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宽恕的南京大屠杀,是一场必然发生的惨剧-青年力

昨天直播看了南京公祭,心灵再次被这种庄严肃穆的仪式所震撼,万把人的仪式,从一开始连声咳嗽都没有,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令人窒息般的寂静,我都怀疑我音箱是不是关了。

但是当国歌声响起,慷慨激昂的歌声又跟刚才的肃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看到大大认真严肃地代表全体国人的时候,万千感慨涌上心头。

南京大屠杀不仅是南京的苦难,更是整个民族的苦难。仅仅因为南京是当时的国都,仅仅因为30万同胞是中国人,就遭受到了人类历史上最丧失人性、最变态的大劫难。

换句话说,不管首都在哪儿,日本军队都会来一场这样的大屠杀,因为南京大屠杀是日本膺惩暴支(那)而展开的。也就是如果首都是西京,那就会有西京大屠杀。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沉重的话题,南京大屠杀发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有人说,是由于中国人的抵抗,日本人为了报复,在南京展开了大屠杀。这个说法看似有道理,所以一定程度掩盖了日本的暴行。问题在哪儿?问题在于中国人不可能放弃抵抗。

我说的抵抗不是南京沦陷后的抵抗,而是整个抗日战争。而被屠杀的南京,恰恰是战败后已经没有抵抗的城市,30万死难者全是无辜的群众和放下武器的士兵。

要说抗日战争都不抗了,也许南京大屠杀就真没了,但是中华民族却亡国亡种了。正如当年悄无声息地丢东北华北的时候,的确没有大屠杀。

正如太祖所言:中华民族历来都有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有自立于民族之林的勇气。反抗外来侵略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面对屠杀,我们不可能不抵抗。

七七事变之后,中国人的一腔怒火全面爆发,中国人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都行动了起来,面对嚣张的日寇中华民族空前的团结,所以日本进展并不是那么顺利。

我们常说,日本曾经狂妄地说要三个月灭亡中国,但事实上我们还是保守了,因为日本的计划是一个月灭亡中国,后来还有个计划是三个月搞定美国。

1937年日本的一次御前会议上,裕仁天皇问日本陆军大臣搞定中国要多久?杉山元当即回答:只需要一个月!大家肯定以为杉山元疯了,或者莫不是在横店工作的日本陆军大臣吧?

其实不是,第一,东北和华北让日本不费吹灰之力唾手而得;第二,他们想学李自成那样灭亡明朝那样搞定首都(只用了两天),日本觉得一个月南下南京可能还保守了。

所以为啥七七事变之后,日本的主攻方向不是从北向南,而是从自东向西,就是想一鼓作气拿下南京,然后借助军阀混战,让民国如明朝一样迅速灭亡。

现在看来,幸亏日本这么想了,因为蒋介石的噩梦就是——日军从北平沿着平汉铁路(现在的京广铁路)长驱直入,拿下武汉,这样中国就东西分割了。

这个担心不无道理,我就来自平汉铁路沿线,那里沃野千里,也很少有沟沟汊汊,日军的机械化部队根本不利于纵深防御。

而且国民政府防御的重点就是东线,提前修筑了吴福线、锡澄线、乍平嘉线、海嘉线等国防工事,如果日本从北向南打,那么这些防线就变成了中国的马其诺防线了。

所以对于中华民族来说,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日本的主攻方向是从自东向西,而不是从南向北,正是蒋介石所希望的那样。

所以淞沪会战蒋介石打得还是很认真的,尽遣主力,把向来作为看家之宝的中央军精锐,全部投入了战斗,70万国军在没有海空优势的情况下,拖了日本3个月。

这彻地打乱了日本狂妄的计划——10天占领上海,1个月占领南京,三个月灭亡全中国。当然国军损失也相当惨重,伤亡高达30万人(日军伤亡五六万)。

这大大鼓舞了国人的斗志,也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威望,赢得了普遍的国际同情,同时赢得了宝贵的往后方转移的时间,为长期抗战奠定了物质基础。

当然,淞沪会战战略上是成功的,但是指挥上的失误、部署上的失误非常令人痛心。比如消极防御,很少主动出击,部队束手束脚被动挨打,陆海空精华损失殆尽。

还比如,忽视了侧翼的防御。淞沪会战让日军一筹莫展,眼看要陷入长期作战的泥潭了,却发现了中国军队防守的漏洞。随后日军从杭州湾登陆,直插中国军队后背,我方军队立刻不战自乱,狼狈撤退,撤退的时候,又被日寇追歼。

还有,大家都知道,蒋介石非常在意国际调停,我们对日军占据优势的时候,被喊停了三次。需要停的时候,蒋介石为了国际支持又让硬撑,影响了撤退。撤退的无序,变成了大溃败,很多国防工事已经修好了,却无兵驻守。

不管怎样,淞沪会战还是可歌可泣的,战略上整体上是成功的,虽然代价非常大。然而淞沪会战结束后,南京就尴尬了,南京作为首都守还是不守?

南京三面环水,是一个背水江湾,本来就不易守,加上日本的海空优势,随时截断封锁长江,进而还可能从陆地两侧抄南京后路,所以很多人都主张放弃。

但是蒋介石作为这个国家的老大,不得不考虑更多,如果不费一枪一弹就把首都给丢了,怎么跟国民交代,怎么跟国际舆论交代,另外国父孙中山的陵寝也在这里。

为了这个问题,蒋介石接连召开了三次高级将领会议,李宗仁、白崇禧、陈诚等多数高级将领都主张弃守,理由是淞沪会战后部队减员严重,无力防守,而且南京在战略上也是绝地,敌人可以合围,也可以阻于长江,无路可退,应该在外交上争取主动,放弃南京。

但蒋介石表示,南京一定要守。接着问,哪一个守呢?没有一个人作声。在此时,唐生智挺身而出,慷慨陈词:现在敌人已经迫近首都,首都是国父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在南京如不牺牲一二员大将,我们不仅对不起总理的在天之灵,也对不起我们的最高统帅。本人主张死守南京,和敌人拼到底!

蒋介石听了很高兴,当即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这里还有内幕,就不展开了,其实蒋介石提前就把唐生智架到了火上,南京保卫战本身不好打。

日军有十几万人,我们也有十几万人,但是日军多是老兵,我们这边多是不足一个月的新兵,有的在上战场前竟然还没摸过枪;日本武器精良,并且还有海空优势。

但是南京保卫战的守城官兵,在战斗中却表现出了勇敢拼搏、不怕牺牲浴血奋战的抗战精神,谱写了一曲抗战壮歌,留下了一份宝贵的财富。

比如在紫金山阵地,我们本来是修了碉堡的,但是设计不是很合理,高出地面1.1米,敌人用平射炮一炮就端掉一个,国军防守很艰难,为了以死报国,战士们把腿绑在了碉堡的大铁环上。

坚守雨花台阵地的第88师,面对日军的重炮、战车、飞机以及数千步兵猛攻,该师将士反复与敌肉搏、奋勇冲杀、直杀得血肉横飞,残肢挂的满树都是。

雨花台在日军的轮番冲击下,国军阵地上的264旅只剩下四五百人。面对潮水涌来的日军,旅长高致嵩命士兵们将所有的手榴弹后盖打开,把导火索联结起来,全体官兵与攻入阵地的日军同归于尽。

在中华门城楼,敌我双方经历了惨烈的争夺,就是那些刚才说的新兵蛋子,身上绑着手榴弹呐喊着从各个地方爬出来冲向日本兵,在浓浓的硝烟中,夹杂着刺刀穿过肉体的声音。这是日本的记述。

但是的确很难守,比如这种240毫米重型榴弹炮,一炸一大片,一炮下去百十米的城墙就没了,国军根本无计可施,惨烈程度超乎想像,先后有十余名将军阵亡,但南京最终还是沦陷了。

有人说南京大屠杀的原因之一,就是日军进攻南京遭到了顽强抵抗。我觉得如果这么认为,那么恰恰中了日本的诡计,因为日本最希望的就是像得我们东北那样兵不血刃占领南京。

另外,如果说从军事上分析,易攻难守而放弃南京,这个我可以接受,如果说是为了怕敌人报复而放弃抵抗,这个我断然不接受。

如果南京大屠杀的问题上中国人有错,那就是善良限制了中国人对日军凶残本性的想象,不知道日军会不顾国际公约和国际舆论,屠杀无辜群众和放下武器的士兵。

在误判日本兽性的前提下,没有做好前期部署,进行人口的转移。另外对敌人的疯狂估计不足,撤退方案实施的很不理想,很多士兵没撤出去。

我们为什么误判,就是因为我们依然还把日本人当人来看,但问题是日本人早已经不把中国人当人了,把中国人看做跟蝼蚁一样,碾死一只蝼蚁,他们又能背负多少良心的不安呢?

自明治维新后,日本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形成了忠于天皇、实践天皇旨意的精神。而效忠天皇,就得征服中国、征服中国人,这就是爱国爱天皇的表现。

日军崇尚武士道精神,以敢不敢杀人作为是不是一个真正军人的标准。而杀人多少,似乎关乎士兵荣誉,所以经常还会有杀人比赛。

军国主义教育和等级森严的日本文化,让日军形成了畸形的变态心理。所以南京大屠杀会发生逼父*女,逼子*母这种事情。这种变态心理让南京大屠杀成了人类暴行的展览馆。

日本进行南京大屠杀,最根本的就是用武力迫使中国畏服,进而选择投降,这是日本的如意算盘,这一点在东京审判的时候,进攻南京的松井石根说出了实话。

所以南京大屠杀绝对不是偶然,也不是日本军纪放松,而是源于日本军国主义的凶残本性及其征服中国的野心。

南京大屠杀日本罪行累累,然而东京审判只是惩罚了几个代表,其实天皇才是罪魁祸首。对南京大屠杀天皇不但知道,事后还给予了松井石根和朝香宫鸠彦嘉奖。

朝香宫鸠彦是裕仁天皇的叔叔,是南京大屠杀的主要元凶,日本战败之前跟艾森豪威尔谈判的时候,作为投降的条件,天皇不但保住了自己,还保住了皇族,包括朝香宫鸠彦。

当初就是他颁布的命令,杀掉全部俘虏人员。这个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在战后过的很滋润,天天打高尔夫球还成立了俱乐部,一直活到了1981年,终年94岁,充分演示了什么叫“祸害遗千年”。

以前我们经常说,近代史告诉我们落后就要挨打。而南京大屠杀的事实证明,其实挨打算轻的,落后可能要亡国亡种,要被毫无尊严的虐杀。

比如印第安人现在在哪儿?虽然还号称有几百万,但是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特性,逐渐连人种特征也被混血掉了。

所以这么些年来,为啥我们勒紧裤腰带也要独立自主,为啥卯足了劲儿进行伟大复兴,就是看透了这血淋淋的事实,看透了关键时候只有自己血拼才能救自己。

当前虽然我们比以前要强大得多,但是仍旧是列强环伺,尤其是日本。日本其实越来越像当年的日本了,国旗还是膏药旗,国歌还是《君之代》。

更令人警惕的是,从小泉开始,日本逐渐全面右倾,否认侵略历史,否认南京大屠杀,参拜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他们否认,我们就更得铭记。因为那段悲惨的历史并不遥远,就是发生在80年前,也就是我们祖辈生活的年月。

南京大屠杀,永远值得我们铭记。因为伤的太深,所以永不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