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绿色恐怖——「只要解严,不要国安法」】

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声明

我们是一群来自台湾各地,不分省籍,在戒严时期受到迫害的政治受难人及其家属。对于2017年12月19日台湾再度发生以「反共国安」之名,公然逮捕兴狱事件,我们除感到痛心与担心白色恐怖复辟外,也要谴责民进党当局不能右手打著「转型正义」的旗号,左手挥舞著砍人头的「国安法」,嘴里高声呼喊「人权」。

犹记得1987年台湾解严前夕,国民党打算另订「国家安全法」取代「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做为解严的条件,但不为刚刚新生的民进党所接受。面对换汤不换药的政策,民进党曾发起「解除戒严,反对国安法」的抗争运动。可惜,当年并没有成功阻挡「国安法」的制定,该法也于解严后生效实施。这一部当年被民进党人欲除之而后快的「国安法」,作为后戒严时代的遗毒,即便经过两次政党轮替,四次条文修改,不管如何改头换面,仍然是悬在人民头上的「血滴子」,静静地等待著独裁嗜血者的召唤。而最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那个曾经高喊「只要解严,不要国安法」的民进党,最终却是唤醒「国安法」的始作俑者。

反对绿色恐怖——「只要解严,不要国安法」—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声明-青年力

当新党四位青年被以国安法「拘提」的画面传遍网路与电视媒体时,让我们想起1950年代一位客家籍的政治受难人曾这样描述过被捕时的情况:「早上天还没亮,就有人来敲我的门,来了三个我没见过的人,一进来就把我抓起来,拉上吉普车,一人开车,两个人各抓一边,把我眼睛蒙起来,车子虽然转来转去,其实是把我送到总统府后面的警备总部。我就在那边被关起来。」

另一位本省籍、被捕时还是台大学生的老前辈也曾回忆被审讯的情况:「大学刚开学没多久,我上课没几次,有一天上课时,我就被捕了。我第一次被审讯的地方是在情报处。审问的人一直逼问我,参加以后是跟谁接触。在审问过程中,我一直坚持自己没有参加共产党,参加的是『国际问题研究会』,是研究性质的读书会。」

历史何其相似,历史也何其讽刺。刚刚才立法通过的所谓「促进转型正义条例」才信誓旦旦要「清除威权象征」、「平复司法不法」,口号还言犹在耳,但最大的威权象征、最容易制造司法不法的「国安法」,却被当作「转型正义」的护身符借尸还魂。

我们要正告台湾当局,停止以「反共国安」之名行白色恐怖政治的复辟。当被压迫者穿起压迫者的朝衣,人民只能起身反抗。

2017.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