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rk,80后旅加华人,青年力网专栏作家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2017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遥想80年前那场人间惨剧,死于侵华日军屠刀下的同胞的鲜血散发出的腥味至今依然刺鼻。侵华日军对中国人民的暴行,必将让全世界所有有良知的人们感到痛心与愤怒,也必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然而,无论对于一个政权还是对于整个民族而言,某些心性的缺失都将成为阻碍其进步的拦路虎与绊脚石。下面,笔者不妨结合南京国殇本身,一一列举这些心性的必要性。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其一是“血性”。

面对敌人的侵略,“躲避”是简单的,“反抗”则是困难的。血性的反面是奴性、惰性。在奴性、惰性的驱使下,人们往往选择了简单的“躲避”,久而久之,也就产生了软弱性。

在南京大屠杀的过程中,侵华日军的人数相比于民众,占据绝对少数。甚至,在这些民众当中,还包括一些与大部队失去联系的军人。可是,所有的民众在那一刻都在奴性和惰性的驱使下,选择了简单的“保全自己”而保持沉默,却又期待别人克服惰性,选择困难的“舍生忘死”,以便自己趁机逃生。最终,惰性将他们所有人无一例外地送进了鬼门关……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自古多灾多难的犹太人,在现代世界的蜕变,值得咀嚼。或许有值得我们参考之处。

与近代沦为“东亚病夫”的中国人一样,欧洲犹太人也曾经是软弱好欺的,因此“自古欧洲多排犹”,这一状态在二战期间更是达到了极致——他们就像一条条刍狗一样被纳粹党卫军肆意凌虐。在集中营里,人数占据绝对多数的犹太人都在惰性的驱使下,期待着英雄人物的出现,好让自己逃出生天,但最终,惰性造成了犹太民族在二战时的惨剧。但在二战结束以后,犹太人的精神面貌却焕然一新。复国后的以色列,地缘环境极其险恶,区区800万人口的弹丸小国周围是总人口超过1个多亿的对自己敌视的凶猛的阿拉伯群狼。不过彼时的犹太人选择了克服惰性,抛弃曾经的胆小怕事与软弱无能。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以色列国政府规定,不论男女,都必须服兵役。此外,以色列政府对所有曾经在二战中杀害过犹太人的纳粹军官,都一个也不放过。比如,在1960年,以色列派人远赴阿根廷将二战之后跑到那里的双手沾满犹太人鲜血的纳粹军官阿道夫·艾希曼逮捕回以色列,并于1962年对其处以绞刑。除此之外,以色列政府对所有胆敢威胁犹太人的敌对分子,也同样一个也不放过。

比如,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期间参与杀害以色列11名代表团成员的巴勒斯坦黑九月的所有成员最终被以色列方面花费数十年时间全部暗杀。又比如,在1976年,以色列特种兵千里奔袭到乌干达的恩德培机场解救出了绝大多数被绑架的犹太人质。在二战之后,犹太人除了继续声讨那些对他们犯下了滔天罪行的纳粹军官以外,更克服了惰性,选择了“把愤怒转化为自强动力”的困难之路。如此,犹太民族便注入了丧失已久的血性。在恐怖主义肆虐全球的今天,恐怖分子却对犹太人忌惮三分,这就是犹太人克服了惰性的结果。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其二是“准确性”。

“粗枝大叶”是简单的,“一丝不苟”则是困难的。久而久之,也就让人们丧失了准确性,而产生了粗糙性。

在南京大屠杀的反思问题上,我们在准确性方面做的还不够,也许是条件所限吧,总是让人遗憾。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或许可以看看我们潜在的意识形态对手,北约国家。北约国家对死于战争中的死难者,无论是士兵还是百姓的统计工作都极为精确——不仅将死亡数字精确到个位数,而且还能全部找到相应的死者,甚至对死者的籍贯、生平的兴趣爱好都查得一清二楚。假如我们能够在死者统计的问题上拿出更精确的数据,那么到时候,假如国际社会还判决中国败诉,我们才能理直气壮地去指责他们。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其三是“记性”。

当敌人因为利益而与你合作而表面上对你友好的时候,“忘记敌方曾经的罪恶”是简单的,“铭记敌方曾经的罪孽”则是困难的。在过分“和平教育”的误导下,人们往往选择简单的“忘记敌方曾经的罪恶”,久而久之,也就让人们丧失了记性,而产生了遗忘性。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中日邦交恢复正常化。至今为止,仅仅从客观数据来看,日本是援华力度最大的国家。于是乎,某些国人似乎就完全忘记了日本在晚清和民国时期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转而把一厢情愿的“中日友好”挂在嘴边,并无下限、无节操地亲日、媚日。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做任何事情的动机都来自于国家利益。恢复与中国外交关系的正常化以及大规模援华,是日本的利益所在。当你只看到日本大规模援华的时候,怎么就没有看到日本从中国捞取的利益远大于他们援华的额度呢?诚然,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国的联系日益加深,笔者也完全支持中国敞开大门,与各国合作。但是,合作的前提必须是平等与双赢。任何以放弃原则为前提的合作,无论眼前的、暂时的利益有多大,最终都一定是损害国家利益的。因为,在原则问题上的一次动摇,必将引起敌方的得寸进尺,最终或导致自己权益尽失。

在中日关系当中,承认南京大屠杀的罪恶历史,是中国对日关系的不可撼动的原则。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某些国人似乎得了软骨病,只因为日本的一点蝇头小利,就误以为日本是天使,还把要求铭记南京大屠杀历史的人说成是什么“爱国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遗忘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因为长此以往,忘记历史的人就会最终用放弃原则来作为交换利益的筹码。到那个时候,结局只会是被敌人彻底吞噬。任何用卑躬屈膝与奴颜媚骨换取对方利益的想法,都一定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人值得中国人好好学习。在与美国人相处的过程中,与他们讨论NBA、美式足球、棒球、冰球等问题时,你会觉得美国人热情、直爽与大方。但是,一旦涉及到原则问题,美国人立马转变态度,变得寸步不让,据理力争。无论我们有多不喜欢美国,我们都必须承认,美国人在原则问题上始终都具有“记性”!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总之,南京大屠杀的惨剧过去了整整80年,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国人没有从中吸取教训而克服惰性,久而久之便丧失了上述的心性,这是民族的悲哀。我们中华民族,应该铭记历史,也完全可以有愤怒,但是,也绝不对不能仅仅有愤怒,而是应该克服惰性,把愤怒转化为自强的动力,使自己进步与发展,最终实现超越。到那个时候,中华民族就一定能够立于世界之林。这或许也是对死者的唯一告慰了吧。

国殇80年:那几种心性,我们还缺失吗?-青年力

(文章本网编辑部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