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要从驶过珠江口的那一艘艘军舰说起。

当英国人在1840年的6月28日将炮口对准中国的海防线时,一段屈辱的历史随之拉开帷幕。此后百年,中国人几乎是全程在血水与硝烟中挣扎着度过的。对于这场战争,史学家有一个相对统一的称呼:鸦片战争。

林大人,愿您看到今天-青年力

而这与一个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叫林则徐。

此前的一年,他被道光皇帝任命为钦差大臣,前去广东主持硝烟工作。那时的大清虽说外强中干,但总还有相对清醒的人;这些清醒的人自然知道,毒品的泛滥对于一个国家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随着上万箱鸦片在虎门的销烟池中化作废渣,人们便也看到了那个昏暗的时代中显得弥足珍贵的赤子之心。

林大人,愿您看到今天-青年力

但是,相较于中国人来说,英国方面则是极其忌讳看到这一切的。

毕竟曾经的中英贸易,都是英国大量进口中国的茶、丝绸和瓷器,然而中国方面对于英国工业化生产的皮革棉布等并没有太大的需求,那些精巧的机械钟表,也只有少数权贵阶层才能消受得起。

这样,英国同中国的贸易在客观上便存在着巨大的逆差,这是急需进一步资本积累的英国所不能接受的——直到他们搞起了鸦片生意,才终于可以在中国人身上攫取暴利,且这种盈利具有无比的持续性:

毒品使人体产生强大依赖性,决定了其一旦流行开来,就自然会形成一个永远无法填满的吞金巨洞,将大清白花花的银子吸到那个叫英吉利的岛国去。

至于由此对中国的社会秩序与中国人的健康产生的损害,则从来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林大人,愿您看到今天-青年力

马克思曾经说过,资本一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留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

林则徐销毁鸦片的举动,可以说彻底将英国人激怒了,同时让英国改变了想法,他们不再准备以做生意的形式在中国市场获取利润了,而是要采用更为简单粗暴的办法,用坚船利炮,将中国的大门彻底炸开。

而这也正是本文第一段的由来。

清朝的武装力量自然是挡不住英国人的进攻的。倒不是因为没有尽力御敌者,而是即便尽力抗敌也力不从心——从大规模航海事业被斥作“劳民伤财”开始,中国的历代统治者似乎是不约而同的认为大海是这个国家最安全的屏障,即使海外有国,也皆是蛮夷,不值一提。加之对自身“天朝上国”的定义,更让不重视海防、不革新技术、不强化军队成为长期存于朝堂之上的主流声音。

这期间虽也遭到过海上来犯之敌的袭击,也并没有引起那些当权者们足够的重视,倒是让他们选择了最消极的解决方法:一禁了之。

可以预想得到,时至道光年间,中国的沿海防御已经涣散到了什么样子。

总而言之,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天朝上国”,那次在洋人的面前输掉了战争,而且输得很惨。

此时朝廷上下,从道光皇帝到文武大臣,皆在从云端跌落的强大打击下失去了底气,慌了神,随之一种基于对海外文明缺乏认知而产生的强大恐惧开始在君臣之间扩散,清朝的顶层设计团队随之彻底丧失了斗志。

昏了头的他们于是想到了林则徐,认为是他主张的禁烟引发了这场战争,故在战争爆发整一年的时候,清廷决定惩办林则徐,具体方式为贬谪,将林远调至新疆伊犁,以达到将其驱离政治中心的目的。

就这样,1841年6月28日,一道圣旨,一张调令,一声领命,这个为国禁烟,为国御敌的英雄人物,收拾行囊,远赴漠西。临别前,他给家人留下了一首诗:

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戍卒宜。

戏与山妻谈故事,试吟断送老头皮。

有人说,林则徐写这首诗名为宽慰家人,实则自我安慰。但个人对此是不表认同的:能在国家面前将个人祸福置之度外的人,应是不屑于因被贬就去专门写诗去安慰自己的。

想想之前轰轰烈烈的硝烟,想想曾向皇帝进过的肺腑之言,林则徐也应当已经看清了些东西;那或许是一种无奈,一种在时代面前个人所表现出的无能为力。国家迫于强盗的淫威将自己出卖,这不算什么,但眼睁睁地看着希望之火慢慢熄灭,这才是对一个人最大的折磨。

但他又能怎么样呢?

不过林则徐还是做了一点事情:在前去新疆的路上,途径镇江时,他将所作《四洲志》留给了老友魏源。他总得试着去唤醒他的国家,让这个国家的人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世界。

他觉得魏源能帮他一些忙。

1842年,清廷还是选择了投降;这一刻,“天朝上国”迎来了崩塌的开始,瞬间蹉跎。《南京条约》我们都很熟悉,满纸道貌岸然的文字一并看完也无非是讲了三件事情:割港、赔钱、开口岸。

那伙卖给中国鸦片的人,总算在中国拿到了他们想拿的东西。

我们不知道林则徐在得知《南京条约》签订后是怎样的一种心境,但我们知道一点:尽管林则徐日后再得重用,但他直到病逝,也再没提过禁烟。

但林则徐这个名字已经永远被中国人所记住,一同记住的,还有他写下的那首诗。

许多年后,一个在年轻时同样从事过禁毒工作的大人物在国家危难之时,也念着他的诗走马上任,在中国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当然这是后话,不多赘述。

林大人,愿您看到今天-青年力

2017年6月28日,在林则徐被贬伊犁后的第176个年头,珠江口外依旧船只繁忙,只不过尽是来往的商船,而不会再有哪家列强来此造次了。也正是这一天,又是一艘万吨巨舰下水,放眼全球,能自造此类军舰的国家不超过三个。

林大人,愿您看到今天-青年力

曾经的中国,也有人试着造巨舰,兴海军,强海防,也有人想过禁烟和自强,想过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后学习,而后超越;但他们往往没有成功。

真正的突破,始于1949,并持续到了今天。

而巨舰下水,不过是实现突破后的这些年里无数丰硕成果中的一个罢了。

每逢取得巨大成果的时候,人们往往会想到去告慰一下毛爷爷、周爷爷、邓爷爷,也会想到刘华清老将军,想到王伟,想到罗阳,想到局座……而这次,我们接着转而又想到的,怕是林则徐林大人了。比起上述这些开创了时代的人,林大人,则是被时代所辜负、所背叛的人。

但时代也只能惩罚一个腐朽的朝廷,却不能彻底背叛一个坚强的民族。因为在一个时代走向没落的时候,他们会顶住困苦与劫难,去创造一个崭新的、充满希望的时代取而代之,就像他们二百年来所做的那样。

只不过,这一切对于林大人而言,已经太晚太晚了。但是,他所做的一切并着他写下的诗,又必将长久的流传下去,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砥砺前行……

对了,当年割出去的地,我们也都收回来了,现在那里挺好的。

林大人,愿您看到今天-青年力

林大人,今天的中国,愿您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