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创新要审慎而为-青年力

近日,武汉市公安局交管局出台一项新政策:酒后驾车,除司机受罚之外,同车乘客乃至同桌饮酒者,均将视司机违法情节轻重,接受现场教育、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理。这一新规不仅引起了网民的非议,也遭到了媒体的驳斥。这样的新规首先是与法无据,有行政越权之嫌。《人民日报》《新京报》《人民网》纷纷撰文评论此事,希望当地交管局能对此创新更加审慎些,创新要依法而为,这样才能让创新更有“通行基础”,被市民接受,提高城市管理水平,提升城市交通文明。

近年来,个别地方交警在惩治交通违法、宣传文明驾车方面“自选动作”挺多,包括去年深圳交警启动乱开远光灯专项整治行动,提出被查车主要坐一把“绿椅子远光灯体验专用椅”,并且要求看远光灯一分钟。这样做法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方式方法却不能为大众所接受。

同样是创新,近期北京推出的鸣笛抓拍,却得到了市民的普遍支持,一方面是因为北京的鸣笛抓拍执法有据,它是根据《北京市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九十一条第十四项规定,违反规定使用喇叭的,处罚款100元,不记分。另一方面是他的推出有一个适应周期,先是宣传,让每个市民了解这一新规,然后又有一周只抓拍不处罚的适应期,在试行一周后才正式开始非现场处罚。这样的创新执法举措,不仅处罚有依据,体现法律的权威。而且还得让受罚者有一个心理的缓冲期,这样才能将好事办好,得到市民的认同和支持。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诚然,执法的创新也是如此,不能操之过度,超越了法律,超越了市民的适应期。杭州斑马线礼让之风已成为享誉全国的名片,而杭州的“礼让斑马线”并非一纸通告之后,立马实施,立竿见影,杭州的“车让人”常态化良好风气的炼成是经历过一个漫长的过程。

执法创新要审慎而为-青年力网络配图

在2005年杭州市公交部门率先开展了斑马线让行试点,从2005年到2007年试点期间,没发生一起大的事故,试点效果非常明显。从2007年开始,杭州市公交集团在所有线路全面推广这种做法。杭州市2009年启动“礼让斑马线”行动,采用先“公”后“私”的策略,以“公交车、公共出租车、公务用车、公务员开的车”等“公”字头汽车为突破口,以此带动私家车文明出行。在“公”字头车辆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私家车也加入了文明礼让的行列。2015年10月,杭州还在国内省会城市中率先为文明行为立法,把斑马线上礼让行人写入《杭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使“礼让行人”从文明倡导升格为地方法规。在政府主导、行业引领、全民参与,有力推动了“礼让斑马线”观念深入人心。目前,主要道路礼让率步步走高超过了90%。

有权不能任性,如果执法创新缺少法律依据,自然很难赢得社会认同,这种做法往往会损害法律权威性和执法公信力,影响到地方政府的形象。为此,在执法创新中,地方政府要秉承将权力纳入法治的轨道。可以借鉴杭州的“斑马线让行”的成功经验,在执法创新前先在小范围内试验,待取得成果得到社会认可后,再努力做好法律的衔接与完善,最后再通过宣传和创新执法进行推广与应用,这样才能将好事办法,才能让执法创新取得良好的治理效果。

文/薛晓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