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目前,雷某之死的舆情仍在发酵,雷某生前不惜用生命去守护的隐私正被某些人有目的的放在显微镜下--以爱他的名义,人世间的荒谬莫过于此。

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的说,雷某悲剧的起源,在于“好色”.如果他当初老老实实的去机场接来看孩子的奶奶和亲戚,则什么破事也不可能发生。

不过,《孟子见梁惠王》中记载:(齐宣)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孟子)对曰:“昔者大王好色,爱厥妃。当是时也,内无怨女,外无旷夫。王如好色,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由此可见,“色”也并不是啥罪过。

圣人云:“食色,性也”,人天生具有动物性和社会性的两面性,人兽之别不过在于人能约束自己、控制自己的动物性罢了,如果一个人失去理智,就很有可能“兽性大发”,从而褪去人的色彩,露出兽性的一面。

雷某嫖娼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罪过,但毕竟是件极不光彩的事。虽然圣人说过“食色性也”,但圣人也说了要“发乎情,止乎礼”,更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雷某之死舆情发酵的背后-青年力

一个人的性欲得不到满足是痛苦的,但是性欲得不到满足并不是籍此放纵性欲的借口,否则与禽兽何异?所以,从被便衣警察抓的那一刻,雷某想必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他来说又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极力反抗,“誓死不从”.可从那一刻开始,事情的性质就已经发生了变化,从嫖娼的治安案件变成了妨碍公务罪的刑事案件(不知道这么说准确不准确),不过死者已矣,一切的是非也随风而去了。

“好色”只是雷某悲剧的起源。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当初雷某“认栽”,乖乖跟着便衣警察走,而不是采取激烈的反抗行为,悲剧是否还会发生呢?恐怕不会。卖淫嫖娼作为当前社会客观存在的丑恶现象,几乎可以肯定的说,每天警方都会查处很多失足妇女和嫖客。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成了“雷某”,所以,雷某的死与他自己一定有很大的关系。但雷某之死还有没有其他责任人呢?便衣警察在执法的过程中,是否有失当或过当行为?目前,并没有直接的证据,一切有赖于最终的调查结果,在此事的每一个细节几乎都处于放大镜下观察的情况下,如果雷某真是枉死,我相信一定会有人为他的死负责的。

雷某之死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波澜,一方面此事确实有很多地方值得推敲,但另一方面,各种版本的谣言也可谓“功不可没”.

例如,网络上流传的200块钱的嫖资“收据”,如此禁不起推敲的谣言却依然让某些人深信不疑,甚至一些标榜“死磕”的律师也在其中推波助澜。

雷某之死舆情发酵的背后-青年力

我们可以看到,每一起舆情的背后,不管真相如何,都会有大量的谣言应运而生,误导民众的判断,在大量的谣言被传播后,真相反而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即便最后真相水落石出,但由于谣言作为“遥遥领先的预言”,已经让很多人先入为主了,这些人在谣言的误导下变得怀疑一切,否定一切,政府的公信力也在这样的怀疑和否定之中荡然无存。

不知道为什么,雷某的死让我想起了徐纯合。雷某与徐纯合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之间本没有任何的共通之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都成为了某些人用来“推墙”的“美味的”“人血馒头”.

徐纯合刚死之时,同样是谣言满天飞,从最早的“(徐纯合)没有摔孩子”到后来的“即使摔孩子,也不能击毙”、从最早的“钓鱼执法”到“(因上访)被谋杀”、从最早的“必须公布视频”到公布视频后的“必须公布完整视频”,总之,结果只要不是某些人想要的结果,他们是绝不会在真相面前闭嘴的。

雷某之死也是一样,从最早的“(雷某)没有嫖娼,也不会嫖娼”到后来的“即便嫖娼了,那也罪不至死”、从最早的“钓鱼执法”到“(因常州‘毒地’)被谋杀”、想必之后“必须公布视频”到公布视频后的“必须公布完整视频”的故事也一定会上演,时间在变,人物在变,惟一不变的是谣言在以同样的方式传播着,以同样的逻辑在重复着,同样的“推墙”剧情在演绎着。

雷某的死因有赖于执法录像和尸检结果的公布,尸检的结果一定会被公布,但尸检需要时间,执法录像也一定会被公布。(据警方通报所说,在雷某激烈的反抗过程中,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被打落摔坏,这是“阴谋论”得以大行其道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在我看来,恢复拍摄设备摔坏之前的视频资料,应该没什么难度)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雷某被警察“打死”的说法在某些人的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

无论是徐纯合之死,还是雷某之死,某些人总能在第一时间在网上“破案”,并根据他们“破案”的结果去倒推事情的经过,如果最后真相与他们“推理”过程不一致,那么则一定会说“真相被隐瞒”,或者意有所指的说“真相已不重要”,在这些人面前,真相成了可以任意揉捏的橡皮泥,法律成了彻头彻尾的摆设。

人们有权力追问真相、知道真相,但应该警惕某些人“打时间差”处心积虑的“制造真相”并大肆传播。这些年,一个又一个谣言,矛头直指政府公信力并借机攻击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为渲染社会矛盾,制造社会恐慌。然而,在这些具有巨大危害性和破坏力的谣言面前,有关部门对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的惩处力度则时常让人感到困惑。很多时候,有关部门在谣言面前的沉默,某种程度上,成了制造和传播谣言者的帮凶。

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我们先不说是否每一个谣言都能被辟谣,就算每一个谣言都能被辟谣,那也没用。在网络上,经常一个谣言的转发量极大,而辟谣的文章的转发量则寥寥无几,让人深感对谣言的无能无力。

再退一步来讲,即便每个谣言都能被辟谣,每一篇辟谣的文章和谣言也都得到了一样的关注度,那也同样没用。因为一个看到一百个谣言的人,不可能看到针对这一百个谣言中每一个谣言进行辟谣的文章,就算他看到了五十篇相关的辟谣文章,但另五十个谣言也已经在他(她)心里落地生根了,呜呼,谣言猛于虎也。

雷某之死本是悲剧,可如今却成了某些人的喜剧,成了某些人借以“推墙”的工具和布景,实在是可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