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中东起了新的重大变化。什么新变化?先上新闻:

一、11月13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发表声明称,只要华盛顿不确信叙利亚政治进程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美国就不会离开叙利亚。很显然,马蒂斯的声明违反叙问题日内瓦会谈所达成的一致,也违背了美国国务院领导人的保证。美方曾表示,美国在叙利亚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打击恐怖主义。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表示,美五角大楼发表声明称将不会从叙利亚撤军,这违反叙利亚问题日内瓦会谈所达成的一致。

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1月22日消息,巴勒斯坦总统府发言人阿布·鲁代纳表示,巴勒斯坦政府决定暂停与美国的接触,以回应巴国驻华盛顿代表处被关闭一事。美国国务院11月18日宣布撤回巴解组织驻美代表处的工作许可证。该代表处在国际舞台上代表巴勒斯坦,并实际履行了该国驻华盛顿使馆职能。美国之所以关闭巴解组织驻美国代表处,原因是巴勒斯坦试图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针对以色列政府的指控。

三、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1日报道,克里姆林宫官网当天发布消息称,俄总统普京11月20日在索契与来访的阿萨德举行了会晤。阿萨德的到访和与普京的会谈共持续了4小时。两国总统认为,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很快就会被击溃。此外,两人讨论了将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举办原则。

四、据新华社德黑兰11月21日电,伊朗总统鲁哈尼21日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被剿灭。鲁哈尼当天向全国发表电视直播讲话时说,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苏莱曼尼当天向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通报了“伊斯兰国”被剿灭的消息。通报说,伊朗积极参与国际打击“伊斯兰国”的联合反恐行动,伊朗军人与伊拉克和叙利亚人民并肩作战,收复了“伊斯兰国”在叙最后主要据点阿布卡迈勒,这场联合反恐行动取得最终的胜利。另据报道,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同一天也表示,在收复拉沃镇后,伊拉克已在军事上终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这四条新闻非常有趣,这其中包含如下几个重要信息:

一、从俄罗斯、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的表态上看,无论是叙利亚、伊拉克的IS大的据点都被消灭了。

美国的态度,以及几个国家同时宣布IS被消灭,这已经说明IS大集团据点将成为历史。事实上,今年7月份巴格达迪被打死已经表明该组织接近走到尽头。

二、IS原来占据的地盘,已经被各方力量瓜分。‘

伊拉克的情况是基本回到了政府手中,叙利亚的情况是大部分回到了政府军手中,北方一大部分落入了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手中,伊德利卜省主要在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手中控制,整体格局形势已经形成。

三、美国在IS消灭之后不打算走了。

之所以如此,原因应该有四方面:一是不想丢掉在叙利亚占据的地盘,一旦撤离土耳其和叙利亚可能联手剿灭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二是美国依然念念不忘推翻阿萨德政府;三是美国依然在找机会将几个国家的库尔德力量联合起来;四是美国想占据更多地盘以缓解以色列的战略压力。

四、俄罗斯、伊朗、叙利亚、伊拉克开始赶美国了。

之前我们知道,美国曾经觊觎代尔祖尔,试图借助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拿下代尔祖尔,但后来因为土耳其的激烈反对而作罢。现在,美国看到IS基本被消灭了,又想赖在叙利亚不走了。结果,包括俄罗斯、伊朗、叙利亚、伊拉克在内的国家,都高调宣布消灭了IS,这样就可以把美国架在国际舆论这团火上烤了。也就是说,美国拖着不撤军,那就是美国的不对了。当然,美国不撤,这些国家也可以据此进行新的布局,至少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俄罗斯、伊朗、叙利亚和伊拉克之所以几乎同时宣布剿灭IS,除了要抢夺道德制高点之外,应该还有新的局。我们都知道,前不久也门局势突然恶化,沙特和伊朗大有针尖对麦芒之势。如果这个时候,真的转入到沙特和伊朗为首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对抗,那么中东的局势将进入到特朗普政府和以色列的计划之中,但这样的计划显然对沙特、伊朗自身都有风险。

对沙特而言,如果内部进行激烈斗争之时又发生外战,内外消耗用不了多少年就打穷了;对伊朗而言,与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国家对抗,长期看并不占便宜,也没什么实际好处可言,空有恶战。所以,沙特和伊朗两国其实都缺少大战一场的主动性。不过,在美国和以色列的鼓捣下,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矛盾依然有一触即发之势。

在这种背景下,显然将中东的主要矛盾由宗教内部矛盾转为民族矛盾对双方都最有利,因为这样沙特和伊朗之间的关系会缓和,矛盾全部转嫁到了巴以矛盾上,压力将转嫁到美国和以色列身上。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巴勒斯坦试图通过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进行指控。面对指控,以色列很强硬,同时也施压白宫取消巴解组织在美国的代表处以示对巴勒斯坦的警示。巴勒斯坦这次看到了机会,毫不示弱,于是宣布暂停与美国的接触。

如此结果意味着,美国暂时已经失去了对巴以局势的掌控,巴以地区随时可能成为中东冲突的聚焦点。一旦巴以冲突再次爆发,在IS被消灭的情况下,伊朗、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约旦、沙特、埃及等中东伊斯兰国家会立刻站在巴勒斯坦一方。那么,中东局势就快速出现了新的剧烈变化,这个变化对中东、对世界都可能产生重大影响。

由上述我们可以看出,现在中东局势进入了新的阶段,即IS被消灭,到底哪一个矛盾成为主要热点正在激烈博弈和重组中。现在看,最可能两个热点:一是巴以矛盾爆发,二是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爆发。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两个热点同时爆发,从而出现更加复杂的局面。

当然,无论哪一种局面,当IS宣布被消灭时,都意味着中东的博弈进入新阶段了。如果大家还注意一个细节,沙特之前对也门气势汹汹,之后给中方打了个电话,同时发生了黎巴嫩总理滞留沙特,最近又放哈里里回到了黎巴嫩。但在这个过程中,也门局势么有进一步恶化,黎巴嫩局势也还算稳定,沙特与伊朗之间暂时好像风波过去了。结合之前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在以色列和沙特之间的斡旋,再考虑到伊朗支持的也门对沙特的攻击及黎巴嫩局势突然紧张,这更像是伊朗对沙特的一次战略施压。那么,沙特如果不做更具攻击性、更具联合性的反抗,那么什叶派和逊尼派的矛盾和冲突就暂时可控。而这之后,很快就发生了巴勒斯坦要在国际法庭告以色列及美国终止巴解组织美国代表处的事情。

现在,打IS的任务结束了,但中东的博弈还远远没有结束。故事从哪里开始?也门?还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这,是个问题,也是一个新的选择。不同的选择,意味着不同的重组模式,也意味着新的冲突,甚至更大规模的战争······

我们期待和平,但这个世界上,除了一部分强大的国家和一部分幸运的国家在享受和平外,很多国家依然吃不饱、穿不暖,连一个安宁觉没法睡,甚至活在不知什么时候都要被炸弹炸死的风险之中。阿富汗有很多人精神崩溃了,疯了,原因就是他们的一切包括身心被战乱给摧毁了!

谁能给世界带来和平?只有发展!谁在推动互惠互利合作?谁在追求和平发展?谁喊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世界,需要选择!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