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至20日,巴勒斯坦国总统阿巴斯对中国进行了正式国事访问。

巴勒斯坦问题前传:始作甬者-青年力

针对如何推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中国领导人提出了四点四点主张。

第一,坚定推进以“两国方案”为基础的政治解决。

中方坚定支持“两国方案”,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将一如既往地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

第二,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

中方呼吁切实落实联合国安理会第2334号决议,立即停止在被占领土上一切定居点活动,立即采取措施,防止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尽快复谈,加快政治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从根本上实现共同持久的安全。

第三,进一步协调国际社会的努力,壮大促和合力。

国际社会应进一步协调,尽快推出共同参与的促和举措。中方愿参与和支持一切有利于巴勒斯坦问题政治解决的努力,拟于年内召开巴以和平人士研讨会,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启智献策。

第四,综合施策,以发展促进和平。

在推进政治谈判的同时,应高度重视发展问题,推进巴以合作。中国视巴以双方为“一带一路”沿线上的重要伙伴,愿本着发展促和平的理念,开展互利合作,继续支持巴加快发展。中方倡议启动中巴以三方对话机制,协调推进援助巴方的重点项目。

中方四点主张涵盖了巴勒斯坦问题的主权维护,人权保障,国际合作,未来发展四个方面的积极意义。中国既负起了一个大国的责任,也给中东和平指出一条明路。

巴勒斯坦问题由来已久,各方矛盾重重,战乱不断,表面上它是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利益冲突,实质上是美国为了自身利益一手点燃了多年不熄的战火。

要说清巴勒斯坦问题来龙去脉,显示用一篇文章是远远不可够的,但把时针拔回到1945年,也许能帮大家看清一点脉络。

新老霸主之争

二战结束前后,巴勒斯坦问题已经浮出水面,矛盾焦点是犹太人源源不断来到这片土地,而犹太复国主义者对这片土地的野心,令阿拉伯人十分不安,如果不加以调解,战乱不可避免。

犹太人在欧洲的命运,特别是纳粹德国肆虐时期,处于十分悲惨境象地,法西斯战败之后,人们就面临一个问题,如何安置犹太人?

一,让他们重返各国,安居乐业。

二,支持犹太复国主义,成立一个犹太人国家。

根据1917年贝尔福宣言(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致函英国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副主席罗思柴尔德),英国赞成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民族家园,同时不得损害非犹太人(阿拉伯人)利益。

民族家园就等于政治意义上的“国家”吗?另外,如何能做到犹太人在这里建国又不损害到阿拉伯人利益?

所以,这个承诺只是100年前英国人的一个外交手腕,并不具备可行性。

二战结束前,英美两个新老霸主实力此消彼涨,巴勒斯坦问题也成了两国绕不开的矛盾。

罗斯福总统在世时,多次向国际社会保证:美国政府认为,不经过与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充分协商,不得作出改变现状的任何决定。

同时,罗斯福向沙特国王伊本.沙特承诺,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采取敌视阿拉伯人的行动,也不会帮助犹太人来反对阿拉伯人。

如果罗斯福政策能得到贯彻,那么以色列建国必须先经过谈判和协商,而这个过程将极其漫长,但它是和平的。

1945年4月5日,罗斯福去世前一周,他签发一封给沙特的信,重申美国不支持任何一方的承诺。

但是杜鲁门跟罗斯福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他在当参议员时就赞成犹太人迅速建国。

杜鲁门一上台,就在舆论上大炒犹太人悲惨境遇,重新拿出《贝尔福宣言》将英国人一军。

6月16日,美国国务院提醒杜鲁门总统:如果犹太复国主义领袖来找总统,您除了表示感谢他们的建议之后,不必要做更多答复,除非您愿意这样做。

上台不久的杜鲁门在表面上还是坚持不经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协商,不应改变巴勒斯坦现状的态度。

但杜鲁门决定在波茨坦会议上跟英国人摊牌。

英国在1939年就已经意识到巴勒斯坦问题严重性,随着美国国力的迅速增强,中东如果出现以色列,不符合英国在长远利益。

1939年5月,英国对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进行了十分严格的限制,并通过白皮书形式公诸于众。

1945年7月24日,杜鲁门就白皮书向丘吉尔提出了一份备忘录,要求丘吉尔要跟美国正式谈论这个问题,不要回避。并表达了美国人对白皮书的最强烈抗议。

美国在道德占据了高地,它提醒英国人:

一,犹太人被纳粹残酷迫害,背井离乡。

二,英国居然不让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土地,而这里是他们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丘吉尔没有搭理杜鲁门,因为他也快下台了,艾德礼出任英国首相后,7月31日,给美国一个外交照会,表示已看过那份备忘录。

艾德礼意思就是:哦,我知道了,呵呵!

波茨坦回来后,杜鲁门在记者会上将问题公开化,实际上宣布放弃罗斯福路线。提出了两点主张:

一,尽量让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

二,与英国人和阿拉伯人一道努力,在和平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国家。

最后杜门鲁表示:美国并不想派五十万军队去巴勒斯坦强制维持和平。(说给苏联听)

英国在1939年白皮书到了1945年,犹太人移民人数已经达到上限,英国不会再新发通行证。而需要进入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有一百万人。

美国和英国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局面:

美国人讲道德和良心,不讲法律。

英国人讲法律,不讲人情。

我们都知道,现在媒体口中的美国是一个法律国家,不论男女老幼只要违法,当街该抓就抓,该打就打,甚至一枪崩了再说。

但这要看情况,该出什么牌,美国就出什么牌。

英国作为巴勒斯坦委任统治国,他要负责这里的安全,交通,住宅,失业,救济,粮食等问题,所以,它必须严格发放通行证,按法律法规办事。

美国在舆论上发起大规模攻势,6月,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院长哈里逊率团前往欧洲调查犹太人生存状况。

8月,他带回了一份报告:

犹太人境况仍然十分悲惨,几乎没有人愿意回到原来的国家。如果对这些劫后余生可怜人有同情心,有良知的话,英国应当修改1939年的白皮书。

对于欧洲犹太人来说,除了巴勒斯坦,已经没有解决他们前途的可接受办法。

美国是完全站在人道主义立场上提出这份报告的,它不带有意识形态中政治上的理由。英国以通行证发完为理由,关闭这扇大门,那些绝望的人们今后怎么办?

这时,犹太人团体再次向英国施压,递交请愿书,要求再给他们十万张通行证。然后就是集中营,集中营,集中营……救救他们。

8月31日,杜鲁门向艾德礼首相写了一封长信,七七八八说一大堆,总之要英国允许更多的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

这封信是国务卿贝尔纳斯亲自前往伦敦时带给首相的,以示重要。

英国佬会看不出美国的套路吗?当然会。美国当时在中东没有真正的立足点,有没有以色列对美国来说事关核心利益。

艾德礼首相给杜鲁门回了一封信:

一,犹太人完全不考虑对中东局势的影响,只想潮水般的涌入这里。

二,英国在任何占领区的难民营中都没有存在歧视犹太人现象。

三,犹太人如果马上就想得到救济,可以去北非的菲利普维尔集中营或费拉达集中营,英国乐意帮助。

首相提醒杜鲁门,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罗斯福总统,丘吉尔首相都做过了庄严承诺,没有协商之前,犹太人不得单方改变现状。否则,整个中东将燃起战火。

最后,英国主张将来在联合国内处理这一问题,以此之前,英国不作进一步尝试。

霸王硬上弓

英国实际上拒绝了美国的不合理要求,实在惹不起就甩给联合国。

9月下旬,哈里逊报告被公开发表,在舆论上致英国于不义之地,没道德,没良知,没同情心的殖民主义者,美国则充满了对犹太人的爱心。

从法律上来说,英国严格执行着对犹太人准入规定,当时,犹太人在巴勒斯坦门口,甚至不穿正常衣服,非要穿着集中营囚服,以博取同情,英国兵全部挡了回去。这时,犹太恐怖组织“伊尔贡”已经对英国发动了恐怖袭击。

在美国舆论攻势和政治压力下,美国甚至去忽悠阿拉伯人(公布罗斯福给伊本.沙特信件)去支持它的想法,英国成了孤家寡人。

10月5日,英国认怂,表示要尽最大努力解决巴勒斯坦问题。

10月19日,英国正式建议组建英美联合调查组,确定不可能回到原居住地的犹太人数量。

这样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已经问题不大,剩下的就是如何“不损害”阿拉伯人利益的问题。

英国的改变,只是说让犹太人临时居住在巴勒斯坦,永久性解决,要还要依靠联合国。

美国一眼看穿英国的手法,英国佬就是想拖着,拖着,因为调查组的调查是可以没完没了的拖下去。

从外交上来说,英国既然让步了,美国也不好逼得过于明显,这时,犹太人集团就有了用武之地了。

犹太人来催,这是最合理不过的事情了,犹太人哭诉:如果不是英国人的闭门政策,几万名死去的犹太人,今天可能还会活在这个世界上。

犹太复国主义紧急委员会主席瓦伊斯向白宫写公开信,要求英国废除1939白皮书,这将是正义和道义的胜利。

所谓难民问题背后,就是犹太人建国问题。他们来了,就要建国,美国完全清楚放开犹太人进入的后果。

12月10日,美国成立了自己的联合委员会,成员有:法律界德州资深法官赫切森,学术界普林斯顿教授弗兰克,舆论界《波士顿先驱报》总编巴克斯顿,外交界前辈菲利普斯等人。

这个委员会提出了建国三原则:

一,在巴勒斯坦,犹人不统治阿拉伯人,反之亦然。

二,巴勒斯坦不是一个犹太人国家,也不是阿拉国人国家。

三,在国际保证下,充分保障耶路撒冷的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的利益。

1946年4月30日,杜鲁门同意了这个建议。这时,以色列建国已经进入了实质运作阶段,各种针对英国的恐怖活动不断,包括大卫王饭店爆炸案。

英国还是建议让阿拉伯人和犹太人谈判解决,但这种谈判永远不会有什么成果,这取决于实力。

1947年2月4日,漫长的谈判宣告破裂,伦敦在情人节那天干脆将整个问题提交给了联合国。

英国当时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贝文外长公开抨击:

一,问题是由美国支持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引起。

二,如果不是杜鲁门坚持让十万名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英国的和平计划将会顺利推行。

贝文指的是1946年10月4日,犹太人赎罪日,杜鲁门公开号召十万名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

美国警告英国外相不要对总统进行人参公鸡,并宽容的原谅了冲动的英国人。

在联合国,贝文外相说:两千年的冲突,拖延十二个月这算是长期拖延吗?

美国马上指责英国人冷酷无情,眼睁睁看着犹太难民受苦,人类不能对这种痛苦漠不关心。

5月14日,联合国巴勒斯坦特别委员会成立,结束了英国委任统治,先将巴勒斯坦地区独立出来。

美国与苏联的默契是,美国不出兵,如果美国动用武力,苏军将进入中东。

到了联合国阶段,大多数国家建立巴勒斯坦应当以两个独立国家形式出现,一个是犹太人国家,一个是阿拉伯人国家,在经济上结盟。耶路撒冷由联合国托管。

这方案,犹太人能接受,虽然不甘愿。但阿拉伯人完全不能接受,凭什么犹太人在欧洲被虐,跑到中东来建国?

1947年10月9日,阿盟成员国陈兵巴勒斯坦边境,准备开打。犹太人武装也枕戈待旦。

美国做法其实会导致一个结果,为了几十万人的生存而去杀害另外几十万人的生命。就像艾德礼首相说的,它将点燃战火。

什么是民主?妥协,少数服从多数,谈判。对不对?

但美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一开始就拒绝民主。法律呢?英国的白皮书限入制也被美国撕毁。不打起来才怪。

分治建议提出后,每天几乎都有一起新的暴乱事件发生。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想建立一支警察(维和)部队进入巴勒斯坦,英国规避了这个建议。

在英国看来这建议挺可笑的,本来英国就是军管,你不让英国管,现在打起来了,又搞警察部队,这不瞎扯嘛!

5月15日,英国撤离巴勒斯坦,老子不管了。从此这里进入无政府状态,联合国又堵不上这个缺口。

5月14日深夜12点,犹太人宣布建立犹太国。美国马上承认这个新国家,离宣布建国仅仅过了11分钟。

第二天,埃及通知联合国它的军队已经越过巴勒斯坦边界,要去恢复秩序。

当时,有苏联盯着,美国也不可能出兵。阿拉伯人要是坚决打,能打败立足未稳的犹太人,但阿拉伯人居然打了一会,同意停战四周。

等犹太人缓过劲来,1948年的战争反而是他们赢得了胜利。那时犹太人武器哪里来的?主要是美国黑手党头子米奇.科恩和迈耶.兰斯基提供的,而且成功突破了英国封锁线。黑帮有这么厉害吗?背后就是美军情报机构。

1967年阿以战争之后,以色列地盘大大扩张,完全占据了主动权。巴勒斯坦人的地盘就那点绿色。到今天为止这里产生了多少难民?发生了多少惨案?罄竹难书。

中国四点主张是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良方,对以色列也没有什么不公平。

也奉劝以色列人不要图小利而忘大义,卖给印度一些专门针对中国的实用武器,真的划算?

精明的犹太人应当不能只算经济帐,因为还有重要的政治帐。更何况中国人在历史上对犹太人是有过恩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