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丹阳 青年力网专栏作者,90后文史作家

系列心得(二):浅议毛泽东“两论”的指导意义-青年力
系列心得(二):浅议毛泽东“两论”的指导意义-青年力

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产物。“两论”的诞生为当时的我党驱散了思想中长期氤氲不散的雾霾,对防止和纠正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发挥了很大作用。今天,“两论”对于当下的实践依然有着强大的指导意义。它们所阐发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及其所遵循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具有很强的实践性。

笔者看来,“两论”对当下的指导意义有以下几点。

 

第一,启迪党员干部要以发展、变化的眼光看问题,切莫执一不化,愚顽守旧。

毛泽东在“两论”中强调,“我们的结论是主观和客观、理论和实践、知和行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反对一切离开具体历史的‘左’的或右的错误思想。”正因为“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就永远没有完结”,所以,我们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实践中,在探索真理的过程中,切莫存有“一朝探得金元宝,安逸百载直到老”的思想。应清楚,所谓“一劳而久逸,暂费而永宁”的事情,形同幻想。

现在有些干部在之前的历史阶段取得了些成绩,就以为行事方法放之四海而皆准,可以之“一招鲜,吃遍天”,拒绝新的学习,排斥新的实践,这不仅是态度上的保守,更犯了哲学上的错误,摈弃了对“永远没有完结”的客观世界的认识。

当今习近平总书记的治国理政,非常强调“问题导向”,也正是要求共产党人在具体的新历史阶段发展地看问题,直面问题,绝不能志得意满或抱残守缺。

 

第二,提醒我们要时刻坚持“知行合一、实践第一”的观点,不闭门造车、向壁虚构。

当年,针对主观主义特别是教条主义忽视在中国大地上正在推进的革命实践,仅仅热衷于生搬硬套马克思主义的个别词句和外国革命的经验问题,毛泽东同志特别强调实践的观点。在《实践论》中,他从实践是认识的来源、认识的动力、认识的检验标准和认识的目的等多个方面,说明了实践之于认识的基础地位和决定作用。

“当前,全党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如何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我国发展起来后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问题每时每刻都在出现,而且多数又是我们过去不熟悉或者不太熟悉的。出现这样的状况,是由世情、国情、党情的发展变化引起的。不论是新问题还是老问题,不论是长期存在的老问题还是改变了表现形式的老问题,要认识好、解决好它们,唯一的途径就是增强我们自己的本领。要增强本领就要勇于实践,既要把学到的知识运用于实践,又要在实践中增长解决问题的新本领。”习近平的这番话,是对“在实践中学习”的具体阐释。

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暨2013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上指出“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说的就是反对学习和工作中的“空对空”。“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并且是更重要的学习。领导干部要发扬理论联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学风,带着问题学,拜人民为师,做到干中学、学中干,学以致用、用以促学、学用相长,千万不能夸夸其谈、陷于‘客里空’。”

我们很难想象,脱离了实践的党员干部如何治理国家。坚持“知行合一”,是很多党员干部当务之急要做的。

 

第三,以“共性个性关系”原理树立从正反两面看问题的大视野。

毛泽东较为完备地阐述了矛盾普遍性特殊性与共性个性、绝对相对原理的关系。他说:“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关系,就是矛盾的共性与个性的关系。其共性是矛盾存在于一切过程中,并贯穿于一切过程的始终,矛盾即是运动,即是事物,即是过程,也即是思想。否认事物的矛盾就是否认了一切。这是共通的道理,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所以它是共性,是绝对性。然而这种共性,即包含于一切个性之中,无个性即无共性。假如除去一切个性,还有什么共性呢?因为矛盾的各各特殊,所以造成了个性。一切个性都是有条件地暂时地存在着,所以是绝对的。”这就是说,一般与个别、相对与绝对既是对立的,又是统一的。

在现实生活中,尤其是高等院校中,存在割裂或混淆一般与个别、相对与绝对关系的诡辩论现象。现实生活中在个别与一般关系上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要么割裂其关系,把一般、绝对看做脱离个别、相对;或者把个别、相对看做脱离脱离一般、绝对。要么混淆其关系,把一般、绝对等同于个别、相对,或者把个别、相对等同于一般、绝对。

郝贵生在《论列宁<哲学笔记>的当代价值》中指出,“必须承认的一个客观事实是,中国当代形形色色的形而上学也极为突出,尤其是诡辩论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充斥于各种公开媒体、学术刊物和人们讲话中,包括大学教育活动中,对学生造成了很大的误导。”

文中提到的观点,笔者深以为然——例如,自1995年后几乎每年都举行国际大专辩论会,各个大学也都把举行这种形式的辩论赛作为大学生的经常性活动。诚然,这种活动对扩展学生知识面和提高表达能力、团队协作能力有积极作用。但这种以输赢为目的,以人为制造对立命题为辩论内容,以抽签选题为基本形式的辩论活动,已然完全背离人类辩论活动的最重要原则,即真实原则。辩手们为了输赢,就必须主观主义地应用各种根据和实例,必然导致整个辩论活动中胡搅蛮缠式地诡辩思维方式极其普遍。然而这种辩论活动的组织者却始终没有认识到其危害性,让数以万计的莘莘学子养成了“偏执一端,巧舌如簧”的毛病。

这种活动,不仅与“两论”阐释的要旨不符,也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相悖。司马光早在《资治通鉴》中加以批判过:“夫辩者,别殊类使不相害,序异端使不相乱......及至烦文以相假,饰辞以相惇,巧譬以相移,引人使不得及其意,如此害大道。夫缴纷争言而竞后息,君子不为也。”

在当下,我们一定要自觉利用好“两论”的法宝,清除现实生活中的形而上学及其诡辩论,摒弃管窥之见,树立唯物辩证法的科学思维方式,避免在根源上误入歧途而不自知。

 

第四,以“两论”中的“斗争哲学”重塑三观,弘扬正气,打击邪恶,开拓进取。

现在有一些文人学者大声疾呼:“为政、做人,贵乎和睦协调。”殊不知,真正的“和睦协调”需要以“尘沙一入成灰烬,断金千锤色益红”的斗争精神来换,否则即便一时“和睦协调”,也难保长久。

矛盾是普遍的、绝对的,矛盾的斗争性也是普遍的,自然界如此,社会现象也是如此。今天的共产党人绝对不能放弃“斗争哲学”思想。古人云,“斗霜傲雪何惧险,策马腾飞欲奋前”!几年来轰轰烈烈的反腐,不正是“斗争”精神在党内自我净化事业中的写照吗?

《共产党宣言》中讲的“两个决裂”就是同私有制做斗争,同私有观念做斗争。今天,我们也要敢于同当代中国一切形形色色的腐朽思想如资产阶级人性论、新自由主义、普世价值论、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观念做斗争,同一切社会丑恶、腐败现象做斗争。要倡导和树立一种正确观念,就一定存在与此对立的错误的观念,因此必须与之斗争。

已有学者在其学习《矛盾论》的文中指出,“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不批判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能够发展吗?离开斗争,空喊多少遍正确观念也无济于事。如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天天在那里大喊特喊、到处张贴24字内容,但就是不对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立的非社会主义价值观现象的表现、根源进行具体的分析、解剖,如何克服之进行研究和斗争,无论如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是不能确立的。”可谓言中了要害。

“借得雄风成亿兆,何惧万里一征程。”笔者坚信,虽然“两论”产生的年代已成为历史,但“两论”的思想灵魂将继续帮助我们乘风破浪、披荆斩棘。

(文章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