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真正需要的,是一群有担当能持恒的爱国者。他们会为祖国所取得的一切成就欢呼,也会奋起痛斥那些破坏祖国公序良俗的人和事,也会同祖国一起面对挫折,驱散黑暗,守护光明,而不是在刚刚看到黑暗时便急着去进行自我灭灯。

爱国者、星辰大海与玻璃心

/一/

1921年7月末,上海。

高温已经侵袭黄浦江畔很久了,虽说不夜城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不夜城了,但自然是远不及今天这般空调风扇一应俱全,设备完善。在法租界内贝勒路树德里3号,即是今天的兴业路76号的那间寓所里,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屋内讨论着一些重要的事情,可以说房间里是十分闷热的了。

爱国者、星辰大海与玻璃心-青年力

然而糟糕的会场环境并没有钝化参会者们的敏锐思维,会议进行的很顺利,重要的议题悉数得到落实,纲领性的文件也已拟定,紧接着就是安排下一步的工作了。

当然,工作的内容显然是那个时代的主人们所不能容忍的,于是,在1921年7月30日晚,会议已近尾声的时候,水表如期而至。

敲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尽管那时候还没有收快递和社区送温暖的说法,但他仍能以找人的理由要求房间内的人开门,然后再以摸错门为借口退去。奈何来自荷兰的国际友人马林早就是身经百战了,便及时宣布散会退场,这才让随后前来搜查的大队巡捕扑了个空。

上述内容为一个中共一大会议期间的一个桥段。

事实上,如果你翻开整部党史的话,这件事情只能算是初始阶段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细节,但这个细节说明了一个问题,即这个党自成立时起,困难与挫折便相伴左右了;而其近百年的发展历程,无处不充满着天灾、人祸、曲折、坎坷、危险、牺牲、分歧,乃至被杀戮、被打压、被围剿、被欺骗、被出卖、被窃取果实……

只不过,中国的共产党人们在承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之后,还是顽强地挺了下来,这才没像其他的失败者那样落得个人亡政息的下场。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毛泽东

在一大之后的二十多年里,那群开会的人,牺牲的牺牲,叛变的叛变,离开的离开,但总有人坚持了下来,坚持下来的人在1949年的那个秋天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宣告了一个崭新的中国诞生,由此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你可能会问有多少人坚持了下来,那么现在告诉你,中共一大最初参会人员有12名,在49年登上城楼的只有两位:毛泽东和董必武。

/二/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1938年深秋,日寇铁蹄已深入中国内地,武汉失守。当时在武汉的文艺工作者纷纷撤离,前去桂林作些许安顿。在这群文艺工作者中,一个叫艾青的年轻人写下了一首叫《我爱这土地》的诗,诗中最著名的便是这两句。

在1938年写出这样的诗是需要勇气的,毕竟那时爱国是需要莫大勇气的,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国家还能活多久;此前一年,日军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便打到了南京城下,只可惜那位蒋先生并没有死守国都的能力和气魄。

于是年底南京城破,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悍然展开。而在新的一年里,战局其实也没什么起色,虽说存在几场“大捷”,但都谈不上是战略层面的胜利,反倒是日军继续蚕食鲸吞,大半个中国眼看就要被啃下来了。

在这种年头,要是没点勇气,谁敢喊爱国?所以不少人干脆就直接抱上了日本人的大腿,或者继续鼓吹中国必亡的论调,稍稍顾及吃相的,至少是保持缄默。——总之,绝对不能跟爱国扯上关系,不然日本人彻底获胜了那还了得?

但是艾青敢喊。他的爱从何而来?就来自于深沉二字。

这恰说明他的爱国不是浮华的,不是孱弱的,不是趋利的,也不是暂时的,这是一种对祖国发自内心的爱与捍卫,即使国运衰微,即使前途渺茫,他依然选择同自己的国家共存亡。

其实,和艾青一样怀着这种深沉的爱的人有很多很多。

在那段岁月里,他们鼓足勇气,或拿着笔,或拿着枪,或拿着其他的什么东西,但有一点是十分确定的:他们都在战斗,同日寇进行全方位的战斗。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年中国到底没有亡的原因。

后来,艾青成了我们熟知的文学家,他的那首诗也被录入了语文课本,其中最著名的那两句几乎被所有的中学生至少一次引用进自己的作文,然后又被念了很多遍。

/三/

因为有这么一群鼓得起勇气、受得了挫折、经得起考验的人存在,这个国家不但没有亡,反而活了下来,站了起来,然后飞速向前跑去。终于,一个令人激动的时代到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激动的,只要想想那群坚强而伟大的人,就知道这个时代的到来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但是年轻人们还是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己的骄傲与豪情,他们给这个时代赋予了些好听的称呼,比如星辰大海,比如盛世如愿。

是的,年轻人们的热情被一个伟大的时代点燃了,于是他们以十足的积极性投身于学习与工作中去,立志为星辰大海贡献一份力量;他们为这个国家取得的一切成就而欢呼,同时也没有忘记去探究为什么会迎来这样一个时代。

在此过程中,他们了解了那群坚强的人所做的一切,自然对其产生了高度的敬意,并决定去做和他们一样的人。

与父辈们不同的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更加开放也更具自信,他们更愿意去表达自己的立场,于是他们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拍着胸脯称自己是爱国者,是真正的爱国者,是坚强的人。

最令人欣慰的,还要数他们得出的这样一个结论:你若光明,中国便不再黑暗。

/四/

然而星辰大海从来不代表没有坏事,也从不代表着不出事。有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该发生还是发生了,而且还是接二连三的发生。

而这显然就超出了一些年轻人的承受范围,他们之前一直觉得,既然是星辰大海,就应该是完美的、至强至大的、完全光明的、时时刻刻都能让人泪目的。

虽然他们之前也说过“祖国即使存在着一些问题,但我们仍旧爱她”之类的话,但当他们真正面对问题的时候,产生的心理落差让他们随即将这句话抛向了脑后。

但情感总需要发泄,于是他们选择了最极端也最高效的办法:将对国家十足的爱转化为十足的恨,去全盘否定自己先前对祖国的认识。

具体就是用“你国药丸”代替“星辰大海”,至于“你若光明”一句,更是不光是闭口不谈。他们说:自己对国家彻底失望了。

真的到了彻底失望的地步了吗?不存在的,相比起这个国家所经历的挫折,当今这点破事才到哪啊?难道因为这点破事就要万念俱灰自暴自弃,把世界拱手让给你们所鄙视的人了吗?

写到这,笔者不禁想问这些年轻人们一句:如果遇到这点事情就彻底失望了,那你们膜过的毛爷爷、周爷爷、邓爷爷当年还不得吞药丸吞到撑死啊……

其实,对于那些愿意为祖国奉献终生的人来说,药丸二字恰恰不在于他们的词典里,他们确是处于中国最黑暗的时代,但他们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追求那个为天下人争天下的崇高理想。

就像他们在雪山草地上的那些日子,他们没有彻底失望,面对敌人的枷锁与子弹,他们也没有彻底失望;日后纵有灾难、饥荒,纵使犯过傻中过二,纵使和老大哥闹僵,纵使路子出现过偏差,纵使又一次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他们也没提过“彻底失望”这四个字。

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来,而后总结经验教训,而后解决问题,而后实现突破,这才是星辰大海的缔造者们应有的秉性。

而平时爱国喊的山响,一见挫折便瞬间绝望,那叫玻璃心。是,玻璃心也不是不能爱国,但他们只能作为星辰大海的歌颂者,而非缔造者和捍卫者,因为他们根本承受不了与辉煌相伴生的苦难。祖国真正需要的,是一群有担当能持恒的爱国者。

他们会为祖国所取得的一切成就欢呼,也会奋起痛斥那些破坏祖国公序良俗的人和事,也会同祖国一起面对挫折,驱散黑暗,守护光明,而不是在刚刚看到黑暗时便急着去进行自我灭灯。

“………我说另请高明吧,我也实在不是谦虚,我一个………怎么就………我后来念了两句诗,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不信你看,就在当年又一次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那个男人就没有说什么“彻底失望”,而是念着诗,坚定地扛起了肩上的重担。而如今区区几件坏事,一些膜拜他的年轻人便万念俱灰了,我觉得这些玻璃心们根本就不配做真正的粉丝。

所以,诗从来都不是随便就能念的,念了诗,就要担一份责,就要多一份坚守,就要耐得了寂寞,受得住挫折。就像艾青当年回望武汉时那样。

文|青年力网(qingnianli20140108)

作者|赵赛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