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女孩看大陆:多看点好的,自己也会进步-青年力 台北女孩看大陆:多看点好的,自己也会进步-青年力“大陆朋友:台湾人是不是井底之蛙啊?我:你才井底之蛙。台湾朋友:大陆人是不是思想封闭啊?我:你才思想封闭。”从台湾辅仁大学毕业,2012年到北京大学念研究生,台北女孩郭雪筠就经常与人进行着这样的对话。

“问题不靠谱却很像,真是两岸同心。”郭雪筠说,“两岸交流最奇妙的是,我们都希望和对方交流,却经常只想听到‘自己早知道并且同意’的话。”

 北京王府井,郭雪筠熟练地指导记者下地铁后如何找到一家咖啡厅,然后开始了一场线下关于“台北女孩看大陆”的对话。而之前她在豆瓣网上以“爱台北”为网名写的大陆生活日志《台北女孩看大陆》,近日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很多大陆生写台湾 很少台湾生写大陆

大四上学期,郭雪筠选修了一门课——《两岸关系》。年过半百的老师是那个时代赴大陆读博士的少数“怪人”之一,现在看到有这么多学生坐在台下渴望了解大陆,老人家感动得“老泪纵横”。

从此,从天涯社区到豆瓣网,郭雪筠“打入内部”了解大陆;2011年本科毕业后,她冒出一个念头:世界这么大,说不定去北京也不错?然而,着手申请时,作为本系第一个申请大陆学校的学生,学校能给的建议非常有限,还有老师怀疑:“那里有好的老师吗?我认识的好老师都是香港的。”

但无论如何,台北女孩就这样来了大陆。来了之后,郭雪筠发现,很多大陆交换生到了台湾之后会写台湾,但很少有台湾学生来大陆后写大陆。“两岸年轻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很多事情是要一起讨论的,两岸对彼此都是很珍贵的存在。”郭雪筠说。于是,“台北女孩看大陆”的日志就这样在郭雪筠的豆瓣个人主页上开始连载,一写3年。

读研期间,郭雪筠跑了青岛、太原、哈尔滨、天津、上海……每一地都给她带来不同的感受。“台北和高雄都有差异,何况大陆那么大。”之后再有台湾朋友问大陆怎么样,郭雪筠答:“我只能告诉你,北京是怎么样,上海是怎么样,东北是怎么样,不要把台湾跟整个大陆比。”

有台湾朋友看了郭雪筠的日志,说她讲的都是大陆的好话。“台湾市面上讲大陆永远是地铁挤啊、人随地吐痰啊……那你去看台湾新闻就好了,不用看我的书。”郭雪筠说,“大陆交换生写台湾都是写好的方面,可其实台湾没有那么好,也有人随地吐槟榔,马路上机车乱撞。这种事刚来可以讲一讲,如果半年后还在讲这些,我觉得你很烦哎。多看点好的,自己也会进步。”

台湾花莲的小朋友个个会跳《小苹果》

初中时,中国地理让郭雪筠背到大哭,因为分不清山西和陕西;2009年,她和父母第一次到大陆旅行,去的不是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而是西部省份贵州。那时贵阳机场的厕所卫生状况欠佳,这让旅行团团友们一边蹲厕所一边感叹:“果真这里是大陆啊!”

一天吃早饭时,郭雪筠和一个同团的婆婆聊起这些话题。婆婆笑眯眯地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不知道,以前台湾也是这个样子啊!槟榔渣随地吐,外国人还以为台湾人身怀绝技,可以随时吐血。现在不是都没见过了?大陆也一样会慢慢进步。”

2012年刚来北京时,郭雪筠觉得台北更方便,“我家一出门就是3个便利店,北京晚上就只能吃烤串”。可没过几年,她发现一部智能手机几乎包办了她的日常生活,叫车、外卖、买电影票、交水电费……

“大陆的变化真的非常快。我跟很多台湾朋友科普微信有多好用,很多人不信。可是用过之后,每个人都迷上了。我爸妈用微信,我的男朋友是美国人,也用微信。”郭雪筠说。

最近回台北,郭雪筠还有点不适应——看电影居然要现场排队买票!“有的也能在网上买,但要现场取票,还要6元手续费,所以大部分人还是习惯去现场买。”有一次,她到台北101大厦附近看电影,快30摄氏度的气温,排了40分钟队,“忍不了”。

渐渐地,郭雪筠发现自己的台湾朋友们也在看《甄嬛传》《太子妃升职记》《欢乐颂》;神曲《小苹果》已经“征服”台湾,夜市里有,淡水河畔有,台湾东部花莲的小朋友个个会跳;国小的女生们都在跳TFBOYS的“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我只能说,中华民族的口味……还是很一致的。”郭雪筠说,“大陆软实力的影响,使以后两岸年轻人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多,因为生活的语境越来越像。”

大陆的崛起给台湾年轻人更多空间

2012年,郭雪筠是台湾辅仁大学传播学院第一个申请大陆学校的学生,其他专业申请北京大学的也不多;2013年,多了不少;后来,越来越多。还有很多台湾年轻人跑到大陆工作,上海的辅仁大学校友会就有500多名成员。

有人说,大陆年轻人都在“爱拼才会赢”,台湾年轻人却只喜欢“小确幸”。郭雪筠觉得,其实两岸年轻人最大的差异不是有没有野心、有没有抱负,而是一个看着自己的家乡往下掉,一个看着往上升,这会使年轻人的想法截然不同。“台湾年轻人普遍觉得未来没希望,大陆就算有很多问题,但年轻人对未来总体来说还是蛮自信的。”

郭雪筠说,22K(台湾为鼓励企业多给毕业生工作机会,只要聘用应届毕业生就可每人每月补助22K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426元,由此出现企业以此为薪资准则——记者注)的收入对一个职场新人来说也不算太低,但问题是,不涨。

“我的一个闺蜜是美国毕业的硕士,在台北工作,起薪约合人民币7000(元),两年,呵呵,7100(元)。我的大陆朋友,可能一开始3000(元),两年后5000(元),然后七八千(元),以后更高。”郭雪筠说,“有动才会有希望,停,很可怕。比如电子商城,台湾起步比大陆早,可是发展也停滞了。”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一些台湾年轻人没有看到的。”郭雪筠说,“大陆的崛起对台湾来说是很大的机会,给台湾年轻人更大的空间。台湾那么小,更需要开放,而不是怕外面的人来抢我们的工作。”

郭雪筠记得,2013年,台湾电影金马奖50周年,有媒体问李安,金马奖在华人世界很火,但西方没几个知道。李安回答,不超过10年,华语片市场会超过西方市场,到时候我们不用人家认同,人家会来找我们。蔡康永也说过,以前要得到好的资源、好的平台,台湾人得去学英语,但现在会中文是一种优势。

“写这些日志的时候,我还是以一个外来者的角度看大陆,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外来者了。”郭雪筠说。

她还爱上了小龙虾和牛蛙,据说这也是她留在北京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