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一个远在北美洲的国家,吸引着全世界各国的人。在踏入加拿大的土地之前,“环境优美”、“空气新鲜”、“福利好”、“毗邻美国”、“生活安逸”、“人心向善”、“廉洁指数高”等等字眼映入所有外国人的眼帘。加拿大好似天堂一般美好。在进入加拿大以后,所有人才明白,加拿大并不特殊,它和所有国家一样,都是既有人喜爱,又有人痛恨。移民到了一个新地方,就好似一支NBA球队进入到季后赛一般——无论你在常规赛的表现多么惊艳,到了季后赛就必须一切清零,否则,惨遭“下克上”甚至被制造“黑八奇迹”都有可能发生。一直以来,由于极少的人口总量导致的极为有限的工作机会,加拿大都让无数身怀绝技的移民者们感受到了“虎落平原”的失落感——曾经,他们在自己的祖国是人人敬仰的、拿着高薪工程师、大学教授、企业高管、牙科医生等等,但到了加拿大以后,他们却被迫沦为了垃圾工、清洁工、洗碗工、保安、工人等等社会最底层。更可怕的是,与鼓励创新支持个人奋斗的美国不同,加拿大一切都是那样的死板,那样的循规蹈矩。这里鲜有30岁出头就挑大梁的,这里也极小可能让你“不怕起点低,只要好好干,就能升上去”。无数移民者到了加拿大以后不仅经历了从国内的精英变身加国的蝼蚁的蜕变,而且,他们当中的相当数量的人还长期处于社会最底层。说到此,便有人来问,“加拿大如此不好,为何不离开”?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这些失意的移民者(尤其以华人、韩国人、伊朗人居多)都会告诉你几乎统一的答案——为了子女的教育。那么,各位看官所听说到的加拿大的教育与真实的加拿大的教育之间有几分一致,有几分不同呢?笔者将在本文中通过讲述一个具有典型代表的大陆移民家庭的故事,以点带面地让各位来了解加拿大教育。

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希拉里最终败给了川普。在希拉里众多败选的原因中,华人的参与是其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希拉里延续了左翼民主党“放空炮”、“说大话”“滥用圣母心”的一贯无耻的作风,竟要在教育领域推行必然导致逆向淘汰的所谓“平权法案”,即“按族裔比例录取学生”。这一政策必将导致无数优秀的华人学生无缘名校——尽管你的平均成绩是A,但依然可能被平均成绩只有C的墨西哥人和黑人淘汰。于是,一向懦弱安静、不问政治的华人群体,为了自己的子女,终于勇敢地站了出来,用选票阻止了圣母婊的上台这就是华人,无论他们平时多么软弱,只要自己的子女遭遇了他人的欺压,他们立马变成了虎豹,去维护子女的利益。而子女的教育问题往往又是华人关注的重中之重。子女的教育也是无数的华人选择移民的共同理由。张先生和王女士就是这样的华人。

在移民加拿大之前,他们二人在中国有着令无数人羡慕的生活。张先生是企业的高级工程师,王女士是大学教授。然而,他们的儿子小张却让他们感到了挫败。小张的兴趣广泛,但就是讨厌学习。他的成绩非常不理想,往往排名全班甚至全校靠后。父母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达成“让儿子学习进步”的目的。在万般无奈之下,他们认为,国内“重应试,轻素质”的教育环境无法让儿子发挥出特长,听说国外的教育是素质教育,何不移民呢?在全世界的国家中,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都是接收移民较多的国家。在做了反复对比和了解以后,夫妻俩决定移民加拿大——因为加拿大临近美国,而且移民难度相对较小。经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最终成功移民加拿大,带着自己的儿子开始了国外的新生活。

那是一年的年底,当一家三口下飞机以后,他们首先感受到的却是寒冷——加拿大冬季的严寒,连中国的东北地区都要甘拜下风。然而,满大街洋溢着的圣诞节和元旦节的喜庆却也给他们带来了温暖和快乐。在那一刻,他们对这个新踏入的国度怀揣着满心的憧憬和美好的幻想。

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

然而,在度过了初期的新鲜感之后,一家三口开始了艰辛的生活。夫妻二人在进入加拿大后,跑断了腿也没有能够找到与在国内专业对口的工作,为了儿子,他们必须有一份收入,于是便被迫双双进入到生产线当工人。期间,他们还了解到,加拿大的公立学校是就近入学的。众所周知,教育是学校、家庭和社会的三位一体。由于加拿大的公立学校的师资力量比较平衡,因此其好坏普遍取决于学生而非教师。通常而言,华人、犹太人居多的公立学校就会比较好,因为这些族裔的孩子的家长特别注重子女的教育。此外,这些族裔聚集的社区通常而言比较安全与和谐。这就是说,华人和犹太人除了在学校以外,也可以得到高质量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也就能够实现“学校、家庭和社会的有机结合”。而有些族裔,家庭环境普遍是父母游手好闲,社会环境普遍是社区犯罪盛行,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学校的老师水平再高也很难将他们教育好。为了能够让儿子进入到相对好一点的学校,他们不得不忍痛把国内的房子卖了,把所得收入在加拿大买离比较好的学校附近的房子。就这样,小张进入到了加拿大的学校开始了学习。这个过程对于小张而言是十分痛苦的——加拿大是一个母语是英语和法语(尽管法语是加拿大的官方语言之一,但普及率很低,除了魁北克省(法语省)和新布朗斯瑞克省(双语省)以外,别的省份都只普及英语)的国家,所有的外国留学生,无论是否具有加拿大身份,只要语言不过关,都要进行时间不等的语言学习。进入到公立学校的国际留学生可以语言和正课同时上。学校会对留学生进行定期的英语水平评估——“初级水平者”只能修数学、计算机、体育和烹饪等应用技能课程;“中级水平者”则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学习科学、应用技巧等对语言要求更高的课程;“高级水平者”,则可以修习所有高中课程,如“社会研究”和一些需要较好语言才容易取得学分的选修课程。小张在国内的时候,初二(在加拿大,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相对应的是1年级到12年级。因此,初二对应的就是8年级)结束以后便终止了学业,英语底子很薄,自然在刚开始被评估为“初级水平者”。不仅如此,由于两国学分互换性不高,加之小张的学习成绩也不理想,他被迫从7年级开始读。

真可谓“万事开头难”,这个三口之家来到了加拿大以后,便遭遇了极大的心理落差——夫妻二人不仅遭遇了从人人羡慕到无人关注的坠落,而且在看着儿子英语和正课同时学的痛苦之后也根本没有感觉到国外的所谓“素质教育”。这时,夫妻二人陷入到了深深的迷茫——移民这条路,到底对不对?然而,无论是莫斯科、北上广还是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相信眼泪——你若不坚强,脆弱给谁看?夫妻二人只能咬牙坚持。

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

 

事情在6个月后的一天出现了一丝转机。在加拿大,职业教育与本科教育是针对不同需求人群的两种教育方式,并没有太多明显的优劣之分。对于注重就业的学生而言,职业教育反而更有优势。因为职业学校所教授的课程与市场需求高度吻合。而本科教育更适合那些有志于走科研路线的人群。为了就业的方便,中途放弃本科学习,转而就读职业学校的学生大有人在。加拿大这个国家由于人口稀少,导致专业工作机会稀缺。再加上严苛的税收政策造成加拿大鲜有大公司。因此,在加拿大的企业中,中小企业占据大多数。这些中小企业普遍排斥高学历者,因为他们所学往往与市场需求不符,而且他们跳槽的概率会很大。因此,加拿大的职场流行着“知识不如技能”的潜规则。张先生从工友那里得知,加拿大针对失业者、新移民都有扶持的项目。这些人群可以通过加拿大的职业学校进行技能培训,获得加拿大的本地证书,从而在将来更方便地获得就业。他二话不说便在第二天请假来到了有关部门询问。他得到的回复是,有以下两种选择:

1. 第二职业项目。这一项目针对失业至少6个月的具有加拿大身份(加拿大枫叶卡持有者或者加拿大国籍持有者)的人群。在这一项目中,申请成功者的学费可以被政府报销掉绝大多数,而且剩余部分也可以分期无利息付清。除此之外,政府还会每2个星期向申请成功者提供一定数额的生活费。

2. 贷款项目。这一项目的面向人群更广,不需要有加拿大身份。申请成功者可以得到政府在学费上的贷款。贷款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给学生的奖励,类似于助学金、奖学金,这部分是不用还的。而另一部分则是需要学生在毕业后还清的。需要还清的这部分是包括利息的。至于多久还清,会有一些选项。假如没有按时还清,欠款人将会有不良信用记录。

这是一个令张先生纠结的选择题。第一个选项待遇好,但是自己根本不具备“失业6个月”的前提条件,假如想申请成功,不仅要想方设法地“被失业”(加拿大政府对失业有着明确的定义,只有裁员、工伤等非劳动者过错导致的下岗才算失业,主动辞职和因打架、斗殴、盗窃公司财务、损坏公司设备等劳动者过错而造成的下岗不算失业),还要长达6个月。第二个选项速度快,但是要准备在读期间的生活费。该作何选择呢?

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

 

那天,张先生怀着忐忑的心情把事情告诉了王女士。显然,张先生低估了自己太太的贤惠。他不会想到,王女士听后毫不犹豫地对他说,“选择第二个,生活费我出”!那一刻,张先生几乎感动落泪——是啊,人在最艰难的时候,家人的支持往往是支撑下去的重要乃至唯一动力。受到了极大感动的张先生转而对王女士说,“我作为一个男人还要你来养,太没面子了!要不你去读吧,我帮你出生活费”!王女士却说,“你怎么那么封建呀?都这个时候了,还扯什么面子问题。另外,我是有条件的。你必须在校期间好好学习,获得好成绩。毕业后,也必须找到好工作。我这是对你投资,你要让我对你的投资失败了,我就让你好看”!王女士这番鼓励、鞭策和调侃式的“驳斥”让张先生更加坚定了决心。他对王女士说,“我就不多说了,看我的行动吧”!

供张先生选择申请的学校大体有两类——最快6个月就能毕业,但是没有带薪实习机会的私立职业学校以及最快2年才能毕业,但是提供带薪实习机会的公立职业学校。经过再三权衡,最终为了节约时间和生活费成本,张先生选择申请私立职业学校,并挑选了与自己在国内所从事的工作相近的专业。很快,他在政府人员的帮助下获得了进修的机会。

就这样,这个三口之家的其中两个成员都成为了学生。王女士的负担之重可想而知。然而,生活的神奇就在于“不仅有可能祸不单行,也有可能双喜临门”。一天,王女士去接儿子从学校回家。在与其他孩子交谈的过程中,她明白了,原来具有加拿大身份的公立学校的学生可以获得政府部门的补助,也就是俗称的“牛奶金”。加拿大这个国家具有一定数量的福利。但是,福利绝不是政府自动发给你的,而是必须通过申请才有可能得到。于是,王女士便多方打听申请“牛奶金”的流程。经过一番努力,儿子的“牛奶金”得到了,这大大缓解了王女士的负担。

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

 

然而,令夫妻二人感到不安的是,儿子在学习成绩方面依然没有太大起色。这该如何是好?正如前文提到的那样,华人总是在子女问题上不惜血本。王女士便提出,必须让儿子参加课外补习在加拿大,公立学校属于政府,受到政府严格的监管,对具有加拿大身份的学生而言,学费低廉甚至免费。但是,课外补习就属于市场行为,无论补习一方收多高的学费,只要不存在欺诈消费者等犯罪行为,那就属于买卖双方“你情我愿”的公平交易关系。然而,比起补习需要花费的高价,夫妻二人更加担心的是儿子的状态。在到了加拿大以后,他依旧不改国内的厌学情绪,对课外补习更是充满了抵触。尽管忙于生计,但是夫妻双方吸取了在国内对儿子疏于管教的教训,在来到加拿大以后开始了对儿子的严格教育。因为他们深知“小树得砍,小孩得管”,过分的放纵只会给子女未来的一无是处埋下地雷。因此,夫妻双方在补习问题上,没有对儿子小张进行任何的让步。就这样,小张在父母的要求下,极不情愿地参加了一门门的课外补习课程。这对于整个家庭而言都是一种挑战——父母花高价,子女却抵触。小张在极度抵触情绪之下,对父母抱怨道,“我讨厌学习,喜欢乐器,你们为何不发展我的特长”?张先生毫不示弱地说,“起初,我和你妈也认为欧美国家都是素质教育。可是,这并不等于应试教育就不重要。你不是喜欢看NBA吗?我告诉你,绝大多数参加NBA选秀的球员都具有大学文凭。在体育界,美国、韩国和日本都是要求体教结合的。发展特长,不等于要成为文盲,懂吗?另外,我在此明确告诉你,除非你把学习成绩提高,否则你休想发展特长”!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小张虽然深知父亲的话有理,却年少气盛,不愿“服输”。但是此刻,他的内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在乐器方面不仅有天赋,而且有兴趣。他太渴望发展自己特长了,为了这个理想,他决定必须提高学习成绩。

转眼之间,张先生结束了6个月的学习生活。由于他在国内扎实的专业背景,他十分轻松地以极为优异的成绩获得了证书。而后,他又在学校的帮助下,获得了无薪实习的机会。紧接着,他用自己出色的表现,赢得了雇主的肯定。仅仅1个月之后,雇主就决定对其正式聘用。此时,距离他们踏入加拿大已经有1年多的时间。尽管张先生获得的工作与在国内的那份相比相去甚远,但毕竟这是一个开始。在那一刻,他下定决定,要好好工作,既要尽早还清贷款,也要回报妻子的恩情。

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

 

就这样,这个三口之家的生活有了一定程度的改观。张先生对王女士既感激又心疼,想让王女士别在工厂受罪了。王女士却坚持要继续干。让他们欣慰的是,儿子的学习成绩也终于有了一定的进步,英语水平也有了一定的提高,升级成了“中级水平者”。

尽管生活方面有一点好转,但是夫妻二人却依然是焦虑的。每天,当他们刷着微信朋友圈,看着他们国内的朋友们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用着日新月异的黑科技的时候,夫妻俩就会不禁地哀叹。

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

 

又过了一段时间,王女士收到了工厂寄来的一封信。她怀着紧张的心情,拆开了这封信。一看信的内容,她首先松了一口气,之后便是满面狐疑——刚开始,她还以为这是一封裁员信。看后才知,这是一张反映过去一年的收入与上税情况的信。第二天,王女士把情况告诉了雇主。雇主告诉她,“这是一张关于过去一年的税单,你必须去报税。显然,你这是明显的低收入,可以得到政府的退税。”说完后,雇主给王女士介绍了一个华人社区服务中心,并告诉她,那个中心会提供免费的报税服务。几乎在同一时间,张先生曾经工作过的工厂也给张先生寄来了过去一年的税单。夫妻二人便打电话向那个服务中心进行了预约。在交流过程中,他们得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课外兴趣班的学费以及张先生的贷款项目中所需要偿还部分的利息都可以用来抵税。过了几个月,这个家庭便获得了政府的退税。在加拿大,低收入个人或家庭都会得到政府相应的退税。这时候,夫妻俩露出了一阵苦笑——他们没想到加拿大政府是如此“劫富济贫”,更没想到他们从国内的纳税大户沦为了加国的接受救济的“弱势群体”。

经过3年多的努力,尽管相比于过去在国内的生活状态依然有着巨大的差距,但是这个三个之家总算是在加拿大立住了脚跟。在此期间,张先生和王女士加起来的工作收入已经不算低,暂时摆脱了初期的贫困状态。此外,他们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交往圈子——既有华人,也有其他族裔的朋友。这时候,儿子小张已经开始10年级的学习了。就在这时,已经具备一定经济基础的夫妻俩却在为儿子酝酿着一场大的变动。

他们向多个渠道打听私立学校的事情。前文介绍了加拿大公立学校学费低廉甚至免费的情况。除此之外,公立学校的负担也轻,即便是高中生很多也是下午3点就放学。然而,在这个世界上,“免费的往往就是最贵的”。一切的福利,都只保证你有得吃,既不保证你吃得饱,更不保证你吃得好。福利往往为了“广覆盖”,而必须“低标准”。比如,“给癌症患者发一片感冒药”是福利的普遍表现形式。公立学校属于平民教育,是典型的社会福利,它们的教学目标仅仅是“不让学生成为文盲”。假如你的子女接受的是公立教育,又不是超级天才,那么,参加课外补习是必须的。而私立学校则大不相同。私立学校是私人出钱,可以“有钱就任性”——既可以“任性地”高薪招聘最好的老师,也可以“任性地”安排学生的教学计划。私立学校的学生往往作业非常多,放学时间非常晚。因为,私立学校属于精英教育。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够不付出艰辛就成为精英。于是乎,夫妻俩就算了一笔账——公立学校的花费看似低廉,但是加上课外补习的花费,两项相加并不比私立学校的花费节省多少。更重要的是,私立学校有专门培养儿子兴趣的平台,还提供住宿,这也省去了夫妻俩的时间成本。还有一点就是,尽管私立学校的语言和正课的学习并不同时进行,即“那些语言不合格的私立学校学生不能进行正课的学习”,但那时候,他们的儿子小张的英语已经被评估为“高级水平者”,可以不用再学习语言。就这样,夫妻二人便把儿子送去了一所声誉很好的私立学校。在新移民中,“1到9/10年级读公立,10/11年级开始读私立”的情况并不少见。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子女能够坐拥私立学校优质的教育资源,在申请名校的过程中占据有利位置。

经过3年的学习,小张和他曾经公立学校以及目前私立学校的同学们都高中毕业了。加拿大的高中普遍都有就业服务中心来满足高中毕业生的多样性选择——有的会直接申请大学,有的会选择毕业旅游1年,有的学生则会选择先工作1年来确定职业方向后再来有针对性地选择申请职业学校还是本科学校,也有针对性地选择专业。应当说,加拿大的学生学习的目标会比较明确。这一点尤其在研究生阶段表现得更加明显。加拿大的研究生绝大多数都有工作经验。他们读研是带着明确的目标读的,而不是盲目地为了获得那张纸。小张选择了直接申请本科学校。在加拿大,高中毕业生申请本科学校的依据是在高中学习期间的所有科目的考试成绩、参与义工的表现以及课外特长等等一系列标准。所以,在国外上名校同样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也应验了那句歌词——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最终,他没有如愿进入他理想中的大学,但也进入了与他理想中的大学同城的另一所不算太差的大学,专业也是他感兴趣的声乐类。这对于小张,也不算是一个失望的结果。因为在加拿大,许多同城高校都是有联盟关系的,一个学校的学生去修另一个同城学校的某些课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此,小张便可以在大学期间去选修他理想中的大学的某些课程,来填补他的那一点点遗憾。

然而,就在这时,张先生却向王女士提出了要求。他说,“6年前,是你毫不犹豫地资助我去进修职业学校。这6年来,你遭遇的痛苦实在太多了。现在是我回报你的时候了。你去读个博士吧,学费我来付”!王女士当时并没有答应。她觉得自己已经那么大岁数了,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但是,在带儿子去大学报到的那天,她改变了想法。在校园里,她看到了无数中老年者的面孔。刚开始,她还以为他们是学校的工作人员,可一问却让她十分吃惊——他们都是学生。有的甚至还是大一新生。在加拿大,“教育不受年龄限制”不仅是法律,也是人们的普遍观念。王女士在回到家后同意了张先生的要求,开始了博士的申请。王女士在国内早已是博士,所以整个申请过程也相对比较顺利。而其实,在加拿大,本科生直接申请博士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在一些情况下,工作经验可以被视同为研究生学历。最终,王女士也如愿拿到了博士生的录取通知书。博士生的学习在学费上并没有太大压力——王女士早已具有加拿大身份,和她儿子一样,她要付出的学费仅仅是国际留学生要付出学费的三分之一左右。不仅如此,博士生也普遍具有一定数量的生活补助。对于国际留学生而言,生活补助可以抵相当数量的学费。而对于具有加拿大身份的人而言,生活补助抵了学费以后还有一定结余。尽管如此,张先生依然会定期给王女士付生活费。

在读博期间,王女士对加拿大社会有了较之过去几何倍的增长。她的研究项目需要她不断地在加拿大各个省走动。在这期间,她既去过富裕区,也去过贫困区。她发现,贫困区长大的孩子的成材几率很低。原因是多方面的。由于家庭条件拮据,这些孩子只能读公立学校,既不可能参加课外补习,更不可能读私立学校。此外,这些孩子的父母普遍吃低保的社会闲散人员,成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而他们所在的社区也往往充斥着毒品和暴力。于是乎,这些孩子当中的大多数在高中毕业后只能重复着上一辈的生活状态——继续干着最底层的工作,继续吃低保。然而,有一天,她的一位校友告诉了她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不是出生以后才有,在母体就已经有了。那些吃着高额营养品的阔太太生出的宝宝和那些不知道哪天要流产的穷姑娘生出的宝宝,你认为能一样吗?那一刻,王女士深深地感受到了 “世界是平的”——阶层固化是全世界的普遍现象,并不是某个国家的特殊现象。

加拿大教育——几分优,几分劣-青年力

 

如今,夫妻俩在加拿大已经7年之久。回忆起在加拿大的这些年,他们依旧会不断地重复着那个假设——假如一直留在国内……

谁也无法知道,假如留在国内,他们全家会飞黄腾达、维持原状还是跌入谷底。无论他们对自己在加拿大的生活状态是否满意,他们都至少有一份收获——在这7年的时间里,加拿大教育的方方面面贯穿着这个三口之家。加拿大的教育到底利弊几何,就留给各位看官去评判吧!

(本文作者Mark,绰号“钱多伦多”,青年力网作者。出生于1989年,深圳长大,在加拿大留学,现于多伦多从事数控机床工作,业余关心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