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杨风申获刑,你怎么看?-青年力

近段时间,河北省赵县南杨家庄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赵县五道古火会”传承人杨风申获刑事件,引起广泛关注,成为社会焦点。

2012年4月,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办公厅颁给此事件当事人杨风申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证书,非遗项目为“赵县五道古火会”。2013年12月,河北省文化厅为杨风申颁发证书,命名他为第三批省级文化遗产项目“赵县五道古火会”的代表性传承人。

2016年正月十二,正在准备烟花的79岁的杨风申因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被赵县公安带走,拘留19天后,于2016年3月9日,被取保候审。之后,法院判决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杨风申不服法院判决,提起上诉。2017年6月29日,杨风申辩护律师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上面显示,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时间为5月22日,网站更新文书时间为6月14日,但直到6月30日,被告人杨风申及其辩护律师杨昱都未收到判决书。

在此,我们姑且不去关注杨风申案件二审判决书的相关问题,单从传承与发扬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遭受刑罚的角度分析一下本事件。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世界,各国均注重打造文化优势,提高自身的综合国力。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中国梦”这一重要指导思想和重要执政理念,即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首先乃至核心是中华文化的复兴。基于此,进行文化创新和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便是刻不容缓的事情。这也是近年来,国家与地方加大对文化产业的投入和加强对传统文化的保护的根源。国家与地方开展的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和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就是明证。根据这一国情,再看杨风申案件,就觉得有很大的不妥之处了。

毋庸置疑,有关涉及火药等危险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的法律尚有缺失,亟待补正,可是此事件中的相关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缺乏对法律适用性的认识和执法、司法过程中的变通。因此,这个事件自始至终便充满了不合理,当然不能服众了。

杨风申的行为并非牟利,更非害人,而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规定下进行的文化传承活动。所谓杨风申“违反国家爆炸物管理法律法规,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在杨家庄村杨广伟旧家居民区非法制作烟火药15千克以上,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情节严重,应予惩处”的裁决,忽略了杨风申的行为之事出有因的合理性。

不过,抛开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来说,有关执法机关与司法没有做错,其行为也是依法办事、据法量刑。那么其中的悖论的根源究竟出在哪里呢?笔者以为,除了有关涉及火药等危险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法律缺失之外,还有杨风申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法律意识和安全意识的薄弱,以及相关文化、执法、司法部门积极推进解决问题意识的缺失。

虽然杨风申在制作和实验烟花的过程中从没受过伤,表明古法烟花在这些传承人手中是完全可控的,但是烟花的潜在危险性还是有的。杨风申在村支书家签的保证书,不具有排除安全隐患的实际意义。他在无法申领烟花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理应到当地公安机关对生产、储存烟花进行备案,甚至可以申请公安机关派出警力担任生产、储存烟花和焰火表演晚会的安全监管、指导工作。

传承人制作烟花实际上属于家庭作坊,缺乏必要的安全设施,且在人口密集地区,建议在政府有关部门的主导下,于安全地带设置原料及烟花制作、储存场所,并加大安全宣传和监管,杜绝危险发生。另外,可以在不影响焰火表演的基础上,对烟火及其原料酌情减量,控制燃烧范围及燃烧时长,既可降低安全压力,又能减少空气污染。

对此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动,有关文化部门甚至政府有必要出面协调安全生产和维持秩序事宜,并要加强对当地村民和外来观众进行安全观看教育。另外,笔者从新闻中了解到,焰火晚会的经费,多是传承人自掏腰包,长此以往,恐难以持久。既然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有必要根据实际情况划拨经费予以支持。

鉴于杨风申在制作、储存烟火过程中缺乏安全意识且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只是为了保证焰火晚会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动顺利进行,属于满足正常生产、生活行为,不具有主观危害公共安全和他人安全性,理应从轻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