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29号晚上,83岁的巴拿马前政府首脑、前国防军总司令诺列加在巴拿马城一家医院因病去世。

全球媒体几乎都发布了这条信息,评论也是极为相近:

一,残暴荒淫的独裁者。

二,90年被美国逮捕并审判

以上为核心内容,一邪一正,一目了然。

从80年代末到今天,与其说诺列加是条疯狗的话,不如说是美国养育了这条疯狗。

然而,有一只大手在操纵着信息,全世界读者,无论是当年的平面媒体时代,还是今天的网络时代。不想让你知道的另一面,一直被打上了严严实实的马赛克。

邪与正,黑与白,翻云覆雨,任意颠倒。诺列加到底有多少信息被隐藏?其间的交易又有多么丑陋?只有天知道。

我只尽我所能,让这幅肮脏的画面去掉一些马赛克,让大家看得更直观全面一些。

诺列加其人

1934年2月11日,出生于巴拿马城的一户贫困家庭,在孤儿院长大,身高一米六左右,相貌平平。

他的人生转折点是在秘鲁乔里勒(也称乔里奥斯)军事学院,因为满脸青春痘,同学们都叫他“菠萝”。

为人精明凶狠,1960年之前就已经被CIA招募为情报人员,并作为重点培养对像,以便将来进入巴拿马军方(国民警卫队)任职。

当时CIA给的津贴每月不足50美元,诺列加只要出了校门,就会穿上烫得笔挺的法式制服,然后在利马找妓女。

钱虽不多,但他嫖得狠,对妓女特别暴力变态,经常毒打对方,1960年夏天,诺列加在利马某宾馆内,不但虐待了一名小姐,而且事后还不给钱。

不给钱就是强奸,小姐去警察局报案,利马警方立刻把诺加列扣在了拘留所,打算以强奸罪起诉。

美国驻利马大使馆得知后,情报人员马上向华盛顿发密码电报。对CIA来说,如果他在秘鲁定罪,那么损失非常重大,回电实施“拯救诺列加”计划。

美国使馆通过秘鲁官方有力人士,很快就将诺列加从拘留所里捞了出来,此事之后,诺列加对CIA可谓感恩戴德,死心塌地。

毕业回国,诺列加进入巴拿马国民警卫队,成了一名科隆省的下级军官。

1964年CIA的470军事情报组将诺列加吸收进来,并安排他回首都,进入了军方实权人物托里霍里的情报系统之中。他还去了一趟台湾,参加“远朋班”培训。

从1965年开始,诺列加CI津贴提升到每月100美元,实际上他是双重间谍:

一,替托里霍斯监视运河区美军的动向,收集美军情报。

二,替CIA监视托里霍斯一举一动,出卖巴拿马政治情报。

1966年诺列加前往北卡罗来纳州布雷格堡接受心理战训练,这是美巴双方一项公开的军事交流(百度百科也有简单提到)。

但诺列加得到美军教员的重点培训,七个星期时间内,别人学的是军事技能,他主要学习的是:如何利用媒体来控制民众,制服对手。

美国为什么要教他武林秘笈?当然是因为他骨骼清奇,是块练武的好材料。

1964年到1967年,巴拿马总统选举集会中的爆炸恐吓事件件件与他有关,然后通过媒体渲染,造成了首都民众极大恐慌。

托里霍斯虽然受益,但也不得不用小船将诺列加送出国外避避风头,好好反省。

托里霍里已经将他视为心腹大将,甚至让他担任了情报局局长。

诺列加自己则利用手中的权力和与CIA的特殊关系,建立了运河贩毒网络,大发其财,达到了“村村都有丈母娘”的人生小目标。

1968年,尼克松上台后,美国反毒形势大变,白宫一步步缩紧对毒贩包围圈。

1971年6月17日,尼克松总统在国会正式向毒品宣战,发动“全国性紧急行动”,尼克松手下的FBI反毒执法队认为诺列加是运河毒品网的关键人物。

当时,诺列加的毒品网络已经深入美国在拉美各个使馆,领馆,还有各国机场,海关,以及东南亚货源地。

尼克松要求毒品管理署署长英格索尔制订“秘密执法计划”,打击美国境内外的毒品贩子,英格索尔对诺列加打算实施谋杀行动。

境外谋杀需要CIA配合,而CIA怎么可能舍得杀掉诺列加?这样美国陷入一个尴尬局面。

在巴拿马,诺列加被托里霍斯授权为与美国司法部门,情报部门,军方,政府联系的唯一官方人物。

水门事件爆发后,尼克松变成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局面,扫毒计划也就不了了之。

福特接任美国总统后,从北京调来老布什当任CIA局长,从此诺列加这一生荣辱安危就与老布什紧紧绑在了一起。

可以说美国自己养了一条疯狗来控制巴拿马,狗链攥在老布什手中,最终这条疯狗过度膨胀,咬到了主人。

老布什与诺列加

1976年1月,老布什上任后,正值CIA多事之秋,水门事件中的非法行为,还有大量的腐败,谋杀,以及对美国公民的种种非法活动等。

老布什是位干将,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到半年,就稳定住CIA局面。从福特总统来说,他要确保的是大选取胜,不允许在这紧要关头有任何丑闻来影响共和党选情。

老布什又是共和党的全国委员会主席,自然也要考虑自己将来的白宫之路,诺列加胡作非为,而且又离美国这么近,必须加以控制。

1976年4月,CIA向老布什汇报了一条重要消息,美国国防部情报局在调查诺列加,是民主党搞的鬼,想通过诺列加来损害共和党选情。

当时,CIA有一项秘密项目与诺列加合作,就是“广东.宋”行动。

广东宋代表巴拿马华人。这计划其实政治风险很大,广东宋行动是指:

CIA利用在混杂在巴拿马华侨中的国民党特务,与诺列加配合,利用高科技手段来窃听收集巴拿马军政高层对运河地区看法的情报。

具体由CIA470情报组负责,风险就出在诺列加身上。这孙子是怎么干的呢?

他把CIA给的专项经费从中苛扣,没有给足国民党特务报酬,这是一。

其次,诺列加又把录音磁带高价买来,交给托里霍斯去邀功请赏。

说白了就是两头吃,CIA有人也卷入其中,拿了好处费。结果纸包不住火,国防部情报局对广东宋行动产生了怀疑。

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罗纳德.里根则想把这事捅出来,让福特下不了台,里根是共和党内初选另一位竞争者。

民主党没搞,共和党自己先干上了。负责电子监控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卢.艾伦打算干脆公开起诉CIA某些官员和诺列加。

老布什制止了艾伦的做法,实际上老布什知道诺列加还把情报卖给了古巴的卡斯特罗。

诺列加可不是为了什么民主自由来跟CIA混,就是一个字“钱”。谁给钱,他就跟谁合作。不过,不为了钱,谁会愿意当CIA线人?民主自由那是外包装。

老布什最终找来诺列加进行了一对一秘密会谈,把这名“联络员”的年薪提高到了11万美元。

这样诺列加才消停了。1976年大选虽然没有爆出共和党丑闻,但福特还是在11月输给了卡特。

卡特就职前,希望把广东宋计划彻底压下来,作为新总统,他也不想爆出这么大的丑闻。广东宋计划作为政治斗争工具,随着大选结束,已经没有价值。

12月,老布什请诺列加再来华盛顿会谈,在前往美国途中诺列加心中极度不安,但他留了后手,把所有与美国合作的,见不得光的资料存在了巴拿马某处。如果他回不来,美国也没这么轻松。

12月16日,他与老布什在巴拿马大使馆共进午餐,在这间精致的花岗岩结构的建筑中,两人相谈甚欢(互相威胁),演技一流。

关于此事在1988年,美国对诺列加提出贩毒指控时,佛罗里达大陪审团曾经要求老布什作证,但老布什否认了这次会面。

结果另外三名陪客证实有此事,老布什才努力回忆起有这回事,但细节不记得了。

在诺列加看来,与老布什之间的愉快午餐,证明了自己重要性,老布什到底答应他什么,现在谁也不知道。

诺列加一直相信老布什是他的保护神,1988年8月12日,他在正式执政五周年纪念酒会上当着2000多名来宾,大吹特吹与老布什的友情。

而且公开扬言,他的合作伙伴卡洛斯.杜凯,已经向老布什竞选班子捐了巨款,如果老布什明年当选美国总统,他就是美国最亲密伙伴。

没错,这十几年来老布什一直罩着他,但只要老布什登上政治颠峰,诺列加就成了一颗定时炸弹,老布什在巴拿马一旦找到替代他的人物,诺列加就必须永远闭嘴。

过河拆桥美利坚

1981年托里霍斯神秘的死于飞机失事后,诺列加在幕后掌控军权两年,1983年正式成为巴拿马政府首脑,实际掌权者,总统不过是他的木偶。

他跟老布什有些相似:

一,都是情报头子出身。

二,都是本国的最高领导人。

但他忘了一件事,巴拿马跟美国相比,就像婴儿和壮汉。

诺列加上台后,已经不在仅仅满足于钱,也不甘心再当CIA情报人员,还有什么比做掌权者更爽的事情?

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了,妓女早就不找了,女明星,女歌星手到擒来,巴拿马城到处是他的情妇。

从政治来说,他在运河问题上,依然强硬,还在美洲搞小集团,想自谋出路,摆脱美国全面控制,国民警卫队也改成了国防军。

从1986年起,美国开始对巴拿马实施制裁,计划摧毁巴拿马仅有的工业经济,警告诺列加不要越走越远,不然,随时把他免煮了。

但诺列加不大认美国这个主人了,我行我素,不可一世。1988年美国以贩售毒品罪名起诉诺列加。

1989年年底要将诺列加抓起来。从舆论上来说,诺列加已经成了一名人见人厌的独裁将军,恶贯满盈的混世魔王,美国必须举起正义之剑。

诺列加虽然是流氓本色,但他很清楚保命的底牌是什么?只要揭露美国CIA和老布什不可告人的资料在他手中,他就有交易本钱。

1989年12月20日,美军南方司令部1.3万官兵同时向巴拿马首都及周围目标发起进攻,空军出动了F117。

诺列加在晚上8时向全国人民发送广播,“我是安东尼奥.诺列加,我向国防军和人民致敬,我们绝不后退一步,前进,直到胜利!我现在就在战壕里!”

听起来蛮激昂的,不过,这孙子并不在战壕里,也没有在指挥室,而是躲在情妇家里。

作为情报人员出身的他,对CIA那一套非常了解,谋杀,被心脏病什么的,他都有预防。

诺列加从不住在固定住所,两三天就换地方,巴拿马城中有五位正式情妇,每位情妇的家就是隐蔽住所。

他最要好的情妇叫赛诺莉塔.阿玛多,在隐藏的四天时间里,诺列加欲火焚身,还给阿玛多打了个电话,想去她家。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下令美军在城中,挨家挨户冲进去搜,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诺列加(人权呢?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呢?)

结果就是那个秘密电话暴露了他的去向,美国82空降师一队官兵直接奔向他岳母家,结果在路上与少数卫兵交火,待援军赶来时,机智的诺列加坐着直升飞机跑了。

23日,他向古巴求救,卡斯特罗答应让他躲进古巴大使馆。

美国早料到他有这一手,派重兵包围了古巴大使馆,根本进不去。

秘鲁,哥伦比亚使馆也被封锁。

诺列加最后一条路是去奇里基省山区打游击,结果奇里基省司令官德尔希德将军投降美军,把他藏的金银财宝,美元全交了出来。

24日,走投无路的诺列加想到了梵蒂冈大使馆,给拉沃亚大使打了个电话,只给他15分钟时间想一想,不然我就打游击去,哼!

梵蒂冈接纳了他,晚上8点,他和保镖进入了大使馆,馆外没有一个美军。

美军随后包围了大使馆(今天看这可能是美军计谋,留下最后一路给他走,不至于鱼死网破)。

房间只有一台空调,没有报纸,电视,电话,也没有人跟他交流。

美军则架起高音喇叭,天天播送摇滚乐,时不时插播一下,诺列加出来投降吧!一会说他某位忠心的将军被抓,一会说他某银行帐户被封。

梵蒂冈大使也来劝他:施主,你饶了老衲吧!贫僧实在受不了了。

这时,整个国际全部在关注这件事。美国最理想的目标就是让他闭嘴,闭嘴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死人,一种是交易。

诺列加太狡猾,他知道当年对老布什的威胁依然有效,美军不会在拿到资料前杀死他。

长时间的心理战后,诺列加防线开始松动,1990年1月3日,梵蒂冈特使从罗马飞往巴拿马,给了诺列加两条路:

一,4日中午前离开大使馆(向美军投降)

二,请巴拿马政府派人来带走他审判(死罪)

而新总统恩达拉(老布什扶上台)则希望诺列加由美军带走,诺列加最终认怂,提出三个条件:

一,允许他先打几个电话(关于资料安排,他的保命符)

二,允许穿军装离开。

三,离开前不得说他投降。

美国答应了三个条件,并承诺不会根据联邦法律判他死刑。

1月3日晚上八点五十分,诺列加离开使馆,被押往美军霍华德空军基地,再换C-130运输机,飞往佛罗里达的霍姆斯特德空军基地。

他的牛叉事业就此结束。

现在他死了,也算是长寿,很多秘密作为交易的一部份,已经永远被他带进了坟墓。

要看到,美国对舆论控制能力之强,已经到了踏雪无痕的境界,到处是万恶的马赛克。

这种差距,中国媒体真的应当反思,你不是美国媒体,你何必要事事以西方信息为标准?

再紧跟,也改不了你的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

诺列加尚且如此下场,那些给美国当线民的能好到哪里去?

有的人别入戏太深!别忘了大结局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