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2月18日下午,特朗普公布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份68页的报告,其中提到中国33次,俄罗斯25次。与此前的预测相同,这份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美国“战略上的竞争对手”,可谓是对中国极不友好的一份报告。

美国对自己很失望,又把这种情绪转嫁给中国-青年力

当地时间12月18日,特朗普公布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

从我个人角度来讲,对这份报告是感到失望的。

首先,这份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和修正主义国家,这是一个比较严厉的定位。之前美国哈佛大学政府系教授江忆恩认为,中国至少暂时还是维持现状的大国,但现在美国认为中国是挑战美国秩序的大国,这个定位是比较负面的,这也表明中国这一年多来所做的推动中美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的巨大努力,美国是不接受的。虽然3月份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时曾表示,美国要和中国建立起建设性关系,还要管未来五十年,现在看来,美国的主流意见对中国还是不友好的。

其次,这份报告表明,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心又回到了传统的大国地缘政治博弈中。冷战后很长时间,美国认为传统大国关系比较稳定和可控,从小布什到奥巴马时期,都将非传统安全比如气候变化、网络安全、恐怖主义,排到第一位,其次是流氓国家,第三才是传统大国竞争。但现在特朗普的这份报告,重新将传统大国关系排在第一位,他的安全战略有点向冷战时期回归的意味。

这份报告的出台及其对中国的定调,说明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防范意识全面升级,这其中有几个原因导致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怀疑:一是十九大报告出台之后,美国人从中读出了必胜主义,认为中国“过度自信”,他们对此很不满。

另外报告中提出了几个主张,比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也让美国人很警惕。在一些美国人看来,现代化只有一条道路就是美国道路,想要实现现代化就得从美国这条路上过,而且还得留下买路钱。现在中国提出另外一条道路,美国人当然心有不甘了。我们不要小瞧这一点,邓小平时期提出回避中美之间的模式竞争,所以模式差异在中美关系当中还是起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作用。十九大之后,美国的一部分战略家重新开始认为,中国好像要和美国展开模式竞争了,这个问题就严重了,彻底伤了美国的自尊。他们从中读出了某种过度自信和必胜主义,因此对中国的防范心理自动就加强了。

美国对自己很失望,又把这种情绪转嫁给中国-青年力

另外,美国现在内部的问题很大,特朗普和既得利益集团即建制派闹得不可开交,导致美国的政治运作质量下降。再加上美国国会里面共和党的几个关键角色,比如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罗伊斯、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还有特朗普任命的国防部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薛瑞福等等,这些人都是强烈反华的。

除此之外,美国的社会矛盾也非常严重,我认为现在美国社会有五大矛盾,首先是上下矛盾,美国一般群众对华尔街为代表的超级富豪特别不满意,中产阶级非常愤怒,过去30年他们的生活水平没有什么提高,华尔街却赚得盆满钵满,他们觉得美国不再是林肯总统讲的“民有、民治、民享”,而是1%的人有、人治、人享。

第二个矛盾是左右矛盾,原来民主党偏左,共和党偏右,但都是温和派,现在两边掌权的都是极端派。12月2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减税法案,当天民主党左派桑德斯在讲话中就指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这是一个劫贫济富的法案,足见现在美国左右矛盾有多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