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资深网虫,今天晚上例行巡视微博,看到一个话题叫#新京报管理层集体下课#,一时愣了。虽然新京报的“光辉事迹”犹如银河之星,直追南方周末,但能让大伙如此愤怒,又闯啥大祸了?

然后朋友给我看了这个: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好吧,我当时就怒了。原因很简单,我是个女性,也就是说这里面有我个人利益和情感,我也不否认。我曾和人说过,如果是别人丈夫,我虽然瞧不起其嫖娼行为,但也不想多议论什么;但如果是我自己老公,那我一定把他打出翔!!

气话说完,回归理性。想想这些天的网络舆情真是热闹纷呈,其中北京昌平那个“新手爸爸”“人大硕士”雷某成了网络热点,其中雷某死前嫖娼的事情也成了讨论话题,某些人嚷嚷嫖娼是私德、不是大事等等,真是一副嫖客嘴脸。

我知道一定有人会说,卖淫嫖娼那是你情我愿自由交易,你不愿意不去就是了。好吧,我先不说你是否愿意让家中女性去卖淫(或容忍家中男性嫖娼)。这真的是表面上看起来的“两厢情愿”?如果这样,新中国成立初期封闭妓院改造妓女的行动不成了没事找事了?

我一直很喜欢学历史,也很喜欢用史实说话。对于卖淫嫖娼在历史对于妇女意味着什么,我想推荐大家看一部纪录片《新中国封闭妓院 改造妓女始末》,看看旧社会卖淫嫖娼的丑恶,看看那些沦落风尘的姐妹的斑斑血泪。

 

视频的内容我不描述,太多也太沉重。我只知道表面上“自愿”的卖淫妇女其实是被某种力量(资本、金钱)等强迫的,她们实际上备受摧残,毫无自由和尊严和人权可言。

所以,作为女性我想问新京报,你为什么那么急嫖客之所急,想老鸨之所想?怎么对摧残广大妇女、毒害社会风气的卖淫嫖娼如此有感情呢?难道在你们眼里,女性成为商品,尊严和身体被践踏竟成了法治的标志?!怪不得你们如此热衷于雷某事件,是为了这个目的吗?然后呢?主张卖淫嫖娼合法化?再然后呢?

如果这样,那扫除旧社会丑恶现象的新中国、共产党在@新京报 眼里又是什么?破坏法治?阻碍自由?再接着要不要号召推墙啊?说到这里,大家伙是不是觉得我脑洞大开思维太跳跃了?那我放几张图吧: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仅仅这几张随手找到的图,公安、国企、医疗是攻击对象,卖国贼兼腐败官员、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是洗地维护对象,说来说去都是“体制问题”各位不觉得这报纸的三观成问题吗?什么,你说这只是偶然的,那请看看网友@如皋老猫 为@新京报 写的“光荣榜”--《新京报为何热衷造谣》(http://cat8801.blog.163.com/blog/static/15159684201502382225133/),另附爆图一张。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新京报,你如此恶毒为哪般?-青年力

看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吧?

用一位网友@凉水一盏泡清茶 的观点:@新京报 一日一拱卒的策略不错啊!卖淫嫖娼若合法了,下一步是不是向号召修宪进军了?修宪再成功的话,把老共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的终极目标也就不远了吗?如果我没记错,当初苏东剧变之前,也有一批人大搞历史虚无主义,竭力解构国家制度和法律权威,最后国家大厦轰然倒塌。

苏东剧变的殷鉴犹在眼前,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人民的斑斑血泪让人不忍直视。我只想提醒@新京报 ,这里是中国,是我的国家我的一切,我和我们所有的爱国者们都不容忍国家变成伊拉克。就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