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3天时间里,三条新闻(其中由两条发生在匈牙利,还有一条发生在美国的弗吉尼亚州)值得所有人为之警惕——假如我们再不加以重视,法西斯主义随时可能死灰复燃!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新闻1

2017年7月6匈牙利犹太社区呼吁总理维克多.欧尔班停止反索罗斯运动。事情的起因是,作为匈牙利犹太后裔的美国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被怀疑勾结黑社会从事人口贩卖活动,通过向欧洲大规模输送非法移民获得巨额利益。由此,匈牙利国内开始了一定规模的反犹太运动。甚至在首都布达佩斯和其它的匈牙利大城市,许多关于索罗斯的海报都被“死犹太佬”的字样所覆盖。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上图文字意思是“99%的匈牙利人拒绝非法移民”以及“决不让索罗斯笑到最后”)

新闻2

2017年7月8,匈牙利3个极右翼组织举行联合集会,传播所谓“种族保卫战”的极端思想。他们表示,他们的组织代表欧洲白人,并以欧洲白人的血统为骄傲。他们还说,“第三世界的人种”因为试图全面控制匈牙利,所以应该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本次活动共得到了300左右的支持和响应。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新闻3

2017年7月8,KKK党(也就是俗称的3K党)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夏洛特维尔市举行集会,高举美利坚联盟国(南北战争时期,支持奴隶制的南方诸州所建立的一个分裂政权,总统是杰佛逊.戴维斯)国旗,宣扬“白人至上主义”。参加本次活动的KKK党成员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忠诚白人骑士组织,他们此前甚至声称将带枪参与活动。他们的集会遭到了反种族主义者的坚决抵制。期间,“白人力量”的歌声“种族主义滚回去”的喊声激烈对抗,此起彼伏。最终,共有23被捕。在被捕的23人中,KKK党成员和反种族主义者兼而有之。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唯物辩证法有一句话说得好,“世界是普遍联系的”。笔者认为,这三起事件并不能孤立地看待。尽管发生在不同的国家,但都反映了同样的问题——带有极端种族/民族主义性质的极右翼法西斯主义离我们并不遥远,必须值得我们高度警惕!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注:此处,笔者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种族”“民族”的区别。这两个词语的具体定义,因为比较复杂而不便于读者理解,所以笔者并不想做过多介绍。为了使读者更容易理解,笔者将用举例子的方式来介绍。“种族”和“民族”并不是一个意思,就以中国的汉人为例子——从种族的角度上说,中国汉人是黄种人;从民族的角度说,中国的汉人属于汉族人。所以,同样的种族也许不是同样的民族,比如汉族人和朝鲜族人都是黄种人,但属于不同的民族。而同样的民族却是不同的种族的情况非常少见犹太人可以算一个。由于历史原因,犹太人在上千年的时间都散落在全世界各地,我们常见的犹太人是欧洲犹太人,但也有的犹太人去了非洲的埃塞俄比亚,经过与当地人的通婚,逐渐形成了埃塞俄比亚犹太人。从外貌上看,埃塞俄比亚犹太人与非洲黑人无异。在如今的以色列,埃塞俄比亚犹太人甚至还在一定范围内遭到了种族歧视。更加鲜为人知的是,有的犹太人在北宋年间来到了当时的首都开封,与当地人结合,逐渐形成了开封犹太人。从外貌上看,开封犹太人与一般中国人几乎完全相同。20097来自于开封的犹太人后裔成功移民以色列。由此可见,虽然同样是犹太民族,但也分白犹太人、黑犹太人黄犹太人等不同的种族。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一、     法西斯主义在战后依然盛行的原因

1945,第二次世界大战以以美国、英国苏联为首的反法西斯阵营(同盟国)击败了以德国、意大利日本为首的法西斯阵营(轴心国)而结束。然而,法西斯主义并没有随着战争的结束而退出历史舞台,相反,它在战后至今的72年时间里依旧在许多国家盛行。距离二战结束已经21年之久的1966,美国女歌手珍妮特.葛琳的一曲《法西斯威胁》告诫所有人,法西斯主义随时可能死灰复燃。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那么,到底什么原因导致了法西斯主义阴魂不散呢?要搞清楚这个原因,我们就必须先弄明白法西斯主义到底是什么?笔者并不想在此用过多的笔墨来给法西斯主义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只在此给读者们一些关于法西斯主义的表现形式的简单描述——极端反共、极端反自由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极端种族主义、极端反全球化、极端反移民、极端反多元文化、民粹主义……以上种种极端思想就是法西斯主义的不同表现形式。知道了这些,读者便可以对下文中的原因分析有一个相对清晰的理解。

笔者认为,法西斯主义在战后依然盛行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1.       美国的全球反共战略

二战结束仅仅不到1年时间的1946年3月5,英国前任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美国密苏里州富尔顿市的威斯敏斯特学院发表了著名的“铁幕演说”,即“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这张铁幕后面坐落着所有中欧、东欧古老国家的首都——华沙柏林布拉格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布加勒斯特索菲亚。这些著名的都市和周围的人口全都位于苏联势力范围之内,全都以这种或那种方式,不仅落入苏联影响之下,而且已受到莫斯科日益加强的控制”。丘吉尔的这次带有极端反共性质的演说清晰勾勒出了二战后的世界格局,即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由于意识形态的尖锐对立且不可调和所导致的两极格局。而这一极端反共的演说不仅使苏联和英美从二战时的盟友变成了战后敌人,同时也拉开了冷战的序幕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时任美国总统的哈里.杜鲁门深受这次演说的影响,于1947时任美国国务卿的乔治.马歇尔共同推行了旨在防共和反共西欧复兴计划。这一计划以“杜鲁门主义”为战略以“马歇尔计划”为战术。这同时也是美国在战后全球反共布局的开端。从那以后,美国的反共战略从西欧拓展到了世界各地。在这一过程中,美国的虚伪面目一次次显露——它们总是高举“人权、民主、自由”等旗帜,却在世界各地扶持一个个反共的独裁政权(具体例子,笔者将在以下内容中呈现)。于是,在美国的庇护下,法西斯主义的罪恶之花在战后依然开遍世界各地,让世界许多国家的人民在战后继续遭遇痛苦。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2.       全球资本的马太效应

所谓“马太效应”,是指强者愈强,弱者越弱”的现象,在经济学当中的表现形式是“贫者愈贫,富者愈。在战后,全世界的贫富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急剧增加。仅以美国为例,美国0.1%的富人90%的平民所拥有的财富不相上下1980年到2014年的短短的34年期间,位于金字塔尖的0.0001%的美国富豪的收入暴增了636%,而位于底层的人群的收入却没有任何增长。此外,美国的中产阶级也在急剧萎缩。更加糟糕的是,资本的世袭阻塞了普通平民的上升通道。在以上种种因素的共同左右之下,除了极少数顶级富豪以外,其它所有人都对社会表达了极大的不满。典型的例子就是发生在2011917日到20111115的针对贪婪的富人的华尔街暴动。逐渐地,人们的愤怒就会形成极端仇富的民粹主义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3.       全球化大背景之下的本土危机

1991年12月26,持续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格局随着苏联的解体而宣告结束,人类从此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全球化。在全球化的时代里,人口流动性急剧增加,尤其是发达国家的大城市聚集着大量的来自于世界各地的移民。这些移民由于生活所迫,比当地人勤奋刻苦得多。因为生存压力而爆出的极强战斗力让移民者迅速占据了优质资源,而使得越来越多的当地人被挤到了郊区和小镇。此外,全球资本体系的无缝对接让全世界的富人转移资产变得轻而易举。他们也可以凭借丰厚的资产真正地实现用脚投票,最终成为了“哪里有利润,哪里就是家”“上午在纽约,下午在巴黎”地球公民。曾经,各国的富人即使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多少需要关注本土的弱势群体以求自己的安全。然而,在全球化大背景之下,富人们不再重视本土人的危机——“国家烂透了,人民穷疯了,那又怎么样?反正下一秒我就走了”

在全球化以后,大量的外来移民占据了本土的优质资源,而本土的精英又带走了资金和技术,这双重因素的叠加便造成了“本土危机”。于是,失意的本土人便在惰性思维的驱使下把自己不如意的原因都推给了外来移民本土富人这就自然产生了针对外来移民的反移民、极端种族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思想,以及针对本土富人的反全球化思想

 

二、           谁拥护法西斯主义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拥护法西斯主义的人都是一些知识水平偏低或者极度贫困的人。笔者认为,这种认识是不准确的。根据以上所介绍的法西斯主义阴魂不散的原因,我们不难发现,法西斯主义的拥护者并不来自于某个特定的阶级,也与受教育程度关系不大。那么,法西斯主义究竟在哪些人群中具有民意基础呢?

1.       反共权贵

众所周知,共产主义是主张阶级斗争人人平等的。这样的主张自然为权贵集团所排斥,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既得利益遭受损失,更担心自己原本高人一等的地位、特权和那种满足感不复存在,于是,“反共”便成了反共权贵拥护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基础。

2.       极端宗教势力

这里所指的极端宗教势力,既包括上层也包括底层。对于上层的极端宗教主义者而言,宗教就是他们的获利工具。他们通过宗教给一般民众洗脑,迫使民众屈服,如此便给上层人的稳定统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每一个上层人都非常明白,只有稳定的统治,才是他们获利的唯一方式。而对于底层人而言,他们或是因为受到了上层的蛊惑和欺骗,或是因为自觉形成的“本土宗教至上”的极端思想,于是便也成为了极端宗教主义分子。因此,“反多元文化”便是极端宗教势力拥护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基础。

3.       本土底层人

这群人是全球化大背景下的本土危机的最直接受害者。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机会被外来移民抢走,自己的福利被外来移民摊薄,自己的不幸被本土富人所无视。此外,经济领域的马太效应加重了贫富差距,加固了阶层固化,使本土底层人感到深深的绝望。因此,排外的“极端民族主义”“极端种族主义”“反移民”与仇富的“反全球化”“民粹主义”便会成为本土底层人拥护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基础。

4.       本土中产者

笔者能够想象得到,一定会有许多人会在此感到无比的诧异——被人们普遍认为最理性以及促成社会进步的中坚力量的中产者怎么会存在支持法西斯主义这种极端思想民意基础呢?在资本主义体系之下,以自由主义为理论基础的的左翼政党为了平衡贫富差距,普遍推行高税收和高福利政策。然而,真正的富人转移资产与合法避税都轻而易举所以高税收政策只对劳动者尤其是中产阶级起作用。这种政策,使“中产者替富人背负税收压力,来养懒汉”,是对中产者勤劳所得的野蛮掠夺。此外,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之下,看似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中产者实际上并不能像真正的富人那样成为地球公民,他们中的大多数选择了留在本土,因为移民的风险太大——高额的移民费用未必能让他们移民成功即使移民成功了,他们在新的环境中也必须从零开始。当富人纷纷搭上了全球化的便车成为了地球公民以后,本土中产者的税负压力比以前更大。基于以上种种,“反自由主义”“反全球化”便是本土中产者拥护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基础。

通过以上的介绍,我们应该知道,法西斯主义之所以危害性极大,是因为这种极端思想的支持者来自于不同需求的社会各个阶层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三、        战后的法西斯主义

二战在1945年就已经结束了,然而在此后至今为止的72时间里,法西斯主义思想以及具有法西斯主义性质的政权和组织却在世界各地都存在。由于篇幅所限,笔者将只介绍一些名气比较大的。此外,笔者也想将二战后的时间段分成三部分,即1946年到19911991年到21世纪初以及21世纪以后

1.       1946年到1991

1946年到1991年,是冷战时期。这一时期的法西斯主义,大多与美国在本土和全球推行的反共战略有着密切的关系。

1)美国的麦卡锡主义

19世纪末期开始,左翼思潮开始在美国社会兴起。在当时,美国的普通劳动者往往工作时间长达18小时,不仅如此,雇主还往往对他们肉体虐待甚至不发工资。于是,寻求缩短工时以及改善工作环境的罢工运动便在美国展开。这也促成了五一国际劳动节的诞生。进入20世纪以后,借助着工会力量的迅速壮大,再加上二战时期美苏的同盟关系而让美国国内的反共问题被暂时搁浅,美国共产党快速扩充党员数量——1941美共党员数量达到了惊人的75000多人。然而,在二战结束以后,美苏的同盟关系破裂,造成反苏反共的思想在美国迅速蔓延。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之下,来自美国共和党的政客约瑟夫.麦卡锡1950所提出的以反共为思想基础麦卡锡主义孕育而生。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在麦卡锡时代,一系列反共委员会理事会忠诚审查会联邦、州和地方政府林立,许多私立委员会也致力于为大小企业进行监察,试图找出可能存在的共产党员这些反共机构往往用不公正的调查方式,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他们认为的亲共人士,造成了美国社会的一片恐慌。据不完全统计,麦卡锡主义的受害者数量难以估量数以百人遭到了囚禁,更有1万到1.2万人由于所谓的亲共倾向而失去了工作。大名鼎鼎的钱学森就是麦卡锡主义的受害者。麦卡锡主义直到上世纪50年代末期才逐渐平息。

 

2)拉美诸国的法西斯政权

1982年,哥伦比亚作家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凭借其著作《百年孤独》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在那本书中,他对拉美军政府的残暴统治有一定的描述。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拉美军政府的出现,与一位大名鼎鼎的革命者有关。他就是在拉美各国展开革命运动的.格瓦拉1967年10,在玻利维亚展开游击战的.格瓦拉不幸被捕,并遭到了杀害,结束了自己轰轰烈烈的光辉一生。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尽管.格瓦拉牺牲了,但是对拉美可能的赤化的恐惧,以及东南方的邻国古巴已经成为了社会主义国家,美国为了遏制共产主义在拉美的蔓延,便在拉美不断扶持各种反共的法西斯政权。这些政权都是由原来的军方高层在美国的资助下发动军事政变上台,成为新的国家元首。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智利军政府阿根廷军政府

A.      智利军政府

1973年9月11智利陆军总司令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发动军事政变,包围总统府。来自左翼政党智利社会党并且支持马克思主义的前任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在这次政变当中自杀。从此以后,皮诺切特便成为了智利总统

在他的任期中,他推行和建立了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激活了智利经济。如今,智利的人均GDP排在世界前40名,这一切的基础都是皮诺切特打下的。

然而,他也同样罪行累累,是双人沾满人民鲜血的恶魔。他上台后,推行极右翼的法西斯主义,残酷迫害异己,血腥镇压罢工。在他当政的17年间,遇害者不计其数。据不完全统计,共有2095人遇害,1102人失踪。而遭到过酷刑折磨的人更有3.5万人之多。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皮诺切特至今在智利仍有十分大的争议拥护与痛恨他的人几乎各占一半2006年12月10,皮诺切特走完了自己充满争议的一生。此后的每年12月10日,即他的忌日里,智利警察都会如临大敌,因为在那一天,支持他的人和反对他的人都会发生不同规模大小的暴力冲突

 

B.      阿根廷军政府

1976阿根廷陆军总参谋长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发动军事政变,软禁了前任总统伊莎贝尔.贝隆,成为了阿根廷总统

在任期内,他并没有什么太出色的政绩。唯一值得人们津津乐道的是1978年的阿根廷世界杯。当时,魏地拉加强自己的法西斯独裁统治,他急需要一个竞技体育的冠军凝聚人心粉饰太平。最终,阿根廷队如他所愿获得了在本土举办的世界杯的冠军。然而,这个冠军却存在一定的争议。在第二阶段小组赛的第三场比赛中,只有净胜秘鲁队至少4才能反超同组对手巴西队而进入决赛的情况下,阿根廷队最终以6比0击败了残阵出战的秘鲁队,进入了决赛。那场比赛,一直被人怀疑是魏地拉参与造假的结果——他被指控用对秘鲁物资援助作为筹码,换得了秘鲁军政府要求秘鲁队用残阵出战。

而在他的任期内,人权迫害时有发生。失踪与遇害者无数

1981年3月29,魏地拉退休卸任之日开始,阿根廷总统的位置在短短的9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就易主3次。最终,莱奥波尔多.加尔铁里成为了阿根廷总统。当时,他因为被认为是反共盟友的缘故而得到了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的支持。

在他的任期内,通货膨胀率达到600%多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1.4%,制造业产量下降为22.9%,薪资增长只达到19.2%。他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残酷迫害异己分子,禁止罢工和抗议,引起了极大的不满。

1982,为了转移国内矛盾缓解统治危机,加尔铁里发动了马岛战争在这场阿根廷与英国之间的战争中,加尔铁里幼稚地把希望寄托在了美国身上,而美国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抛弃这位所谓的反共盟友。另一方面,由于与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的经济主张接近,时任智利总统的皮诺切特也站在了英国一边——他派军队前往智阿边境,导致加尔铁里不得不从马岛前线抽调一部分兵力去边境以防智利的偷袭。最终,阿根廷遭遇了惨败,加尔铁里黯然下台。

警惕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青年力

军政府统治时期,阿根廷国内失踪与遇害的人数以万计。其中最恐怖的就是所谓的“死亡航班”。那些对军政府不满的人会被集中到阿根廷的空军基地。之后,他们会在指定的时间被带到飞机上。等到飞机飞到公海上空后,这些异己分子就会被扔到公海里。阿根廷军政府的极度残暴必然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       1991年到21世纪初

这一阶段是全球化时代的早期。这一时期的法西斯主义,在东欧国家比较流行。

苏东剧变之后,原独联体国家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走上了所谓的民主化道路。然而,这些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却是在过去共产党执政时期受到压制的精英阶层(比如右派知识分子、曾经的地主和曾经的资本家等等)的反攻倒算。他们勾结美国等西方势力,鼓吹民主和私有化,攫取政治利益和瓜分国有资产,大发横财。比如现在的很多俄罗斯石油大亨就是在那一时期完成罪恶的原始积累的。在这种情况下,民主不过是精英们的民主,与一般百姓毫无关系。因此,那些国家非但没有因为民主化改革而变得富有,反而变得大不如前。比如曾经属于苏联的乌克兰,在推行了民主化之后,从苏联时期的“军工骄子”变成了失业率、犯罪率贫苦人口比率都极高的人间地狱,社会激烈动荡,造成大批的乌克兰人被迫成了难民,许多乌克兰女子甚至选择了去西欧卖淫来维持生活。东欧民主化进程造成了大批东欧人成为了改革的牺牲品和受害者,也就给这些人成为法西斯主义的支持者提供了土壤。在这一时期,比较典型的法西斯主义组织是俄罗斯民族统一党俄罗斯自由民主党波兰民族激进阵营等等。

 

3.       21世纪以后

进入了被普遍认为人类社会达到高度文明的21世纪以后,法西斯主义却在至今为止的短短17年大有死灰复燃的势头。尤其在许多欧洲国家,不少具有法西斯性质的政党甚至在议会当中取得了相当数量的席位。造成这一恶果的原因有很多,笔者在此只做一个简单的介绍,供大家参考。

a.       进入21世纪以后,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都在进行产业升级产业转型,也就自然把发展的重心向高新行业倾斜从传统行业到高新行业的快速升级和转型,确实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比如互联网的发明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能够“足不出户知天下”新能源的发明给人们带来了清洁与环保,人工智能的发明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劳动力。然而,这种几乎没有任何过渡极速转型也带来了极大的副作用。其中一个最大的副作用就是高新产业的出现拉大了贫富差距加固了阶层固化。在高新产业出现以后,面向普通大众的公立学校的教育并没有随即跟进,而紧跟时代步伐的教育组织,无论是私立学校、贵族学校还是课外培训机构,都由于昂贵的学费而只让少数甚至极少数精英家庭承受得起。如此一来,能够跻身高新行业的从业人群基本都来自于上流社会,而那些来自社会中下层的人群则因为没有接受到与时俱进的教育而只能从事低端行业。原本,低端行业在获利指数方面就远远少于高新行业,雪上加霜的是,随着高新行业的飞速发展,低端行业也逐渐被人工智能所取代,造成了无数人下岗失业。这群人原本即使靠着低端劳动的收入也根本无法维持生计,而如今他们却连从事低端劳动的机会都没有了,也就更加没有了经济来源。如此,他们也就更加承受不起自己的深造和子女的教育。也就是说,在高新行业飞速发展的过程中,原本就处于上流社会的人群会获得指数型的财富增长,而原本就处于社会中下层的人群的财富不增反降,这也就加深了财富的马太效应,于是乎,穷富差距越来越大,阶层固化越来越加固

b.      进入到21世纪以后,全球化、贸易一体化的进程也越来越推进,这一进程对各国而言都是双刃剑,因为贸易壁垒的存亡都是针对双边的,任何国家都不能期待“别国对我国不设贸易壁垒,我国对别国增设贸易壁垒”。在这一过程中,本国弱势行业因为没有了贸易壁垒的保护,而被外国同行业的物美价廉所冲击,甚至造成外国行业的产品在本国倾销,严重损害了本国弱势行业的从业者的利益。

c.       如上文所述,随着全球化进程的逐步推进,全世界各个大城市的本土危机原本就已经越来越严重。可就在此时,欧洲各国又出现了大规模的难民潮。这些难民也把大城市作为他们的最终落脚点。于是乎,本土人与外来人的矛盾越来越深,也进一步地加深了本土危机

经过上述分析,我们不难发现,这一时期的法西斯主义的主要表现形式“反全球化”、“反移民”、“反多元文化”以及“民粹主义”。这些种种因素的叠加,都让法西斯主义,尤其是在欧洲,有了非常广泛的民意基础。接下来,笔者就介绍一些这一时期在欧洲与法西斯主义相关的事件、组织和人物

 

1)拉脱维亚纪念武装党卫队

2012年3月,拉脱维亚部分民众走上街头,纪念在二战中死去的武装党卫队成员武装党卫队纳粹德国党卫队领导下的一支准军事部队。在二战期间,德国武装党卫队在拉脱维亚招募当地人入伍,对抗苏联红军。这些由拉脱维亚人组成的武装党卫军,就好像我国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伪军,是地地道道的“拉奸”。然而,部分拉脱维亚民众却在二战结束后的60多年以后公然首都里加纪念这些恶魔。而在纪念活动的人群中,甚至不乏一些当年罪行累累,如今依然健在的武装党卫队老兵。他们有的还身着武装党卫队服装公然亮相。不仅如此,这些人居然还无耻地说“一个不尊重英雄的国家是没有未来的”。一群国贼内奸居然标榜自己是英雄,实在是可耻之极!更加令人愤怒的是,这一活动还得到了时任拉脱维亚总统安德里斯.别尔津什的支持。

 

2)瑞典出售法西斯主题的玩具

2014瑞典一超市公然出售法西斯主题的玩具。由于民怨沸腾,该超市最终不得不下架所有这类主题的玩具。然而,波兰却对这类主题的玩具十分欢迎,甚至称“这类玩具可以让大众以更加愉快的方式学习历史”,因而拒绝将这类主题的玩具下架。

 

3)法国国民前线党

2002的法国总统大选中,来自极右翼政党国民前线党.玛丽.勒庞(今年法国总统候选人,被称为“女川普”的勒庞的父亲)爆冷进入了第二轮选举。在当时,这属于特大新闻——没人相信极右翼政党居然能够进入终极对决。尽管在终极对局中,勒庞以19比81的绝对劣势惨败雅克.希拉克,但法西斯主义在21世纪的蔓延却有了苗头

 

15年之后的2017,他的女儿玛丽.勒庞也代表国民前线党参加法国总统大选。她的“脱欧”、“反全球化”、“反移民”“反穆斯林”等极端主张得到了法国国内众多极端人士的青睐,使得勒庞在这次选举中的表现超过了她的父亲——在第一轮选举中,她以不到1%的劣势落后第一名马克隆而进入了终极选举。在终极选举中,尽管最终败给了马克隆,但勒庞也获得了35%左右的选票。这一选举结果,已经非常能够反映法西斯主义在法国的蔓延

 

4)荷兰自由党

在2017年的荷兰总理大选中,被称为“荷兰川普”的,来自于极右翼政党荷兰自由党的海尔特.威尔德斯险些竞选成功。他的“反穆斯林”主张得到荷兰国内许多人的支持。他还主张建立所谓的“欧洲爱国者联盟”,口号是“让欧洲重新变白”

 

5)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现任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自从2014年上任以来,可谓是一代枭雄。在国际上,他因为东突问题得罪了中国,因为击毁俄罗斯战斗机而得罪了俄罗斯,又因为偷袭驻扎在土耳其的北约部队而得罪了英国、美国法国。一个敢把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得罪个遍的领导人,在这个世界上,恐怕还很难找出第二个。此外,他还呼吁在欧盟国家的每一个土耳其男人都至少娶5个女人,加速欧盟国家的“穆斯林化”。而在国内,他倒行逆施拒绝伊斯兰教的世俗化,鼓吹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教。他甚至颁布“男人把女人强奸以后,只要娶了她,便不是犯罪”罪恶法令

2017年4月,埃尔多安又在旨在扩大总统权力的公投当中获胜,加速了自己走向法西斯独裁统治的步伐。

 

6)欧洲其它法西斯主义团体

奥地利自由党。在2016年的奥地利总统大选中,主张“反移民”与“脱欧”的奥地利自由党党魁诺伯特.霍费尔仅仅以46.2比53.8的劣势败北。尽管总统在奥地利只是虚职,但也着实让整个欧洲惊出一身冷汗。

意大利五星运动党。在2016年11月份,时任意大利总理的马特奥.伦齐推行修宪公投失败,导致其下台。直到今年为止,意大利下一次总理选举的日子仍未敲定。据外界预测,主张“反移民”和“脱欧”的意大利五星运动党很有可能在下一次选举中胜出。他们在胜出后,或推行脱欧公投。

受到难民危机的影响,目前的欧洲正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全球化所造成的失意的本土白人以及日趋明显的穆斯林化都成为了法西斯主义在欧洲死灰复燃的温床。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个具有法西斯性质的团体必将孕育而生。这与多年以前的欧洲何其相似,只是仇恨对象由过去的犹太人变成了如今的伊斯兰教信徒以及外来移民。欧洲正处于法西斯威胁中。

 

四、      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根源

笔者认为,资本主义才是法西斯主义的根源。那么,这样的结论是如何得到的呢?

笔者在加拿大呆了将近5年的时间。在这5年的时间里,笔者终于对资本主义这四个字有了一个深刻的体会。在资本主义体系中,资本占据绝对的主导,导致“勤劳不致富,劳动不赚钱”。以法国为例,在法国,同样是10万欧元的收入,其税收是不同的——假如是工资性收入,税收可达45%以上;假如是资本性收入,税收只有20%多一点;假如是博彩收入,则无税收。资本主义这种不合理的税收制度实际上鼓励投机,排斥“脚踏实地”。因此,在资本主义体系下,只有赚取资本性收入(比如股票、房地产等),才能成为富豪。假如赚的是工资性收入,无论工资有多高,终究是穷光蛋。然而,只有极少数幸运的人才能跻身到资本权贵的行列,绝大多数人只能成为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普通人。资本的世袭经济领域的马太效应都让穷富差距越来越大,也就使社会穷困人口越来越多,这些贫困人口对社会的仇恨便有可能转化为对法西斯主义的支持

西方左翼推行的旨在缩小穷富差距的高税收和高福利政策,根本无法对真正的富人起作用,还严重侵害了辛勤劳动者的权益,这就造成中产阶级对社会的不满

另外,资产阶级权贵极善于制造矛盾转移矛盾。他们凭借丰厚的资本垄断社会优质资源,造成资源稀缺的假象。于是乎,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一般民众为了得到优质资源而不得不“群众斗群众”。假如普通民众普遍对权贵阶层不满,权贵们便通过宣扬种族/民族仇恨来转移矛盾把原本的阶级矛盾转移成种族/民族矛盾人为制造法西斯主义。更加可怕的是,全球化时代以来,各国权贵们由于成为了地球公民,因而把资本掠夺的触角伸向了世界各地。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都只为了攫取资本利益,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择手段不惜祸害当地。于是,深受资本权贵之苦的当地民众,也就有了成为法西斯主义支持者的可能性。

综上所述,在资本主义的体系之下,右翼和左翼仅仅是统治的方式不同罢了,并没有本质区别右翼上台,造成穷人仇恨社会。左翼上台,造成中产者和穷人都仇恨社会。而无论是右翼还是左翼,都不可能打破资本世袭,也就只能让穷富差距越来越大,让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

冷战以苏联解体为标志,这给许多人一种“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优越”的错觉。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抱有极大的幻想也在一定时期内对全球化、贸易一体化抱有极大的好感。然而,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无论是全球化还是产业升级与转型都是以资本为主导,以攫取利益为目的的,最终只是使处于金字塔顶尖的极少数人获益。然而,这些获益的权贵集团也时刻处于恐惧当中——他们害怕自己的既得利益遭受损失害怕自己的特权不复存在,于是为了自保也有选择法西斯主义的可能性。

资本主义制度造成人人自危,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一个阶层的人都会因为各自不同的需求而成为潜在的法西斯主义支持者

笔者并不反对资本,资本处于服务地位是可以让人接受的。但笔者坚决反对资本占据主导地位的资本主义。只有建立起让辛勤劳动者能够致富的制度,才能真正消除法西斯主义。否则,一切的手段都不过是扬汤止沸换汤不换药。笔者最后希望美好的世界快一点到来。

 

(本文作者Mark,绰号“钱多伦多”,青年力网作者。出生于1989年,深圳长大,在加拿大留学,现于多伦多从事数控机床工作,业余关心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