,专家学者、官僚机构、传统媒体等在大众面前丧失公信力和权威性,从而无法给出理性的、长期战略性的政策。这是日本当前最大的困境。

如果安倍政府真的想搞好中日关系,应该听听王毅外长的声音:

俗话说“治病要断根”,对中日关系而言,病根就在于日本当政者的对华认知出了问题。面对中国的发展,究竟是把中国当作朋友还是敌人?当做伙伴还是对手?日方应该认真想好这个问题,想透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