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当一众考生还在忙于查分与填报志愿的过程中,对北京状元熊轩昂的一段采访视频在网上已引起轩然大波。网上的舆论各有不同,支持者为其关心他人、对社会有深刻认知点赞,批评者则指出其话语中充满同农村考生比较的优越感。

高考——贫富之间的相遇:熊轩昂与魏祥-青年力

有意思的是,仅仅在两天之后,6月26日,“大美甘肃”微信公众号刊发文章《一位甘肃高分(648分)考生的请求》,一个生活极为困顿的考生魏祥出现在了公众的视野中。与熊轩昂优越的家庭环境不同,魏祥“双腿运动功能丧失”,“父亲早逝”,这些标签随意一个都让人感觉难以承受,可是他的身上占全了,可以说是贫穷家庭中的“贫穷者”。

高考——贫富之间的相遇:熊轩昂与魏祥-青年力

贫者和富者,就这样在高考中相遇了。一个衣食无忧,一个物质匮乏;一个出身优越,一个寒门士子。两者放到一起,让人忍不住唏嘘。

可是,魏祥只是这一大群和他一样出身的学子中的幸运者,他高考成功了,又偶然得到了新闻媒体的报道,又在清华校领导的指示下得到了帮助,他才得以解决大学生活中的种种困难。可是,其他人呢?他们也曾一样努力,甚至比富家子弟更为努力,但是高考称不上成功,也没有媒体进行报道,更不会有各种帮助。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清华中有没有困难生?有。可以说清华在帮助学生解决生活问题上很尽心,但是,许多事情却不是清华能够改变的。我们诚然要为清华的回应鼓掌,它让我们看到了希望,让我们看到寒门士子还有脱离困顿的可能。但是,贫者却难以拥有和富人那么多的机会。认识一位同学,我们共同在勤工助学支队工作。他是那种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挣学费的人,他困顿的家里对他的生活有心无力。所以,他的生活只有四个点,教学楼、实验室、打工点以及宿舍。早早的起,晚晚的睡,没有娱乐,只有工作与学习。他口语不好,但是没有人可以纠正。他想报新东方,可是面对高昂的学费只能望而却步。但他常说,自己能来到清华已经很幸运,感谢清华帮了很大的忙,至少,他的生活好过了许多。

但是,这些只是少数例子。还有许多媒体关注不到的角落。在聚光灯照不到的地方,黑暗和寒冷总是充盈。记得在我小时候,大家普遍认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学习要好,基本上我家那边的状元都是从农村里出来的。那个时候,努力就会有结果是一个“真理”,激励着一批又一批的寒门学子努力着。拼时间、拼精力,悬梁刺股般读书,一定能获得成功。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风向变了。好像命运之神不再垂青最努力的那个,而是垂青那些家世更好的学生。农村的孩子在录取中的占比越来越低,考高分越来越难。与此相反的是,城市的学生在高考中则更加成功。记得我们那一届实验班,城里的学生考的普遍比农村学生要好。最为明显的是,那一年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基本都是教师或者公务员家庭。

高考——贫富之间的相遇:熊轩昂与魏祥-青年力

2015年,一篇整理自清华大学教授授课内容的文章《寒门再难出贵子》刷爆了朋友圈,那篇文章中明白地写出了一个残酷的真相——决定你来到清华北大的不仅是自己的努力,还有你的家庭环境,包括你父母的教育理念,愿意及能够为教育付出的时间金钱,你的眼界和视野,你能接触到的一些资源和机会。时隔两年,再次回头,发现我们不正朝着这个方向走吗?

但是另一方面,富者则显得轻松了太多。曾教过的一个学生,其英语是请英国伦敦老师教授的标准口音,十几岁就已经游遍了欧洲,北京理工的老师亲自教他编程,请国家一级演奏员教声乐。与其相比,穷人家的孩子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但真正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是“中产阶级鄙视链”。很多人从动画片、旅行目的地、兴趣班、幼儿园等方面,精心绘制了金字塔状的“中产鄙视链”,高处塔尖的是价码昂贵者,在它们风光的映衬下,居于塔底的选择显得十分寒酸有限。

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者Scott Rozelle在中国偏远地区开设了一项农村教育项目,深入探寻中国农村教育体制中存在的问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Rozelle表示:“就财富而言,中国是亚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但是孩子却成了这种成功的牺牲品。中国的发展确实很快,他们在教学资源和师资上投入了很多金钱,但是他们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人性因素。”弱势群体已然不幸,富者更不应加以厌恶鄙弃,亦不能理所应当认为穷人“好吃懒做”、“罪有应得”。

高考——贫富之间的相遇:熊轩昂与魏祥-青年力

“那是一个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

——杨绛

如今魏祥被堪称最高学府之一的清华录取是件好事,而且魏祥写信给清华:想带着母亲去上学【方便相互照顾】,因此希望清华能给他们母子解决一间陋室。欣闻清华及时回应:拨给魏祥母子两室一厅的公寓供母子安居,算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希望今后地方政府要督促相关部门落实好每一项贫困生帮扶政策,普降甘霖,积极组织社会力量对口帮扶,协调解决他们上学存在的困难,绝不让像魏祥一样成绩优异的学子因贫困而上不起学。也希望魏祥们考上后能继续努力,积极向上,争取更好的成绩,报效祖国,报效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