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谣言来探寻真相,就像用毒品来寻找快乐!-青年力

我们为什么敢将心肝宝贝交给素不相识的人去看护?基于两点:

一,传统的社会道德建构。

二,对政府管理能力的信任。

第一点,是指中国民族固有的尊老爱幼传统,不要说专业教育从业者,就是我们平常在街上,看到三岁小孩在大马路上瞎走,肯定会跑过去一把将小孩抱回人行道上。抱走后,还会责骂两声:这是谁家的孩子,家大人还有没有责任心了?

这叫什么?这叫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第二点,中国社会是一个平稳安定的社会,我们为小孩寻找校园的时候考虑往往是条件,费用,质量,而信任并不是问题。

信任是无价的,谁用舆论动摇和摧毁这种信任,其实也就解构了整个中国社会最基本的价值体系。

园,有街道社区的,有企业厂家的,有机关单位的,它们为家长解除了后顾之忧,让孩子得到一个安全有序的生长环境。从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直到21世纪,这种信任被牢牢树立,甚至被淡忘,因为它就像空气一样是生活的必需。

市场化之后,私人也可以创办,并以此获取利润,私营占据的最大便宜,就是上面说的这种信任。它不需要再去花费成本去建立这种信任,要做就是在广告中下功夫。

为了表现出“高尚”风范,打出“培养世界小公民”的宣传口号,是不是挺可耻的?

本质上你的利润基础是中国道德体系建立和政府有效管理,什么是世界小公民?你要是在美国,英国开设这样连锁产业,成本投入十倍都不止。

就像食堂的发展一样,现在街头饭馆遍地都是,你可以在机关食堂,企业食堂用餐,也可以上街吃或叫外卖。私营园的出现,丰富了社会教育模式。

对于餐饮行业,政府监管是比较严格的,卫生,消防,疾病等等都有条条框框来套。园呢?因为特殊,所以标准更应当严格,那些小屁孩可都是每个家庭心肝宝贝。

但是在教育产业链中,小孩只是保管物,是利润的来源,家长是雇主,员工只是拿薪水的打工者。

鼓吹“大市场,小政府”的经济学家总是嫌国家管得多,可一旦出事,总是先剥离资本方,锅又得扣到国家头上,这样岂不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通过这件事,国家加强以相关产业的监管力度,该取缔的取缔,该关停的关停,是不是可以?我想大家都会赞成,但经营方可未必赞成。

因为这意味经营成本的提高,除了涉及硬件,还有员工待遇和准入条件。搞不好,网络舆论又会引导到另一个方向,就像取缔街头无证食品摊一样,它们大讲生存之艰难,舆论永远具有两面性。

人民军队

某此势力,最怕的就是这支人民军队,将攻击火力引向军队,是经过精心布局的,然后一些影视明星,体育明星毫无责任心的转发扩散,给谣言谣图插上了翅膀,谣言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在于传播链和生存土壤。

某团遭受的舆论攻击,正应了那句话:人在家中坐,锅中天上来。

如果你看过一部电影,就知道这支人民军队是何等地呵护儿童,为了保护儿童,军队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这部电影叫《啊!摇篮》。

1979年上影出品,谢晋导演,最小的演员只有两岁。该片讲述了在战火纷飞年代,一支由延安撤退的保育院队伍,一路保护这些儿童,冲破艰险,安全撤出包围圈的可歌可泣故事。

事迹原型就是八路军办的保育院在那段岁月的经历,战士们哪有什么高薪待遇,完全是凭着对下一代的责任心和革命信仰来面对生与死的考验。

今天人民军队也是如此,你如果不想赞美它,但请你不要跟着谣言攻击这支军队。在地震,洪灾,风灾之中,在海外战乱之时,总是人民子弟兵第一个出现在险象环生之处。

什么样的人会如此恶毒炮制谣言来攻击人民军队?除了邪J组织,还有就是境外反华势力。

谁是害你的人,谁是爱你的人?很可惜,许多人在网络谣言裹挟之下,迷失了理性,以为那些攻击军队的谣言传播者是良知代言人,于是有意无意地帮助谣言进一步扩散。

直接了当地说,这是在帮助害你的人来伤害爱你的人,而且还觉得振振有辞,每一次在舆论风暴中,传谣者仿佛都占据着道德高地。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是对自己人忍让,但我必须为人民军队说话,我可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些谣言制造者,传播者,都应当被处理,社交媒体帐号该封的就封掉,触犯法律的,该起诉的起诉,谁也不能有特权,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然而,有还一些人,每次在舆论热点来临时,总是一个套路,一个口号:要真相。那我们就说说真相吧。

真相与谣言

两者区别在哪里?

真相要经得起检验,通过一线调查,分析,得出结论,也就是说真相需要生命力。

谣言,它不需要生命力,它只要时效。制造者完全清楚这一点,一台电脑或手机就够了,需要的是只是想像力。

要真相的人,真是要真相吗?2011年动车事故,引发舆论海啸,到处是要真相的喊声,然而,当长达十几页调查报告出来时,那些要真相的人会去看吗?不看,甚至连下载的兴趣都没有。

谣言制造者都清楚,谣言根本不可能长久存在,要的就是时效性,如果能引发社会动荡,那就完美了,事后被辟谣,被打脸,根本无所谓,要做的不是道歉和悔过,而是继续炮制下一个谣言。

关于时效性,举个例子,八十年代末,苏联有个三流作家,前往女英雄卓娅的故乡,以调查的口吻诋毁那段反法西法英雄岁月。说卓娅是盗窃马厩草料的小偷,被德军抓住,所以绞死。

听惯了苏联传统宣传的人们,一下子仿佛寻到了真相,原来英雄是骗人的,直到2000年之后,俄国经过数年调查,证明卓娅反法西斯英雄事迹属实。真相来了,但有什么用?谣言的功效在当年已经完全发挥。

我们都说真相要快,但这几乎不可能,因为谣言和真相的运作模式和路径完全不一样。

只要谣言能抓住人心最柔软的一面,它就会呈病毒式传播,集体恐慌开始产生,感染者个个群情激愤,很容易识破的东西,往往视而不见。

谣言泛滥之时,你觉得谁是赢家?当事单位是输家,网络是输家,社会也是输家,造谣者却在暗处大笑。

真相再快,也被谣言360度包围着,只要跟一些人想象中的“真相”不一样,就不是真相,否则,就是收了“封口费”,所以家属辟谣也不能信。

谣言给网络和社会都带来了损失和伤害,但对相关人员的处罚力度却明显不够,顶多就是诽谤罪,更多的却够不上犯罪,写份悔过书就能过关。

最大的问题在于很难量化,比如,某个明星不负责任传播攻击军队的谣言,那么到了法律程序时,她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是多少?伤害程度是多大?是否构成诽谤罪?都很难说,结果就是滑了过去。

如果是用《危害国家安全罪》起诉,这个就厉害了,震慑力很大。但这是法律问题,不是一篇文章能说清的。

中国的小孩生存环境真的很糟糕吗?问题最好还是从自身寻求答案。我们谁没在园里混过?我还是园本科毕业的,因为我多呆了一年,混得蛮开心,没什么童年阴影,除了同桌的女霸王哭着喊着要跟我结婚。

现在肯定比以前条件要好,也更安全,电子铁门,监控,安全滑梯等等,我以前那是水泥滑梯,不知磨破多少条裤子。

但是总有品行不端,缺乏职业道德的从业人员,像这次被带走的22岁小姑娘。这种人各个行业都有,你纯粹出于理想主义,是无法面对这个现实社会的。

西方国家神父缺德事几乎年年都有,怎么办?舆论保持安静。

在网络谣言炮火之下,我们都是受害者,可悲的是有的受害者,被炸得浑身焦黑,还嘴里冒烟喊着:要真相,要真相。

但愿真相报告出来时,他们还有兴趣去阅读,热点过了,就浑身乏力,真相不真相不在乎了,等着下一个热点来刺激兴奋点。

物换星移,白云苍狗,网络暴力依旧,身陷天摧地塌的暴力场中,个人是那么渺小孱弱。中国需要的是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舆论场,不铲除谣言传播利益链,就无法改变网络生态,要播下好种子,首先得有一片好的土壤。

以谣言来寻求真相,就像用毒品来寻找快乐。

我们需要快乐,快乐可以是满天星光下的窃窃私语,可以是山泉溪边的结伴而行,可以是KTV里的鬼哭狼嚎,可以是小酒馆里的推心置腹……但决不能用毒品来得到快乐,那怕这种快感是极致的。

我们需要真相,但在真相来临之前,需要的是冷静,如果没有一双火眼金睛,也得有一双慧眼明眸。谣言是沙滩上的城堡,浪退了,城堡也就没有了,只剩下裸泳的人在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