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英颖之死与性奴原罪

一、章莹颖之死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定性,章莹颖被确定死亡。

木鱼政论|章莹颖之死与性奴原罪-青年力

这种确认死亡的事情,在我们的印象里,中国法律是做不出来的。除非找到尸体,一般定性为失踪,以便为当事人的出现或找到尸体而预留准备,同时当事人家属和警方也可以不定时的关注这个案子。一句话,案子不会完,涉及的犯罪如果属实照判不误。喷子们平时所经常喷的,恰恰是我们的优势,是有传统,有道德基础的,所以结论就是喷子如同瞎子,是永远看不到光明的。

但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所谓的犯罪嫌疑人也拒不交代任何有用的调查线索,却被定性为死亡,这是出乎我们意料的,这也进一步冲击了我们对美国法律的认知。美国司法部此举无异于是想趁早结案,并且想方设法将该案的影响降下来,不要导致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国民对美国的观感下降,这是政治;之后再由罪犯聘请的”副市长“律师把他捞出来,这是套路;不可能因为一个华人就怼掉一个白人博士,如同美军在日本强奸了日本女人,一样般也没事,这是价值观。

这是白日做梦,中国不是美国的日本殖民地。网络上终于不再见到为美国法律叫好的喷子了,媒体也一反常态给予了长期的头条关注。这是该事件中唯一可以安慰我们的地方,说明必要时中国人还是有底线,还能能团结起来的。

如此,章莹颖确是死了。风华正茂的北大才女就此香消玉殒,这是值得我们歌与哭的。更为让人为之痛心的是,根据报道出来的信息,她可能死于被迫当性奴,死前遭遇了极其悲惨的非人折磨,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由此,笔者联想到去年那个被打死的留学英国的毕某某,尸检时发现其身上有十几处尚未痊愈的老旧骨折,可见遭遇之惨烈。

类似的事情是屡见不鲜的,只是我们的精外媒体选择性地忽视罢了。他们就像蛆一样,只会盯在地上扒拉着腐臭的垃圾,偶有所得,即兴奋异常,什么定体问,什么国将崩,什么“恶之花盛开的土地”,什么出门需要带五个口罩,什么痛饮恒河水等妖言惑语,统统都来了,瞬间粉丝以千万计。良知如狗,资本为大,他们还真是得了西方师傅的真传!

蓄奴行为对死者身心的摧残,要比激情式的偶发强奸来的更为残忍,带给受害人的绝不止是身体的伤害,更甚的是那种发自心底的压抑和绝望,这是确定无疑的。然而反抗是人的天性,这可能就是导致死亡的原因吧。也可能是玩腻了杀掉了事,毕竟从绑架到被捕过去了半个月之久。

当然,这仍然是我们的善意,因为我们并不能完全排除罪犯的故意虐杀。这里我们可以回顾去年发生的,那个被德国警官的儿子伙同其女友绑架强暴后杀害抛尸的留学生,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电影也曾出现过现场宰杀活人的场景。这都是有传统的。

二、谁的责任?

历史进入到21世纪,我们都自认为自己是文明人了,也一厢情愿的认为西方比我们更文明,认为西方已经不存在奴隶制尤其是性奴了。章莹颖性奴案之所以给我们那么大的震撼,原因就在这里。

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是我们天性太善良了,善良到了没有了任何底线,失去了判断力、警惕心和质疑观,实际上是圣母心、小清新误导的我们陷入了傻乎乎的天真的陷阱。这是最要命的。网上报道说过,章在失踪前一天,跟其男友聊天说起过周围不少亚洲面孔让她有些不安,但是没有说对白人有任何的警惕不安之心,这就是症结所在了。

相反,我们对自己人是极端防范的,比如从小父母教诲的“不跟陌生人说话”,不吃陌生人的东西,不上陌生人的车。但是面对白皮洋人,这一套从未间断的教诲就没用了,没有了如同章说的对亚洲面孔的不安,然后教训就来了,然后再哭天抢地也没用了。

木鱼政论|章莹颖之死与性奴原罪-青年力

国门开放了三十年,面对白皮,软骨头的国人越来越多,见了白皮就腿软,到了美国空气都是甜的,洋人见面都是面带微笑的,滔天浊浪,为祸甚烈。教育,媒介,洋奴买办,吞血卡、吃移民饭的精神外国人对造成这一混乱局面皆难辞其咎。尤其是一些黄皮白心的所谓教授、人生导师、公知大V、意见领袖更是罪魁祸首。

我们来看看这是一群什么人。典型的如张维迎、贺#方、刘#波等经济、法律、价值观方面的旗帜,以及活跃在各个微信群里的那批80年代初出国经过美国政治培训、参加过民运轮子的那批“老校友“,先被文革洗一回,又被党洗一回,到美帝再洗一回时,发现以前错误很多,三观尽毁,然后就认定美帝说的都是真的,成脑残美粉。

这些人大多是文人,没有足够的数理逻辑思维训练,也没在美为生存奋斗过。是在中国经残酷竞争后被美战略传播的对象,被各种势力利益输送下当公知,做着美国梦。后起之秀如李大眼,姚大嘴等跟他们又有不同,那是卖身为钱,甘愿为奴的,当然前者中为私利的也是大部分,所谓美国的民主基金,狗粮等就是给他们准备的。

木鱼政论|章莹颖之死与性奴原罪-青年力

为什么西方要选定他们来反华反共呢?主要是他们借着“师长”的名头,借着舆论的光环容易忽悠青年学生,可以在未来的领导层中聚集人气和力量,必要时拉队伍搞运动,这是我们不得不防,也是防不胜防的。这批人拉帮结伙,招摇过市,应者云集,如入无人之境,吃瓜群众尤其是一些青年学子就这样被他们轻易蛊惑、腐蚀、拉拢,甘愿成为其助手、帮凶和爪牙。不信的话,大家可以去看看北大博导张教授7月1日演讲的原文,漏洞百出,胡编乱造,自相矛盾的拼凑文居然能被学生追捧。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之谓也!

根源在于反华势力太了解中国传统,了解中国教育了,反过来为其所用,而我们伟大的教育部又时不时给与了积极配合,这就没有办法了。因为国人的教育大多以师长为父,唯恐违逆,基本上师长说什么就是什么。笔者见过的那些连真名都不敢署的所谓“校友”就是这个套路,什么尊师重教,什么唯师长号令是从,呵呵,看得我吐啊:一群影子人自诩为师长,还要人跪拜,真是滑稽透顶。

还有动辄辱骂笔者的就是。什么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律师,什么精赵律师,天朝五毛,体制蛹,最后一个倒是跟精外蛆配的上,哈哈。更有甚者,某三大学府上了个遍的人大博士,为了宣扬外国的月亮圆,居然将“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搞好中美关系,没有一条理由搞坏中美关系”篡改成了“我们有一千条理由和美国搞好关系,而没有一条理由和美国搞坏关系”的卖国言论,被笔者点穿后各种辱骂漫天飞。

当然,他们的任务不止于此,干脆我们都说透。进入2010年以后,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不仅是反体制了,而是在为西方资本服务,妄图搞乱体制和人心,搞乱市场,尤其是引诱、逼迫民间资本“外逃”和人才移民,为美帝接盘,为美帝利益服务。另一方面,利用其掌握的话语权,拼命宣传金融自由化、国企私有化、环境原罪等理论,试图影响、改变甚至操作国家政策,为境外主子服务,同时攫取个人利益。可以佐证的就是,这几年中国资本大幅外逃,富人大举移民,留学生急剧增多。

三、欧美奴隶制—性奴

发端于古罗马文明的欧美文明,一直延续着奴隶制的传统自是不假的。秉承于古罗马集大成的奴隶制文化,欧美奴隶制事实上从未离开过人类社会,只是在不同的文明形态中,奴隶制的表现形态也会有所不同。在农业文明时期,奴隶的形态是农奴。在工业文明时期,奴隶的形态是工奴。在后工业文明时期,奴隶的形态是选票奴。

欧洲大陆政治系统的罗马化,在某种程度上,是欧洲1000多年黑暗可怕的封建领主政治的源头。在日耳曼蛮族攻陷西罗马帝国后,整个欧洲,在政治上,被严重的碎片化了,文化和生产都已不能在协作分工中,得到有效的发展和进步。战争,则是这种原始人政治生态唯一的主题。成百上千的大小邦国、领主相互征伐,造成了局势的高度紧张,安全利益成了人们最看重的,自由民需要封建主为其提供安全保护,同时不停的征伐倾轧,又导致了大量自由民的破产。再加上天主教的黑暗统治,最终形成了暗无天日的欧洲中世纪。

木鱼政论|章莹颖之死与性奴原罪-青年力

那么人类“灯塔”美国的情形又如何呢。美国的白人祖先是什么货色,我们但凡上过学的都会有印象,传承于欧洲奴隶制的一群社会渣泽、流浪汉、罪犯、破产农奴等绝不会带来什么新的高等级的文明,无论其怎么演化与包装,基因里带来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改变,顶多不过根据时代的变化有所变种和改进罢了。

从18世纪开始到现在,美国社会最富有的1%的人口,先是多以南方种植园主为首,后期犹太资本家成了主流,所占有的社会总财富的比例,基本稳定在40%左右,经过08年的金融危机,目前这一比例接近50%。因为财富的集中占有,导致的构成美国社会核心结构的权力、阶层、族裔、企业、财富等,基本都掌握在这1%人的手里。对比下之前欧洲和美国的财富占有比例,就很容易判断出所谓美国文明中的奴隶制的成色了,如此高度集中的财富共同体最容易也最拿手的统治方式,就是奴隶制。他们用不着去追求中华文明中的“世界大同”,更不用费力不讨好的去追捧联合国根据中国倡议命名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凡是与这些真正文明相关的,美国要么不参加,要么毁约退出。所谓精英共同体,盖由此来,这些人就构成了美国社会的奴隶主阶级。既然没变,我们就接着分析。

为了维护封建领主的权力,他们需要奴隶为其生产劳动,供其奴役和玩乐,欧洲的农奴制最晚终结于19世纪的俄罗斯。农奴有多悲惨呢?我们回忆一下可以作为对比的中国解放前的西藏,以及美国南方种植园就知道了。作为一个农奴一生没有人身自由,性自由更是奢望,处女嫁人前要被领主破瓜,之后更是随时可以被领主无偿召幸,所以喜当爹就是这么来的。其所造成的结果,我们看看欧洲各国人的脸型就很清楚了,现在的欧洲各国,除了法国被黑人和伊斯兰人有所改变之外,基本上就是少数几个领主后代成立的国家。血缘高度混同的结果,就是欧洲人口越来越少了。

反映到现在,所谓的丁克,同性恋不过去是自知无法生育的无奈选择罢了,甚至是经济状况处于农奴状态无法享有正常的性自由的借口,传到非西方国家,居然成了时尚和潮流,这就太傻比了。这里就不能不说说台湾这朵奇葩了,请记住这个诡异的日子,2017年5月24日,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公布亚洲首宗同性婚姻释宪案结果,宣布《民法》不允许同性结婚的规定违宪,要求“立法机关”在2年内依解释意旨完成相关法律的修正或制定,这意味着台湾或将成为亚洲首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社会。王道不昌,其有后乎?

欧洲奴隶制在经过文艺复兴,新教运动,资本主义改良以及各种人权观念的演变与灌输后,已经有了比较大的改善甚至变种,最起码有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包装,使得贩奴、蓄奴、用奴、杀奴的行为加上了一层时代、人文以及道德的标签。看看东欧那些输往欧美的美女和东南亚的幼童就知道了。但是这些多限于对本民族的改良,当然这与民族主义在欧洲的兴起是分不开的,但是对异族,对不同的种族,则愈发残忍,且经常性的使用国家暴力、使用集体强制的商业化运营手段而暴漏出其先天的残忍性来。

古罗马斗兽场是我们众所周知的古代奴隶制悲歌,血腥、暴力、灭绝人性,然而围观的却是狂欢的号称文明的奴隶主阶层。然而话术一变,那里现在却成了一道著名风景,游客据称是在瞻仰欧洲古文明的建筑风采和伟大成就,却无人再提其泥土中混杂的奴隶的哀嚎、血泪与死亡。

木鱼政论|章莹颖之死与性奴原罪-青年力

以古罗马斗兽场来解读欧美的奴隶制文明是个极好的视角,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西方文明所具有的虚伪性的一面是根植于他们的“文化基因”的。他们的“文明”本质上是建立在攻击、掠夺以及破坏成性的基因本性层面上的;而他们的虚伪性正是体现在对这种攻击性、掠夺性、破坏性野蛮本质的正义化的包装美化上,甚至是不惜篡改历史。

这真是莫大的讽刺。然而,欧洲以及被欧洲所殖民后独立的美国真的就从此脱胎换骨,从良为善了吗?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在欧洲以外的情形。我们先来看两个统计数据,一个杜波依斯在1915年出版的《黑人》一书中引用了邓巴的估计数字。邓巴认为,16~19世纪总共约有1500万黑人被运往美洲;另外一个是197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海地召开了非洲奴隶贸易讨论会,会上一些学者认为,14~19世纪,从黑非洲运往各地区的奴隶总数应在1500~3000万人之间。这些数字指的仅仅是有幸活着到达欧美的奴隶,根据捕获、装船、长途运输的存活率,欧美贩奴运动至少造成6000—8000万奴隶的死亡。张维迎教授所鼓吹的西方中心主义造成了壮观的世界奇景,一面是拼命抓奴贩奴,一面是大规模灭杀美洲原住民,一切只是为了钱,为了资本原始积累。这种罪恶真是罄竹难书啊!在西方资本眼里,人跟货物并没有本质区别,按照缺什么吆喝什么的原理,西方自新教运动后一直大力鼓吹宣扬的人权,自由,民主恰恰反证了其罪恶。笔者很奇怪,为什么那些洋奴买办精神外国人从来不提这个,算是留此一问吧。

木鱼政论|章莹颖之死与性奴原罪-青年力

有人说美国南北战争后,美国就消除了奴隶制,并以此来为美帝唱赞歌。实则大谬也,只不过奴隶主改换了身份而已,奴隶的工作地点由种植园切换到了工厂、工地罢了。可以佐证的是,输美华工的遭遇,以及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黑人运动,证实直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仍是个奴隶制盛行的国家,除了器物,哪有什么文明的样子。

这就是章莹颖案中包括性奴等西方原罪引起国人众怒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