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是中国第四个国家公祭日,上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了的国家公祭仪式。10:01分,南京上空鸣放警报1分钟。

今天不仅仅是奠祭,还有舆论攻防之战-青年力

中国在2014年设立了公祭日,用国家意志来体现中国人民对惨遭日本侵略者杀害的所有遇难同胞的哀悼,公祭日设立有三层涵意:

一,通过国家意志,信念,情感的表达,凝聚人心,提升民族精神。

二,使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一个强大稳定的国家是何等之重要。

三,对在历史问题上百般狡辩的日本当局的有力回击。

再过十年,二十年,许多经历过抗日战争岁月的人,都将陆续离开这个世界,而对于没有经历过的新一代人来说,设立国家公祭日就显得格外重要。

对新一代人来说,那段岁月是历史,然而如何对待历史?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因为它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未来。

对待抗战历史出现偏差,甚至颠覆,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在纷杂繁芜的网络舆论场和传统媒体上,出现了许多扭曲历史的现象,“历史发明家”,“真相探寻者”纷纷粉墨登场。

他们抓住网民猎奇心态,一步一步用“真相”来掩盖真相,用“良知”来吞噬良知。流毒之广,为祸之深,令人瞠目结舌。

狼牙山五壮士被说成小偷小摸,这些人为找到英雄拔萝卜充饥的“罪证”而大肆诋毁,目的是什么?

无独有偶,苏联当年也有作家利用杂志来抹黑女英雄卓娅是偷马厩草料的贼,等调查结束,还给女英雄清白时,已经过去二十年,谣言变成“真相”早已深入人心。

这难道是巧合?绝不是。这是解构爱国主义精神的惯用手法,目的是摧毁这个国家民族的精神脊梁,最终实现肢解和役奴。

为日军侵华战争涂脂抹粉,如果是日本右翼学者,倒也正常,毕竟他们对那段岁月还是念念不忘。如果中国学者也装作一派中立姿态去轻描淡写,跟关东官司令本庄繁同腔共调,把九一八说成是中国军队挑衅的话,这事情就不简单了。

大是大非问题面前,一个中国人怎么可能有中立态度?他们之所超然,是因为没尝过日军刺刀的滋味,体会不到上街带着“良民证”,点头哈腰,一口一个“太君”的苦涩。

舆论引导,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以培养爱国精神为基本原则,公祭日也一样,全世界类似的国家仪式有很多。美国要纪念珍珠港事件,罗斯福说那是国耻,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以色列人更不用说了。

舆论不仅仅是引导,它还有攻守,特别是对网络而言更是如此,九一八,有人要调侃“抗日”,公祭日有人说“拒绝煽情”,在网上你还看到更极端的言论。你甚至会在想,屏幕后散布这种丧心病狂言论的东西,到底是人还是鬼,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怪事并不仅仅出现在中国舆论场,整个世界对二战历史认知都出现问题,尤其是日本。

关于日本形象在中国,并不是丑化问题,而是被过度美化,甚至神化。战败之后,日本给自己的国家定义是“和平之国”,宪法也叫《和平宪法》。老实过很长一段时间,冷战结束之后,又变成肆无忌惮。

日本自以为站对了阵营,是美国最主要的仆从国,有“民主大法”护体,于是公然开始为军国主义招魂。

对内,文部科学省一点一滴修改历史课本,而教材编撰会基本被右翼势力把持,资金充足,名利双收。朝日啤酒、三菱重工、日野汽车、五十铃汽车、住友生命、味之素、东京三菱银行、清水建设、大成建设等众多大企业是编撰会金主。朝日啤酒的中条高德在编撰会会报《史》上公开声称:“不参拜靖国神社的政治家,没有当政的资格。”

《史》专挑历史排泄物进行重新美化包装,塞入教科书,让下一代日本人愉快享用,而将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等罪行一一删减。

以前被抓到,中国,韩国抗议,会跳出个替死鬼来鞠个躬,说是“失言”,观察一下美国没动静,又继续对教科书下手。

对外,日本外务省每年拔出巨额款项,去收买全世界一些知名媒体和智库,包括对中国某些学者,也用学术研究为名,给予资助,邀请讲学。

如果没有一颗坚定的爱国心,接受资助的人就很容易有意无意地站在日本立场讲话,所谓“中立”的本质是亲日反共。

外务省预算并不多,但打着它旗号可以将日本情报机关活动隐藏起来,我们这两年抓了不少日本间谍,并公开曝光。一是警告日本,二是警示国人。

随着中国国力不断提升,国家公祭国在世界的影响力肯定也会增强,这令日本很忌讳。它们投入这么多资金影响全球舆论,目的就是将自己与“旧日本”切割,就算提二战,世界也必须将日本视为“受害国”。

日本到底是战争凶手还是受害人?中国人是很清楚的。但在美国,欧洲并非如此,他们真的会相信日本是受害人。

这次那个废除核武器NGO组织拿了诺贝尔和平奖,绝不是偶然,背后有很深的套路。

日本是不是核武器受害者?是。但从来不提它为什么会被原子弹轰炸?

奥巴马甚至还以总统身份跑到广岛访问,非但没能使日本人反省罪恶,日媒反而顺杆子要美国道歉,奥巴马拒绝道歉。搞得太平洋战争是美国挑起似的。

关于侵华战争对日本罪行的确认,是历史定案,否则东京审判就没有意义。但是近三十年来,日本一次又一次地在全球范围挑起舆论战,抢夺话语权。你说日本人精明也好,阴险也好,它们这样干,最终不是给自己找到出路,而是奔向一条死路。

诺贝尔和平奖一出来,我就感觉怪怪的,尤其后来得知是一位日裔老妪上台演讲,的确应证了我的直觉。

她反复强调,她的同学如何悲惨地死去,她的亲人如何被烧成焦炭,用废除核武器这个高大上话题,堵别人的嘴,你连质疑的机会都没有。

这位老妪会知道南京城破之后,那种人间地狱的惨状吗?原子弹只是日本应得的惩罚,这就是历史。

两颗?日本人如果不真正认识到自己国家的历史罪行,两百颗都不嫌多。

日本人侵略思想是根深蒂固的,蒋廷黻在1941年作为民国政府发言人说过:“日本有其既定之国策,其根源发自日本之历史与文化,日本历史具有侵略远征与霸道思想之巨流。”

从国民特性上来说,日本人根本不是网络上刻画的谦虚和善,那只是表现。日本人:

一,国民偏狭骄浅。

二,政客放纵卑劣。

它们只有在弱势之时,才会大呼“和平”,否则,就伺机侵略。美国纵容这只毒兽,将来会不会有报应,那是美国的事。

作为中国,我们应当在舆论场上扎好篱笆,让那些“历史发明家”去他们该去的地方,他们不为自己也要为后代子孙想一想。

国家公祭日,感触重重,大仇未报,寇焰未熄。

唯有自强不息,才能令死者瞑目,生者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