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首页 > 青年原创 > 内页

果然,中国的机会来了,中国的国运来了

未标题-1

特朗普做出了两个可能让美国以后后悔不跌的重大决定。

第一个决定是,美国承认耶律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

第二个决定是,特朗普签署了包含美台军舰互相停靠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含了“评估美台军舰互访的可能性”、邀请台湾参与“红旗”军演等有关涉台条款,这是对中美关系的严重挑衅。

这两个决定都不是特朗普的个人意志,而是体现了美国国会两院和美国行政机构的共同意志。

第一个决定,是美国政客为了以色列的利益,为了迎合国内的犹太资本,堵上了美国的国运。美国这么做,势必要把自己和以色列放在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对立面,在中俄正在想方设法的动摇美国中东安全框架之时,美国给自己的中东安全框架下面埋下了烈性炸药,并且自己点火引爆。

第二个决定,美国政客在中美最敏感的问题上要动手脚,要把中国逼到不得不和美国正面对抗的地步。美台军舰互访,美国邀请台湾参加军演,这都是在动摇中美外交关系的最重要的根基,虽然还仅仅是美国国会的意见,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也足以让中国警觉。美国这是要挑战中国的底线,是要把台湾问题导向地动山摇局面的前奏。

第一个决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伊斯兰合作组织特别首脑会议13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讨论美国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一事。伊斯兰合作组织会后发表公报,宣布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国首都。

这次首脑峰会,是美国昔日的中东小弟土耳其召集的,埃尔多安带头呼吁国际社会承认被以方占领的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都。埃尔多安在峰会开幕式讲话中说,耶路撒冷是穆斯林的“红线”。他“炮轰”以色列,称以色列为“恐怖国家”,并批评美方立场。

伊斯兰合作组织成立于1969年,现有57个成员,在伊斯兰世界最有最广泛的代表性。

美国为了以色列,更确切的说为了国内的犹太资本实力,把自己放在火上烤。

我们在以前的文章里分析过,美国之所以能够控制中东地区的安全主导权,从而占据了美元的石油结算权这个美元世界地位的重要基础,主要是凭借两点:

一是美国在通过支持以色列的五次中东战争,把一些阿拉伯国家,主要是沙特为主的逊尼派国家给打怕了,谁让美国不高兴,就有可能受到以色列的攻击,丢城弃土。几次中东战争,阿拉伯国家,都打不过一个小小以色列,阿拉伯国家彼此之间不团结,军队战斗力战五渣,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有美欧(主要是美国)在背后支持,这实际上,是阿拉伯国家与美欧的一次较量,结果当然可以想象。

二是美国通过挑拨离间,成功的把中东国家之间的矛盾,从以色列与伊斯兰国家之间的矛盾,转变成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矛盾,本来应该是中东伊斯兰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变成了逊尼派与什叶派国家之间的死磕,而且一直持续到美国政府宣布支持耶律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中国,还有俄罗斯,如果想动摇美国在中东的安全框架,就需要把中东的矛盾,从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矛盾,重新变回伊斯兰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因为美国肯定要把自己和以色列捆绑在一起,那么只有这样,才能让整个伊斯兰国家团结起来,把美国的影响力从伊斯兰国家驱逐出去,这是事半功倍的办法。

好了,现在美国主动的做出这样一个决定,让自己和以色列一起,成为伊斯兰国家的对立面了。埃尔多安在峰会开幕式讲话中说的很明白,耶路撒冷是穆斯林的“红线”。我们说特朗普同志,又给中俄的战略推进增砖添瓦,你不当玩笑话听,似乎也是可以的。美国为什么这么做,我们也分析过,这是因为美国是一个被资本控制的国家,尤其是被犹太资本控制了美国的命脉,所以,美国政府就会做出迎合犹太资本而损害美国国家利益的决定。

美国先前通过颠覆伊拉克萨达姆的逊尼派政权,给伊朗解除了封印,后又通过支持ISIS,让伊朗把整个什叶派执政的国家团结在了一起,给什叶派之弧成型提供了神助攻。现在又通过一个支持以色列把耶律撒冷作为首都的决定,给充满裂痕矛盾重重的伊斯兰国家提供了一个团结的机会。伊朗总统鲁哈尼不失时机的在峰会上发表演讲说,“穆斯林国家内部团结很重要,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应是我们的当务之急”,“伊朗愿与所有穆斯林国家一道,不带先决条件地捍卫巴勒斯坦人的合法权利”。

美国在巴以问题上的调停人角色要停摆,而这个角色的存在是美国控制巴以冲突话语权的基本条件。阿巴斯在13日的峰会上发表讲话说,美国政府所作决定“取消了自己在(巴以)和平进程中担当角色的资格”。阿巴斯的意思是不再承认美国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的主导权。阿巴斯敢这么讲,除了有这些参会的伊斯兰国家的支持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因为中国已经明确态度要介入巴以冲突问题,中国在7月18日阿巴斯访华时就公开宣布,坚定推进以“两国方案”为基础的政治解决。中方坚定支持“两国方案”,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将一如既往地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

介入巴以冲突问题,中方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2013年,还在中国周边烽火不断之际,中国就邀请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华,以调和巴以冲突,显示了中国想介入巴以冲突的决心。2013年那一次,中国还没有明确自己的站队,2017年这一次,中国不但明确了自己在巴以冲突上的主张,而且明确了自己的站位。

中国为什么要选择跟巴勒斯坦站在一起,因为巴勒斯坦是受害的一方,支持巴勒斯坦是站在正义和道义这一边,更重要的是,支持巴勒斯坦,才可能取得中东穆斯林国家的广泛支持,世界油库就在这些穆斯林国家手上,要确立人民币的石油结算权,就必须和中东穆斯林国家打成一片,才能跟和犹太资本站在一起的美国争夺中东安全主导权。

介入巴以冲突,意味着中国要正面展开跟美国的顶级竞争,巴以问题进程以前是美国控制,是美国中东话语权的重要基础,甚至可以说,谁握有巴以问题主导权,谁就在中东占据了主导权。原因就在埃尔多安的那句话里面:耶路撒冷是穆斯林的“红线”。

虽然沙特与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眉来眼去,就跟鲁哈尼在峰会演讲中不点名批评的那样:“‘我们地区的一些国家’与美国、以色列政府合作”。但是在涉及到耶律撒冷的问题上也得表明态度,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没有出席峰会,但他当天在利雅得对沙特协商会议发表讲话时说,巴勒斯坦人有权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国家。要是在耶律撒冷上公开的和以色列站在一起,统治的合法性就没了。

这次中东国家有很多没有参会,说明这次伊斯兰国家的团结还是初步的。这是因为没有大国的介入,仅仅靠伊斯兰国家自己组织,肯定会有很多国家的政府因为不敢得罪美国而不敢站出来。

但是如果有中国还有俄罗斯的介入呢?那可能就不一样了。

如果中俄能够给这些国家提供安全保护,那还有几个还愿意背着伊斯兰叛徒的骂名,在整个穆斯林世界的“红线”问题上站错队?

中国既然已经做出过承诺,表示坚定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想必后续会有动作,但这需要一定的条件,中国要想有介入巴以冲突的能力,中东穆斯林国家就必须给中国创造条件,让中国的军事力量能够投射到中东的核心地带。比如,跟中国通过展开军事合作的方式,把中国的军事力量导入到中东,跟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存在能够分庭抗礼。有了枪杆子在手,中国在巴以冲突上的话语权才能算数。这是个需要互相配合的事情。

事实上,中国一直在做准备。2016年,中国相继与叙利亚、黎巴嫩、伊朗签署军事合作与防御协议。2017年,中国在扼守红海和阿拉伯湾的吉布提有了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准备工作一直在做,但是中国还在等待一个合适时机。现在这个时机,被美国特朗普送上门来了,中国争夺中东话语主导权的机会来了,人民币的机会来了,中国的国运来了。

以前,中国很多人还担心,中国这样做,有点急躁冒进,现在应该继续“广积粮,缓称王”。这个想法也不是没道理,但是本文提到的美国第二个决定,把中国跟美国继续搞“斗而不破”的空间大大压缩了。台海问题发展到今天,中国在台湾问题上已经没有可以退让的空间了,美国打出台湾牌,那就是要逼着中国直面美国挑起的正面对抗,因为台湾问题是中国的“红线”。

特朗普的第一个决定,动了伊斯兰世界的“红线”。现在美国想打出台湾牌,要动中国的“红线”。

美国几乎是同时动了伊斯兰世界和中国的“红线”,美国这是要疯啊。历史上帝国的衰落,表象之一就是昏招频出。中国的大明王朝,如果不是后期给自己挖了那么多大坑,国运也不会输光。

中国通过驻美国公使警告过美国:“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大陆武统台湾之时”。这就是中国对“红线”问题上的态度。

既然美国要在中国的“红线”问题上做手脚,那中国还有什么好顾虑的,还有什么可以继续韬光养晦的空间?

既然你要动我的核心利益,那我当然也要动你的。既然你美国想在台湾问题上恶心中国,那么中国最优的策略,当然是在美国的软肋和命门上做做工作,把主要战线拉到对方的地盘上去。中国为了解决台湾问题,也要在中东问题上有所作为,攻敌所必救,把对手的力量牵制于中东。可以说,中国在中东有所作为,也是给解决台湾问题创造条件。

中东是美元的“命门”,巴以冲突主导权,关系到美元的中东安全基础,中国除了积极的有所作为,利用好历史机遇,把握住美国送来的神助攻,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现在不是中国想不想这么做,而是被美国的出招逼得也只能这么做。不过本来,中国也想这么做,只是内部意见还不统一,这下好了,你美国帮助中国内部意见统一,帮助中国下定决心。天时地利人和,美国帮着成就。

只要中国控制住金融风险,把住舆论的领导权,恢复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掌握好经济命脉,控制好私有资本的边界(中国相比较美国的一大优势,在于中国还能够控制资本,而美国已经被资本彻底控制),保证国内不乱。只要中国能够利用好中俄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能够发挥好朝鲜对美国的牵制作用,在世界问题上能够团结最大多数,站在道义一边,目前就是真的是历史送给中国的机会。

俄罗斯能把不是机会的机会变成机会,在乌克兰问题上,在叙利亚问题上,变被动为主动,我们也应该有自信,能够把握住明明是大好机会的机会,把机会转变成中国上升的国运。中国虽然不想称霸,但终结美国的世界霸权,却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重塑世界秩序的必备条件。

机会没有来,我们急躁,是冒进。机会来了,我们没有抓住机会,是保守。哪个都不可取。

现在,机会已来,时不我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